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47章

  文星伊看到金容仙受伤的眼神意识到自己说错了, 她连忙伸手去抓容仙。金容仙不愧是未来的打星, 她干净利落的一把推开文星伊,眼泪都要飚出来了, “李小龙?怪不得,怪不得你不让我找你,才几天我都成李小龙了, 下次是不是直接就小沈阳了?回头给您来段杂技行吗?”
  文星伊没忍住笑出声了。
  “笑?你居然还笑?”金容仙的心哇凉哇凉的, 她伤心的看着苏沁:“行了,不是说各过个的么?我觉得也是, 我也该留出点时间冷静冷静了。”
  文星伊看着她, 柔声叫:“容仙。”
  “别叫我!以后我改名金小龙!”金容仙的心真的是被伤着了,这要是别人跟她开玩笑她可能还能接受, 但偏偏是文星伊。
  到最后, 金容仙深深的看了文星伊一眼,转身跑掉了。
  文星伊叹了口气,知道刚才的话可能伤到自家姑娘了,她顿了顿,拿起手机给丁辉人拨了过去, “辉人啊,我估计着一会儿容仙会离家出走去你那里, 你帮我照看着,有什么事儿随时联系。”
  丁辉人似乎没睡醒,嘟囔了几句:“这大早上的又吵架了?我跟你嗦,文星伊, 你老婆容仙这么美丽,又是未来的天皇巨星,你再不珍惜的话我就下手了。”
  文星伊冷笑:“你敢试试。”
  丁辉人:……

  ——
  “然后呢?”丁辉人给容仙擦着嘴角的酱油汁儿,金容仙咬着大虾非常的不爽:“然后?然后我就跑到你这儿了啊!”
  丁辉人忍着笑,“其实吧,容仙,这人该包容,金小龙怎么了?你以后会有更传神的角色的。”
  金容仙非常愤怒,“被你喜欢的人这么嫌弃,你还让我包容?!”
  丁辉人给她剥虾,“哎,你也是,非抓人老外露什么怯,星伊也是着急你,怕你让人女保镖打了。”
  金容仙愤怒了,“你是不是朋友!”
  丁辉人一拍桌子,“这个文星伊实在讨人厌,怎么能这么对我容仙,回头我就拿砍刀去找她,好好教训教训她!”
  金容仙心里舒畅点,“虾呢?就这点?我还没吃够。”
  丁辉人嗝了一下,“卧槽,你已经吃了我二百多块钱的虾了,我最近日子挺难过的,你要是来投靠我就别挑着挑那了,有什么不满意的?总比清水豆腐好吧?”
  金容仙白了她一眼,“你懂什么?虽然我表面上吃的是清水豆腐,实际上吃的是一种情怀,一种传承。”
  “咋的,你下一部戏要拍《舌尖上的中国了》?”丁辉人好笑的看着金容仙,金容仙摇了摇头,“这不是徐导那有一部校园的吗?最近很多导演闻着风了,都跟我这边洽谈呢。”
  丁辉人擦干净手,“这还不好,这不就是你想要的生活么?”
  金容仙撇了撇嘴,有点委屈:“啥呀,在我幻想的各种理想的生活中,星伊都是排在第一位的。”
  丁辉人听了直叹息:“啧啧啧,星伊真是烧高香了收了你这么一个傻白甜,你说当年我怎么就一个没忍心,没把爪牙伸向你啊,估计要是当时决绝一点,我们的娃儿现在都打酱油了。”
  “你没事撩我干什么?”金容仙很愤怒,“我平日解决桃花已经很烦了,你还要来插一手,你家慧真不管你吗?”
  一提到安慧真,丁辉人不吭声了。金容仙瞅着她,“咋啦,你们又吵架了?”
  “吵架倒是没有。”丁辉人摇了摇头,金容仙纳闷了,“你说吧,一般人提到喜欢的人都是开开心心的,你咋总是这么心事重重。”
  丁辉人看着金容仙,“容仙,你知道吗?我跟慧真欠缺的,正是你跟星伊拥有的。”
  “你说安全感啊。”金容仙把最后一个虾米放入了嘴里,丁辉人惊讶极了,“呀,你智商怎么突然一下子提高了。”
  金容仙骄傲的笑:“我准备以后不走打戏走烧脑题材的电视剧或者电影了。”说着,她剪刀手在下巴上一比:“请叫我福尔摩斯容。”
  丁辉人:“……二逼!”
  金容仙翻了个白眼,丁辉人瞅着她,“容仙,其实你可以调整一下。”
  “调整什么?”金容仙开始琢磨着继续吃什么了,丁辉人分析:“你看吧,星伊为什么敢说不理你就不理你。”
  金容仙顿了顿,“为什么?”
  丁辉人盯着她的眼睛,“因为你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啊。”
  金容仙皱眉想了想,似乎有一定道理,“这样不好吗?”
  丁辉人摇头,“不是不好,只是如果你跟星伊现在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我就不说什么了,你们始终处于这种暧昧状态,安全感不是什么好事儿,而且人生这么长,你不浪一浪,对的起自己的青春吗?”

  ——
  说好了浪一浪的。
  当第二天文星伊一声淡粉色的衬衫,黑色的西裤,外加专用司机把金容仙接走的时候,金容仙眼里的掏心亮的发光,就差缩在文星伊怀里花痴了。
  “星,你最近真的好好看。”金容仙痴迷的看着星伊的脸,只是好像又瘦了一些,“是不是太累了没好好吃饭?”
  文星伊摸着容仙的脸颊,“还生气么?”
  金容仙嘟了嘟嘴,“你把我想哪儿去了,我都长大了,没那么幼稚了,我生谁的气也不会生你的气啊。”
  文星伊笑了,“哦?是么?没有去找辉人抱怨么?”
  金容仙挥了挥拳,“一说这个我还生气,丁辉人居然还把我当小朋友看,她让我别给你那么多安全感,去浪一浪,要不对不起人生。”
  文星伊一听摇头笑,“你们啊。”她顿了顿,“你和辉人的感情我一直不是很能理解。”
  金容仙耸了耸肩,“我也不能理解,不过她在我心里真的真的很重要,就像是卵生的一样,或许是我失散多年的孪生小姐姐?”
  文星伊勾了勾唇,“我不也是你的小姐姐吗?”
  “哎呀,不一样的,她可能是孪生的。内什么,星伊,你要带我去哪儿啊?”容仙兴奋的四处望着,星伊宠溺的看着她笑:“前几天跟着爸爸陪客户谈事儿,发现一个上海菜特别好吃,带你去吃吃。”
  一提吃金容仙就兴奋了,“太好了,这些日子我肚子不见油水小脸都笑了。”
  文星伊看着她,“会怪我吗?”
  “说什么呢?”容仙看着星伊的双眼,“星,这个世上我怪任何人也不会怪你的啊。”
  这一句话啊……
  虽然还有一丝嗲,但让文星伊听得莫名的心安,她发现这么多年来,四人组里只有容仙活的最清楚明白潇洒自在。

  到了吃饭的阁楼,把菜上好,文星伊给容仙倒了一杯草莓牛奶,“以后你肯定要忙起来,这什么可乐啊,雪碧啊,少喝。”
  “哦。”容仙着急吃饭,文星伊给她夹好饭菜,“容仙,我想通了。”
  “嗯?”容仙抬起头看着星伊,文星伊望入她的眼睛:“我前些日子做的的确是欠妥,对不住你。”
  金容仙不吭声,心里却有点酸。
  文星伊拍了拍她的脸颊,“说是不怪我,其实心里对我很埋怨吧。”
  “也不至于。”金容仙大手一挥,“顶多是脑补杀了你无数次。”
  文星伊:……
  摇头无奈的笑,星伊看着容仙:“我想通了,以后工作归工作,生活归生活,我们互不干预。嗯?”
  金容仙听了摇头,她看着文星伊:“那可不行,你可以不干预我,我不能不干预你。”像是她家星伊这么漂亮的人,她不干预回头不就让人抢走了?
  文星伊听了就笑,捏了捏容仙的鼻子,“好,都听你的。”
  金容仙这下呲牙笑了,她低下头专心吃饭,饭吃到最后,文星伊把容仙送回家,临下车前,金容仙扭头看着星伊,“其实,星,从小到大让我最骄傲的就是这份安全感。以后……”
  那一刻,灯光打在容仙的脸上,星伊恍然有一种感觉,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小时候哭哭啼啼躲在她身后的小女孩了,真的变成女人了。
  容仙看着星伊的眼睛,“以后我还会继续骄傲下去。”
  说完容仙就走了,星伊盯着她的背影看了好半天,到最后,摇头浅笑,不愧是天赋异禀未来的影后,还没进圈子呢就这么会撩人了,以后还得了?

  ——
  迈入大二那一年,是容仙和星伊人生事业的转折点。金容仙因为演戏的同时还要顾着学业,她秉着贪吃不烂的思想,就直接了徐导的一部戏,大二一年都投在上面了,这一年,无论是演技还是心态,她都有了很大的变化。
  而对于文星伊来说,各方面也都步入了正规,如果说寒假是试手,大二一年,文星伊已经开始正式接触文氏集团的核心组织架构了。
  时光飞速到了大三,金容仙和徐导的戏也在后期制作收尾中,马上就要到了宣传期,文星伊俨然已经适应了文氏接班人的身份。

  文爸情绪复杂,他看着在工作上愈发的雷厉风行的女儿,叹息:“星伊啊,其实以爸爸的想法是想让你好好享受青春,不要这么累,你看你这个年龄的女孩,就应该买买买,爸爸不是给你卡了吗?”
  星伊看着文爸笑了,“好啦,爸爸,我知道我有一个霸道总裁爹,但是我现在也很幸福啊。”
  文爸看着星伊点头,“我能理解,当年我也是为了你妈奋斗拼搏的,怎么着都不觉得累。”
  星伊听了笑了,“爸爸,谢谢你。”
  文爸看着她,“嗨,你永远是我的宝贝女儿,谢我干什么,星伊,你记得,你就算是把天捅破了,身后也有爸爸,不用担心。哎呀,我不该这么说,要是容仙在她听了该吃醋了。”
  提起金容仙,文星伊低下头浅笑,那眼神流露出的宠溺让文爸心酸,“她最近在干什么?怎么都没见到她?”
  文星伊回着:“在忙着后期收尾的事儿,说是还有一些镜头要补拍。”
  文爸点头,“我听大秘说你最近在研究圣皇的组织结构,是有打算?”
  星伊一听就笑了,她抬起头看着文爸:“爸爸,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你。”
  文爸看着她,“虽说爸爸不会去管你弄什么,但娱乐圈现在的八分天下都被圣皇占着,你如果要去分一杯羹,怕是很难。”
  文星伊摇了摇头,“我并没有与圣皇争天下的意思,我只是不希望容仙走别人的老路子,我希望她能够自由。当然,如果有人主动来投,我也没什么拒之门外的道理。”
  自由这个词对于普通的人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对于身处娱乐圈的艺人来说就是太尤为可贵了,容仙这段时间忙的恨不得两眼一黑,站着也能睡着,星伊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早就心疼的受不了了。
  文爸点头,他看着手里的文件:“不过爸爸还是要提醒你,圣皇这么多年在娱乐圈处于常青树地位,不只只是公司实力强大,还有一个原因是她的领导人目光敏锐。之前的安总老了之后就带着夫人环游世界去了,大女儿也随了她的性子不大正经,现在是她二女儿小安总当家,这位属于手腕强硬,敏感警觉,这些年大大小小的公司吞没了不少,稍微有点风吹草动都会吹到她的耳朵里,对你我想她要掂量掂量我文氏的实力,不会怎么样,可容仙,那就不一定了。”
  姜总是老的辣,未来还是被文爸一语戳中。

  圣皇总裁室内,一个黑色长裙的年轻貌美的女人正低头看着手里的文件,她的五官秀美狭长,乍一看有些妩媚,但细细打量眼梢却带着一丝傲气清冷,秘书恭恭敬敬的站在一边。
  她手里的笔转了转,皱起了眉:“徐导是怎么回事,戏都结束了人还没签到。”
  秘书回着:“我去问过,徐导说金容仙似乎是有背景的人。”
  “有背景?”女人抬起头,似笑非笑:“什么背景?跟我提背景?”
  这傲世天下的语气哟……
  秘书脑门冒汗,“安总,是文氏。”
  “文氏?”眼前的女人正是圣皇的总裁安喜延,她想了想,问:“文氏?就是那个弄得我不少人心猿意马都想着跳槽的文氏?”
  秘书点头,“是的,听说文氏最近组织结构有变革,文总的女儿正式进入。”
  安喜延一听眯了眯眼睛:“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敢跟我抢?我听说她跟这金容仙感情不一般?”
  秘书:“是的。”
  “呵,这么说她是要跟我明着抢人。”安喜延放下手里的文件,似轻叹:“胆子很大呢。”
  秘书的心悬了起来有点紧张,安喜延盯着她看了一会儿,问:“对了,那个金容仙长得怎么样,漂亮吗?”
  秘书:……
  沉默了半响,秘书点头:“很好看。”
  “哦?怪不得。”安喜延低头看着手里的文件,“动一下金容仙,给文氏一个警告。”
  大秘点头,“是。”

  童话故事虽然美的让人向往,但里面不缺乏女巫似的反派人物,一向乐天派没有什么心机的金容仙怎么也没想到刚出道就被这么大一个巨头给盯上了,那巫婆手里的扫帚这么一砸,还真就把她给砸懵了。

评论(2)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