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49章

  金容仙跟安喜延是吃的开心玩的开心聊得也开心, 回去的路上, 俩人都没有坐车, 硬着晚风步行。
  “你为什么要当艺人?”安喜延问容仙, “这条路可不好走。”
  金容仙点头, 回答的非常实在:“一是我觉得从小到大我除了这张脸好像没什么骄傲的地方, 二是我喜欢的人好优秀啊,我要挣很多很多钱, 让她过上最优越的生活。”
  安喜延点燃一支烟, 吸了一口:“在这个圈子里过上优越的生活?容仙, 你知道要有多艰难吗?”
  金容仙看着安喜延的烟, 顿了顿:“有多艰难?人生说长了是一辈子, 说短了也许就只是一支烟的时间。”
  “呵呵,容仙, 谁爱上你就是她的福气。”安喜延掐着烟,风吹乱她的长发, 金容仙突然觉得她真的好美,不是那种传统美,而是那样野性和清冷两种截然不同美的结合, 她虽然没有正式步入娱乐圈, 但总也见到一些, 她发现了,凡是这种美的太不接地气的女人都会有自己的烦恼,还好还好,她家星伊没有干这行。
  走了一会儿, 安喜延挥了挥手,身后的司机跟了上来。
  俩人上了车,容仙看着她,安喜延靠在椅子上,眯着眼也同样看着她。
  随着自己的心意,安喜延的手捏了捏容仙的脸,“好好干,人生不会亏待你。”
  “那你呢,姐姐?”金容仙看着她,安喜延淡淡一笑:“我的人生?我也不知道呢。”

  一直把金容仙送回家,安喜延靠在后座上看着她蹦蹦跳跳离开的身影,勾唇笑了:“好久没有碰到活的这么纯粹不功利的人了,嗯?”
  前排的司机不敢说话,身体挺直如竹。

  又静静的抽了一支烟,安喜延拿起手机拨了电话过去,“徐导。”
  一听是安总的声音,徐导大气都不敢出:“是,安总。”要知道现在安喜延的一句话就可以决定她这一年的忙碌成果。
  安喜延的声音冷冷的,“你的电影。”
  徐导屏住呼吸,安喜延看着窗外,“我会追加一倍的宣传流转资金。”
  徐导:???
  安喜延继续:“我看着容仙似乎不愿意拍感情戏。”
  徐导沉默了一会儿,有些无奈:“她不拍感情戏能拍什么?”
  安喜延笑了,“这是你的事儿,以后你的戏,没钱了尽管提。”
  卧槽?
  徐导简直激动的要跳起来,安总开口提加钱的事儿,这可不是几万几十万的小钱。
  安喜延想了想,“我看容仙很聪明,下一部戏就拍悬疑类烧脑的戏份吧。就这么定了。”
  “啪”的一声,电话被挂断了,徐导拿着手机一脸的卧槽,李世真走了过来,担忧的看着她:“怎么了,又出什么事儿了?”
  徐导苦笑着摇了摇头:“容仙啊,真的是自带讨人喜欢的金手指,我进圣皇这么多年,勤勤恳恳的给公司挣了多少钱,安总从来没说过追加资金,今天不过是一下午的吃喝玩乐……哎。”徐导无奈的笑,“人老了,不得不服。”
  李世真秀眉一挑:“怎么,年轻你还想折腾折腾?”
  徐导的手一把搂住李世真的腰,把她贴向自己,暧昧的唇吻着她的小腹,“折腾?不如今晚我们就折腾折腾?”

  ——
  回到家,容仙特意给星伊买了她爱吃的双皮奶。
  打开门,文星伊正靠在沙发上看电视,容仙怔了怔,“这么早就回来了?”
  文星伊“嗯”了一声,眼睛没离开电视:“你去哪儿了?”
  金容仙笑了笑,扬起手里的袋子:“给你买双皮奶啊。”
  “之前呢?”文星伊不想自己这样的,明明是预料之中的事儿,可为什么听别人说了她还是会心里不舒服?
  金容仙洗了手,一股脑的跑了过来,“我今天遇到一个气质特别不一样,长得特别可爱的小姐姐,我们聊的很好。”
  文星伊看着容仙,抓着遥控器的手收紧。
  “哦?”
  金容仙点头,她闻了闻身上的衣服:“啊,你闻啊,星伊,还有那个小姐姐的味道,也不知道她用的什么香水,特别好闻。”
  说着,金容仙往星伊身边凑,文星伊皱眉,一脸的嫌弃:“一股饭味,走开!”
  金容仙被推开闻了闻,“有吗?好吧,我先去洗澡。”说完,她转身就去浴室了。

  文星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换了一个台,这下好了,不偏不倚的换到了圣皇关于安喜延的人物访谈。她仔细看着镜头上的安喜延,发现她不愧是从小就背负着整个圣皇的明天,谈吐优雅,气质逼人,每一句话说的都是恰当,声音更是好听的像是接受过训练。
  看了一会儿,金容仙裹着浴巾走了出来,一出来她没先看文星伊,而是眼睛盯着电视看。
  “呀,这不是那小姐姐吗?”
  “怎么,你跟你的小姐姐聊了一下午,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金容仙坐下来直盯着电视看,“不知道啊,等等,她就是内什么二逼安总。”
  二逼安总……
  文星伊心里稍微舒服一些,拿起桌上的双皮奶吃。

  金容仙惊讶的盯着看了一会儿,抿了抿唇:“果然谣言不可信,这是多么善良成熟干练的一个女强人啊,一点都不可怕。”
  文星伊把双皮奶放在了桌子上,白了金容仙一眼。
  “你们下午都干什么了?”文星伊不动声色的问,金容仙盯着电视看,“哎呀,先看看,看完了再跟你聊。”
  文星伊:???

  正正好好这会主持人八卦的聊到了安喜延的择偶观,安喜延勾唇,淡淡的笑:“我么?如果让我选择,第一点当然也不免脱俗,要符合眼缘看的过去的,其他的,性格方面,我喜欢比较简单直接单纯的,最好是平日里看的呆呆傻傻的,有的时候还能说出几句金玉良言的。”
  金容仙喝了一口水,笑了笑:“说的好像是我这种类型的。”
  文星伊沉默了片刻,“啪”的一声把电视关了。
  金容仙扭头看她,皱起了眉,“怎么了?”
  文星伊情绪不高,穿起拖鞋往卧室走,“我累了,要睡觉。”
  “哦,那你去睡,我想看完。”金容仙伸手去拿遥控器,文星伊皱眉:“不可以,你也来睡。”
  金容仙:……

  灰溜溜的跟着文星伊进了卧室,容仙擦干头发就要往枕头上躺,文星伊叹了口气,“过来,我给你把头发吹干。”
  笑了笑,容仙走了过去,一屁股坐到了星伊身边。
  文星伊皱眉,“你以后走路能不能正经一些。”
  “啊?”金容仙的笑容有点僵,“我哪里不正经了?”
  “你一定要扭屁股吗?你以前还给人家喊口号,你知不知道你屁股都快扭飞了?”文星伊打开了吹风机,金容仙撇着嘴。
  平日里文星伊给金容仙吹头发那叫个春风般的和煦,这回金容仙觉得自己的头发简直要被耗掉一把。

  结束完酷刑,文星伊说睡就睡,连平日晚上的看书护肤这个必须环节都省去了。
  金容仙可睡不着,她爬起来给星伊按着腿,“星,是不是公司的事儿累了?”
  文星伊没吭声。
  金容仙继续捏,“累了就不干了,我养活你。”
  文星伊唇角上扬,心里没那么气了。
  “对了,刚才徐导给我发信息说明天要去谈戏,好像要签下一本。”金容仙的声音柔柔的,像是一汪清泉抚慰了星伊的心。
  “嗯。”文星伊应了一声,容仙的手停了一下,“你都不惊讶吗?之前还说什么遇到卡了怕是不能如期上映,现在连下一部戏都要谈了,怎么这么夸张。”
  文星伊没有顺着她的话说,“容仙,我们大三了。”
  “嗯,怎么了?”金容仙看着她,文星伊与她对视,如墨的眸子里都是期待与隐忍:“还有三年。”
  “还有三年干啥?”金容仙贴着文星伊躺了下去,手习惯性的搂住了她的肚子,文星伊深吸一口气,“三年后,我要宰羊。”
  OMG……
  “宰羊?”金容仙惊讶的看着她,一股脑的爬了起来,“星,文氏还投资扶植农村养殖项目吗?我怎么不知道?宰羊?好残忍啊,羊多可爱,你下得去手吗?”
  文星伊看着金容仙的脸,眼里冒着光:“等好久了呢。”
  金容仙打了个冷颤,“等……等好久了呢?星伊……你不要这样,最近为了提升悬疑推理方面的表演力,我看了好多变态恐怖电影,你这么一说,我好害怕啊。”
  文星伊笑了,无声的笑了,那种发自内心的笑,笑的眼角的泪都流了出来,金容仙一看连滚带爬的咕噜到了星伊身边,“你怎么了呀,星?”
  文星伊抱紧她,用力的吸着她身上的香气,她怎么了?她只是太开心又太压抑了,十年之约,终于快到了不是么?

  这十年之约还没到,大四那年,金容仙人生头一次体会到了走红的滋味。
  那是真的当红啊……
  各路媒体采访报道不说,还被大家封为“全民最美校花”,在学校里经常有人要签名不说,各种礼物也是塞得满满当当,金容仙觉得轻飘飘的,出门前也习惯戴墨镜了。
  这会文星伊也很忙,但她有一个原则,无论多么忙,都不会把工作带到学校,在学校,她还是人人眼中那个不爱说的冰山美人。
  随着金容仙热度的增加,正面新闻宣传报道的同时,绯闻花边信息也接踵而来。

  他们说容仙是被一个不知情的大款富豪包养,一手操刀才有了今天的成果,不然一个小小不知名的女学生怎么可能从出道以来就这么顺风顺水的。还有的说金容仙跟徐导有着潜规则的关系,传言最多的还是莫过于金容仙跟圣皇总裁安喜延的关系,被说的神乎其神。
  这些金容仙都是在休息时间听丁辉人那报纸说的。

  丁辉人用朗读英语课文的声音一边朗读一边点评:“就在那风黑夜高的一天,金容仙钻进了安总的车内,俩人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说着什么,车子突然猛烈的震动起来。”
  这娱乐报道记者是在暗指车震。
  丁辉人声音一变,看着金容仙:“莫非,你跟安总在变身,打开车门一看,嚯,一个巴拉拉小仙女与超人正在车内探讨着如何维护宇宙和平。”
  金容仙喝着粥,头也不抬的竖起了中指。明明是安总听说她还想发展打戏之后在车里跟她聊了几句,容仙忍不住比划了几手,就被写成这个。
  “还有,还有这一版。”丁辉人继续深情朗读,“就在昨天,我报记者报道,在XX夜市看到金容仙随着一个身材高挑的熟女亲密逛街,俩人走到一咖啡厅之后消失不见,出来的时候,全民女生金容仙嘴唇不知道为何红肿,引人回味。”
  丁辉人先是愤怒,“身材高挑的熟女?你啥时候又跟星伊吃独食去了,还是麻辣烫吧,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少吃辣的!”
  金容仙解释:“我才没有。”
  丁辉人把报纸一拍:“放屁,嘴都辣肿了,你看这图!”
  金容仙灰溜溜的不吭声了。
  丁辉人摇头,“哎,当初我怎么不选择新闻传播行业,你看着记者,太三俗了,这题目下流又不吸引人。”
  “是挺下流的,你起一个名字?”金容仙笑眯眯的问,丁辉人张口就来,“熟女的诱惑怎么样?”
  金容仙:…………
  丁辉人看她怂了点了点头,拿起报纸:“我继续,宝宝乐纸尿裤代言之后,金容仙神秘消失在后台,与一身材纤细娘里娘炮的神秘男子共赴晚餐,容仙尽显女人娇羞,吃饭空隙用小拳拳捶打娘炮肩膀。”
  丁辉人嗝了一下,发出猪一样的笑容:“哈哈哈哈哈哈哈嗝,那身材纤细的娘炮不会是我家慧真吧?”
  金容仙再次竖中指,“说好了跟你一起吃你不来,弄得就我跟安慧真,我可是实打实的给了她几拳,什么叫小拳拳?”
  丁辉人盯着报纸两眼发直,“这个,这个更劲爆!”
  金容仙伸着脖子瞅着:“啥呀?”

评论(4)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