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45章

  从舞台上冲下来的时候, 徐导拦了容仙一把, “容仙,表现不错啊, 真让人喜欢,回去想想戏路,回头我联系你。”
  虽然限定戏路对一个演员来说不是好事儿, 但徐导有自己的个人习惯, 她捧一个演员之前就希望她能够发挥特长找准自己的定位,用定位点大火之后, 再逐渐去突破。用她在圈子里这么多年的经验看, 容仙的定位点很好找,而且一下子就是两个, 她可以可爱, 又可以妩媚,就看她自己想先往哪一方面发展了。
  金容仙挥了挥手,“徐导,我有点事儿,下次再说啊。”
  徐导:……
  吹牛呢, 金容仙能有什么事儿,肯定是跟文星伊有关系!
  眼看着金容仙飞快的跑向星伊, 徐导勾了勾唇,估计俩人还要磨合一阵子。

  “你怎么了呀星?”金容仙抓住星伊的手,衣服还没来得及换,文星伊看着她勉强一笑:“没事, 去换衣服吧。”
  “我演得不好还是……你不喜欢吗?”容仙又委屈又紧张的看着星伊,多少年了,她都没看到星伊那种失落的目光和眼神,真的像是一把锐利的刀,插入她的心里,乱捅一番,所有的喜悦都化成了担忧。
  “金容仙,换衣服!”助理叫着金容仙的名字,金容仙抓着星伊的手,直勾勾的看着她的眼睛,“你不要走哦。”
  文星伊点了点头,无论发生什么事儿,她都不会把她的宝贝独自留下的。

  金容仙用了光速把衣服换好,又把浓妆卸掉,等她气都没喘匀往大厅跑时,只见大厅里,文星伊怔怔的看着远方,眼睛迷茫,似在想着什么。
  “出来了?”文星伊对着容仙笑了笑,金容仙总觉得这笑容勉强。

  回去的路上,坐在出租车里的两个人都有些沉默,文星伊沉默是因为心事重重,金容仙则是难受心酸。
  一直到了家,金容仙踹掉鞋,她沉默了一会儿,委屈的坐在了星伊身边,像是小狗一样眼巴巴看着她的文星伊。
  “星你别这样,我难受。”
  文星伊低头看了看容仙的包子脸,她的眼神有些游离,“容仙,跟你没关系,是我自身的原因。”
  说着,她起身,似不忍看这张包子脸,又像是生怕被容仙看出内心情绪,“我最近这段时间可能要忙。”
  金容仙一听就撇嘴了。
  文星伊看着对面挂着的两个人小时候的合影,“这几天可能不会回来,你自己一个人好好在家。”
  金容仙的手已经抬起来擦眼睛了,
  文星伊深吸一口气,“也当是给我几天时间调节一下。”
  金容仙的眼泪往下流,文星伊心里难过又闷痛,她起身走向了卧室。

  客厅里,金容仙抱着自己的双腿,一手揪着沙发上的毛毛,抽泣:“干嘛欺负我啊,干嘛那么复杂啊,你喜欢我就做,不喜欢我就不做,这不是欺负人吗?”
  被文星伊欺负了的金容仙很悲伤,真的如文星伊所说,她这几天很忙,忙到接待台的金容仙怎么折腾她都没反应,忙到下了班就不见人影。

  憋了两天的金容仙觉得世界都崩溃了,她学着大人解决忧愁的办法,开了半箱啤酒在江边喝。
  喝了一阵子,金容仙觉得特别难受,心里憋屈,她拿了手机给丁辉人打了过去。平日里丁辉人接电话都很快,偏偏这时候打了半天才接,接起来就是不耐烦。
  “干嘛呀,几点你还给人打电话?疯啦?”
  金容仙捋一捋头发,“辉妮,我疯了。”
  丁辉人一听就笑了,“疯了你去找文星伊啊。”
  “啪”的一声电话被挂断了,金容仙看了看手机上的点,得,晚上九点半,难不成俩人这么快就床上运动啊?
  “啊啊啊啊啊!!!”金容仙大叫一声,吓得江边赏景的人一跳,她非常不爽,为什么有的人还在为感情而痛苦难受,有些人去可以没日没夜的爽在床上不起来?凭什么啊?为啥丁辉人这么快就达到了自己的人生终究目标?
  又是三罐啤酒下肚,金容仙的脚步开始踉跄了,旁边有不怀好意的男人开始上千搭讪了。
  金容仙打了个酒嗝,拎起一罐啤酒踉跄着离开,不行啊,虽然今朝有酒今朝醉,她也很想放纵一下,但是她还要为星伊守身如玉呢,可是心里真的好难过啊,憋得难受,算了,去找人发泄一下吧。

  ——
  昏暗的灯光下,丁辉人的身体剧烈的颤抖,她用力扒着安慧真的背,脸色涨红,随着她手上的动作而动作。
  安慧真勾着唇,手上的速度越来越快,眼看着丁辉人的身体接近痉挛的高峰,她的手机响了。
  “怎么,你家容仙的,不看看么?”
  安慧真的声音邪恶,手下作弄了几下,故意让丁辉人不痛快,丁辉人“呜咽”了一声,她松开搂着慧真的一只手,接听了手机。
  安慧真:…………………………
  “辉人,我不活了。”
  安慧真非常生气的手上用力,丁辉人都要把唇咬破了,她打开了扩音器。
  容仙的声音凄惨悲凉。
  “星伊不要我了,我的人生也没什么意义了,我现在一条腿正迈在你家楼道窗户外,真的好想就这么“啪嚓”的跳下去,我曾经说过,我就算是摔死,变成鬼也要日日夜夜缠着星伊,当意外真的发生是,你别忘了告诉她。”
  丁辉人一听脸上的潮红迅速褪去,她一下子推开安慧真,一股脑从床上爬了起来,“容仙,你说什么?”
  安慧真一脸被草泥马踏过的表情,她的手指上还有这丁辉人身体的余温,这女人简直是要逆天,居然为了友情,连高潮都不要了。
  丁辉人连衣服都顾不上穿了,披了一件浴袍就往楼道里冲。
  金容仙的还在断断续续的告别。
  “你要记得,我还有五千块钱小金库,在我平日最喜欢看的那套星伊给我录的《行尸走肉》的光盘的里面藏着,密码是我和星伊的生日,你拿走后看着花吧,也算是我留给你的一分惦念。”
  “容仙,不要,你别想不开!”
  丁辉人说着推开门,以暴风雨的速度冲到了楼道。
  ………………

  楼道的窗户打开,金容仙果然坐在那。
  只是……
  她的两个腿惬意的在窗外荡悠,左手边放着一瓶打开的啤酒,右手边放了一袋子烤串,她一边吃一边说:“也许很多年之后,你还会想起我吧……”
  丁辉人几乎咬牙切齿想要骂脏字了,她冲上前飚到金容仙身边,伸手就去推她。
  金容仙吓得一个哆嗦,两手死死的扒着门框,惊恐的看着丁辉人。
  丁辉人怒视她,“你去死吧你!”

  ——
  把吃着羊肉串喝着啤酒吹着冷风赏着月景准备自杀的发小就下来后。
  丁辉人又炒了一盘蛋炒饭伺候她。
  “你瞧你那点出息,人家星伊说不理你就不理你,你不会怼回去啊,凭什么啊。”
  丁辉人发挥妈妈级别絮叨模式,金容仙吃的头都不抬,“这你就不懂了,我以前不明白为什么电视剧里会出现那么多不要脸的怨妇,无论另一半多么渣,都不愿意放手。我跟你说,今天我才明白,就算星伊拿小皮鞭抽打我,我也绝不离开她。”
  “你可拉倒吧。”丁辉人喝了一口酸奶,“你倒是做梦想让星伊抽打你。”
  金容仙冷哼一声,她抬起头看着站在门边无奈看着俩人的安慧真,挥了挥手:“慧真,进来吧,别客气,随便坐啊。”
  安慧真:……
  安慧真一脸的无奈,她看着金容仙:“你厉害啊,容仙,你家辉人真是为了你什么都能放弃,我根本比不上。”
  丁辉人尴尬的看了一眼安慧真,使了眼色,别瞎说,人家容仙还是单纯的小处女呢。
  金容仙喝了一口蛋汤,“打扰到你们了吧,好抱歉哦。”
  安慧真挑了挑眉,还挺有自知之明。
  金容仙看着她,“可是没办法,俗话说得好,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在我痛苦的时候,我的发小怎么能沉溺于温柔窝呢?”
  安慧真:……
  “行了,祖宗,饭都堵不住你的嘴。”丁辉人其实看着安慧真吃瘪的模样心里蛮好笑的,她知道容仙今天不开心,这嘴一定要伤害点什么,她连忙说:“我跟你说,我觉得星伊这气发的还挺正常。”
  “为啥?”果不其然,一提文星伊,容仙的注意力瞬间转移。
  丁辉人缓缓的说:“该就该在你试戏让她去看什么啊?我见过你在班级里飙戏,那是觉得的纯正,你知道吗?看到你演别人,就有一种我家容仙穿越了,皮囊还是她的皮囊,但灵魂已经不是她的感觉。”
  容仙张着嘴看着丁辉人,特想问问,她闺蜜是不是傻。
  丁辉人愤怒了,“你别用那种看二逼的眼神看我,我说的是实话,你今天肯定是秀了一把演技给星伊惊着了,让她想到以后你还要跟其他人扮演无数种角色,她就很伤心啊,但是又不能告诉你,如果你因为她的话放弃了梦想,她会痛苦自责一辈子的。”
  “好像有点道理。”金容仙叹了口气,“可是娱乐圈就这样,我也没办法啊。”
  丁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道理我是告诉你了,其他的你自己想吧。”
  “行了,慧真,再那点酒来,我要跟容仙一起喝。”丁辉人挥着手指挥人了,安慧真笑着摇头,她进屋拿了几瓶啤酒出来。
  十分钟之后……
  眼看着两个人喝飘了,安慧真举起手机偷偷给俩人照了一张照片,重点照了容仙眼泪汪汪泪光闪闪的委屈样,特意发了一个朋友圈。
  ——闺蜜什么的感情,永远无法理解。
  安慧真还特意@了一下文星伊。

  放下手机,安慧真开始收拾战场,丁辉人已经抱着抱枕轱辘到一边去了,金容仙看样子也是喝多了,正准备拿着筷子敲酒瓶唱一首小曲,看见安慧真过来,她突然睁大眼睛看着她,“慧真,你知道为什么辉人对我这么好吗?”
  安慧真好笑的看着她,“你还没喝多呢?为什么?”
  金容仙舔了舔唇,“因为她知道,无论到什么时候,我都不会离开她,永远守在她身边。而你——”
  金容仙似乎有点生气,“随时都会离开她。”
  安慧真愣住了,怔怔的看着容仙,金容仙翻了一个身咕噜到丁辉人旁边,抓着她的胳膊:“再来啊,还不够!”
  安慧真:……
  这一刻,她有点迷惑了,四人组从智商情商排名来说,外眼人一看就知金容仙是垫底的,可这一刻,安慧真怎么觉得容仙才是最聪明看的最透最放得开的那个人?

  ——
  红酒加上牛排。
  徐导和老婆李世真准备了足足一个小时。
  徐导喝了一口红酒,笑着说:“那小东西来了你就知道了,非常可爱。”
  李世真长得是那种非常成熟的类型,浑身上下透着熟女的风范,她依偎在徐导身边,“既然这么喜欢,为什么还要拆散人家两个小可爱。”
  徐导摇了摇头,“媳妇,瞧你说的,我这哪儿叫拆散,只是让她们早点认清现实,就那个叫文星伊的娃娃,背景强大的很,人也很聪明,她会想通的。”
  李世真似笑非笑,“怎么,是不是看到她们又想起你的初恋来了?”
  徐导连忙放下杯子,“媳妇,你听我说,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当年的事儿过去了就过去了,现在心里就只有你,但是初恋么,内心总是会有点内什么。”
  李世真还在笑,笑容的尾端带着冰,“哟,这么说那孩子让你想起你初恋了?我倒要好好看看她到底什么样。”
  徐导挥手,“别啊,我叫这孩子来让她确定戏路的,你别吓着她,人嗲嗲的,特别爱哭,泪包子。”
  “都维护上了?”
  眼看着媳妇这醋意越来越浓,徐导苦笑,正无奈着,门铃响了,她赶紧去开门。
  李世真喝着酒心里满是不舒服,正要起身去看被老徐赞不绝口的金容仙小同学,只听见徐导一声惊呼:“金容仙,你这是……”
  李世真起身去看,只见金容仙一脸的严肃,她戴着墨镜,头发扎起,穿了一身类似于武打戏里的那种女侠的黑色长衣,她酷酷的也不说话,径直走向客厅,在徐导家客厅正中凌空起跳,来了一个空中大踢腿,“咿呀!哈哈哈哈啊!”
  说着,她用力当空挥舞了几拳,还特意将手拍在身上的肉上,自行加了几句后期特效声音,“啪啪啪!”
  就在徐导和李世真都张着大嘴斯巴达的时候,金容仙用脱掉外套,从里面拿出不知道怎么塞进去的石头,对着头用力一敲,石头应声碎成了粉末。
  徐导:???!!!……
  李世真:……???
  做完一系列连贯动作的金容仙摘下墨镜,她冷冷的看着徐导:“徐导,经过我慎重思考,我确定了,那种妖艳浮夸的感情戏并不适合我,我要主攻打戏。”


评论(9)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