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50章

  丁辉人清了清嗓子, 深情的读着:“据知情人士爆料, 新生代演绎小天后金容仙暗恋青梅竹马长大女发小, 痴情为她十余载。”
  下面配了一张丁辉人的照片, 照片上, 丁辉人穿了一个豹纹品味特别独特的超短裙, 戴了一个毛茸茸的兔耳朵,脚上踩了一个blingbling的高跟鞋, 就好像是来自原始森林的神经病。
  图片点评——发小审美令人回味, 小天后审美成迷。
  金容仙黑着脸看着她, “卧槽, 我好歹也是一个有脸的人, 你这是什么风格的混搭?印度尼西亚?泰国?”
  丁辉人捂嘴,“讨厌啦, 我这不是跟安慧真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得变化点花样给她看看嘛, 人生需要激情,你不觉得我这打扮特别能激发人的兽欲吗?”
  金容仙跟看二逼似的看着丁辉人,“你连人都不想当了?”
  丁辉人:……
  四处看了看, 确定没人之后, 丁辉人偷偷靠近容仙, 挤眉弄眼:“容仙,你跟我说实话,这么多年了,你连星伊的毛都没摸到, 你难耐不?”
  毛?
  金容仙很愤怒,“我家星伊跟你不一样,是人类。”
  丁辉人:……
  “你冷静点,难得你有时间,我这不是跟你聊天呢么?”丁辉人压低声音,现在跟金容仙出来就这点不好,别看这周围的人看着挺平常,没准哪个就是潜伏已久的卧底记者。
  金容仙忧伤的叹了口气,“有啊,我也是人,我就努力工作转移重心呗。”
  丁辉人咳嗽了一声,她跟容仙嚼耳根:“我跟你分享一个特别私密的问题,容仙,我发现啊,我跟慧真在一起的时候,想要特别尽兴就要表现的原始一点。”
  金容仙斜眼看着她,“什么原始一点?你要假扮婴儿吗?”
  丁辉人:……
  她简直要疯了。
  “少给我扯犊子,你这猪脑袋,活该这么长时间勾引星伊勾引不上钩,原始一点就是你要敞开心扉,把你心中的贱贱的想法告诉她,告诉她你的需求,人之初性本善嘛,我们都是善良的人,她们会理解的,我跟你嗦。”丁辉人也真是为容仙操碎了心,“你一会儿不是还有一个宣传吗?等你跑完宣传……”
  丁辉人一边说金容仙的脸就一边红了,不远处,一个照相机对着俩人“咔嚓”就是那么一下,当天下午的新鲜头版出现。
  ——小天后金容仙跟小青梅玩的高级,耳语后脸红咬唇又夹腿,浓情蜜意旁若无人。
  当报纸呈现到安喜延手里时,安喜延深吸一口气,“行啊,不错啊,这金容仙比我老娘当初还要牛逼。”
  秘书战战兢兢的站在一边,“安总,这新闻要不要找水军刷下去。”
  安喜延起身,看着窗外皱了皱眉:“不用,你给我找一低调一点的车,我去看看这位小朋友到底在搞什么。”

  ——
  参加完宣传发布会,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金容仙迅速回屋去洗了个澡,给星伊打了个电话,“喂,星啊,你在干嘛呀。”
  文星伊坐在老板椅上,翻看着今天的八卦报纸,笑着说:“我在看你跟辉人聊天直接聊到嗨的照片。”
  金容仙嗝了一下,“哎呦,这些八卦记者现在太无良了,怎么能这样写人家,嘤嘤嘤。”
  文星伊一点面子都不给她,“金容仙,你少给我来这一套,我跟你说过多少遍,身为艺人,你要有自觉警觉性,我不可能随时随地陪在你身边。”
  金容仙躺在床上开始撒娇了,“人家才没有,我那么正经的人,不知道记者们为什么都要这样对我,也下得去手,而且,星,我发现一个特别奇怪的现象,你说吧,我平时那么多时间都给你在一起,为什么咱俩的绯闻却是最少的?”一提到这点金容仙的心里就不爽,最真实的那个记者们不写,偏偏写那些捕风捉影的。
  文星伊的声音平静:“因为我看起来比较正经。”
  金容仙:……
  “你今晚有没有好好吃饭?”文星伊起身,活动着筋骨,金容仙一听就乐了,她嘟着嘴:“没有呢,人家想你想的吃不下去,你要不要来找我啊。”
  文星伊看了看表,“我赶到你那也得两个小时,这么晚吃饭你不怕胖吗?”
  这简直对于现在正在为了下一部动作戏减肥的金容仙来说是致命性的打击,她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怒火:“为了你,人家胖一点又有什么,星,我好想你呢。嘿嘿嘿嘿嘿~”
  金容仙笑的猥琐听得文星伊就要把手里的手机扔出去了。
  金容仙捂着嘴,“我知道,你又要问人家我哪里想你了对不对?”
  文星伊忍着不出声笑,脸都要笑裂了,她怎么没发现她家宝贝现在这么厉害,已经能自己跟自己聊天了。
  办公室也没人,文星伊打开了扩音键,顺便拿出了录音笔,准备录下来,给以后的容仙听,看看她的脸往哪儿放。

  金容仙一手揪着睡衣,脸都要埋在里面了,“人家哪儿都想你,身体跟心都向你,吼吼吼吼。”她笑的在床上打了一个滚,老板椅上的文星伊捂着嘴。
  金容仙咬着唇脸都被自己说红了,“我知道,你又要问我身体哪里想你了是不是?”
  文星伊深吸一口气。
  金容仙嗲嗲的,“人家身体哪里都想你啦!尤其是那里!哈哈哈哈哈哈。你又要问那里是哪里了吧?哈哈哈哈。”
  在哈哈的一片笑声中,文星伊终于接起了电话,她的声音干净纯洁:“容仙。”
  “干嘛呀?”金容仙的娇滴滴的问,文星伊一本正经的问:“莫非你下一部戏演的是青楼里的花魁?”
  金容仙:???!!!
  缓了足足有一分钟,金容仙非常愤怒:“文星伊!我给你两个小时,你马上来找我,立刻!”
  “啪”的把电话挂了,金容仙怒火滔天的从床上爬起来,一把抓起枕头使劲捶了几拳,深吸一口气。
  算了,俗话说得好,笑到最后才是英雄。

  金容仙整理了一下情绪,她准备继续实践第二步丁老师教学方案。
  拉开衣柜,金容仙挑了一套她买了许久一直没敢挑战的睡衣,说是睡衣,其实不过是薄纱,不,甚至连薄纱都不如,只能遮住胸前和小腹那一点点敏感的位置,说是折腾,不如说是半遮半盖的挑逗。
  金容仙把头发吹干,披在了肩膀,又骚包的往脖颈上和手腕上喷了喷香水。
  为了营造氛围,她特意把灯都关了,这个点,她的房间一般又没人知道,掐着文星伊要来的点,金容仙给房间留了一个缝,她发信息给星伊:“人家等你哦。”
  躺在床上,两个腿交叉着等了一会儿,还是没见人来,容仙有点不耐烦了,干脆先拿出电脑刷微博。
  得,这微博其他的没刷到,倒是先刷到了一片以她跟安喜延为主角的小黄文,小黄文那叫个精彩,让金容仙一看就陷了进去。

  尤其是其中的一段——
  安总霸气的用手捏住容仙的下巴抬高:“说,你在等谁?”
  金容仙眼神娇滴滴的,“不要啊,安总~”
  安总的手在一瞬间进入到容仙的身体,邪魅一笑:“就是这种不要吗?”
  紧接着,那手古怪的逗弄起来,金容仙的身体瞬间化成一滩春泥。

  容仙笑的嘎嘎的,卧槽,这网友太有才了,安总一手捏着她的下巴,一手又进入她的身体,她是九尾狐吗?还春泥……难道她要变成化肥吗?

  “容仙。”
  黑暗中,一声低沉的女声响起。
  金容仙赶紧捂住嘴,她把电脑放在一边,一手拖着脑后,两个腿交叉在一起,身体摆了一个性感女神玛丽莲梦露的经典造型。
  “你怎么才来呀,人家都等不及了~”金容仙的声音娇滴滴的带着一丝诱惑,就好像是黑暗中的一枚致命毒药。
  对面的人越走越近,容仙的心越跳越剧烈。
  “不要开灯~过来啊,哈尼。”金容仙简直了,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是这么放荡的一个人,可是为了文星伊,她拼了,脸面算什么,上了床再说!
  那女人突然就笑了,整个身体笑成了一团,紧接着,“啪”的一声,床头昏暗的灯光被打开。
  安喜延居高临下的看着金容仙,容仙看清是她之后已经直接斯巴达了。
  安喜延上前一步,手摸着金容仙的下巴,“啊哈哈哈,容仙,你是在叫我吗?”
  卧槽???
  金容仙连忙挣扎着去拿旁边的被子盖胡乱的盖在自己的身上,安喜延的肠子都要笑烂了,笑的直接倒在安喜延的床上,浑身直哆嗦。
  又是“啪”的一声,大灯被打开了。
  整个屋子瞬间明亮至极。
  文星伊站在门口,不可思议的看着金容仙和安喜延,当视线扫到金容仙那一身没有遮挡的住的性感的打扮时,她眼中的怒火滔天的可以直接砍掉容仙的脑袋扔高,跳起后凌空“哈”的一脚踹过去。
  金容仙弱弱的看着星伊:“星,你听我解释。”
  安喜延还在笑,金容仙拽着安喜延的衣服,小声哀求:“救命啊,快解释。”
  安喜延缓过来劲儿,她转过身看着星伊,指着金容仙的电脑一本正经的解释:“哈哈,你别误会,我俩正研究剧本呢。”
  文星伊抱着双臂冷静的走了过来,电脑上,“剧本”的内容引入眼帘。

  ——
  “哦,安总,哦,快点,再来,哦……”
  “baby,叫我神!”
  “神哦,神那,神啊……啊神……”

  金容仙看了看电脑,又看了看脸上已经挂满了风霜的文星伊,心都纠成一团了,“我的天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让我自己笑一会)

评论(16)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