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43章

  金容仙总是这样, 对文星伊说话从来没有什么忌讳, 明明是在挑逗,但说的纯洁的像是要胡萝卜吃的大白兔。
  文星伊也是个好宝宝, 她很听话的又捏了容仙的另一半屁股,只是这次不再是单纯的掐,而是带了一丝挑逗的味道, 说是在掐, 又像是在揉。
  金容仙看着文星伊,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翻了个身, 容仙卷着被子缩进被窝里了。
  文星伊忍着笑,翻身搂住她, “怎么了?”
  金容仙不吭声, 咬着唇。那感觉好内什么啊……下面感觉都内个什么了……而且胸上也内什么……为什么会那么多内个什么呢?
  “好了,早点睡吧,明天晚上我把安慧真和丁辉人叫来暖房。”
  “暖房?”金容仙仍旧没有回头,安心的靠着星伊,文星伊点头, “嗯,新房子的习俗。”
  新房子?这话说的金容仙又是莫名的一荡, 是啊,这里算是她跟星伊的小家呢。
  文星伊跟安慧真和丁辉人约的是家里,但丁辉人早就迫不及待的想要看金容仙工作时是什么样的了,她听文星伊说金容仙非常的认真尽责, 她咋就那么不信呢?

  戴着墨镜,丁辉人仰头看着文氏的高楼直咋舌,啧啧,以前就觉得文叔叔财大气粗非常有霸道老爹的感觉,现在看果然是有经济基础在。
  安慧真靠着车子站在外面,“我就不进去了。”
  丁辉人点头,兴冲冲的往里走,一进接待大厅,她就看见了金容仙。哇塞,一身工作服,却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而且化了妆也像模像样的,只是那上衣的扣子不会太紧吗?都要崩开了啊……
  特意绕着走不让金容仙看见自己,趁着她低头的功夫,丁辉人走了过去,手在金容仙的胸上一弹,“妞,想爷了吗?”
  旁边的欢欢吓了一跳,“你谁啊?!”
  金容仙抬起头,无奈的看着丁辉人,“想了啊,大爷,你为什么才来看奴家?奴家等你等的花都谢了,怎么着,今天爷想消费多少啊?”
  欢欢:……
  丁辉人粗着嗓子邪魅一笑,“都提供什么服务啊?出台包夜吗?”
  金容仙一摸头发,“大爷是要全套的还是单项的,价格不一样。”说着,她拿起前台的卫生纸一甩,“奴家要认真考虑的啦。”
  “我的天我得天。”丁辉人开始跺脚,“我鸡皮疙瘩掉一地,你赢了!”
  金容仙笑了,她看了看表,“怎么这么早?”
  “我不是来接你下班吗?走吧,叫上星伊,正好慧真买了新车,你们坐坐。”丁辉人搂着容仙的肩膀冲欢欢抛了个媚眼,“小妹,辛苦了啊。”
  欢欢:……
  文星伊出来的时候丁辉人更是咋舌,“卧槽,要不是这张脸还是星伊的样子,我都要以为自己是见了哪个御姐总裁了。”
  文星伊挽着袖子,“先回家看看,然后出去吃。”
  “啊?哪儿有这么暖房的?”丁辉人瞪着眼睛,文星伊瞅着她:“要不让容仙给你做?”
  “……算了,别麻烦了,还是出去吃吧。”
  三个人一起往外走,到了车上,安慧真已经开好了空调,容仙四处看了看,“哇,好厉害,慧真都有车了。”
  安慧真的嘴唇勾了勾,没说话,文星伊盯着丁辉人看了看,丁辉人偏开了头,看着窗外。

  到了家,金容仙带着两个人四处转悠,特别的有女主人样,“都换拖鞋啊,别踩脏了,我还要擦呢。”
  丁辉人搂着金容仙的脖子,“不错啊,容仙,这么快就从金主那弄一套房。怎么着,是提供全套服务了吗?”
  金容仙脸红了,使劲掐了丁辉人一把,“你小点声啦,别让星伊听见,以为我不正经。”
  “你可真逗,你是什么人星伊能不知道吗?”丁辉人好笑的看着金容仙,“不过星伊也是亏了,你说人家好好一个金主本来是要让你提供服务的,结果你吃人家的喝人家的,暖床服务没有,还得让人家天天给你吹头发,你忍心吗?”
  金容仙气哄哄的,“我跟你说,我最近也在学习做饭呢,等回头我就给星伊亮一手。”
  “好了,你们俩别跟那边叽叽咕咕了,容仙,进去换衣服。”星伊发话了,金容仙看着她,“穿什么啊?”
  文星伊:“运动服吧,去吃火锅,热了还能敞着怀。”
  “哦”。金容仙扭着屁股去换衣服去了,丁辉人和安慧真坐在沙发上跟文星伊聊天,安慧真吃着葡萄,问:“怎么,没少让你操心吧。”
  文星伊叹了口气,“可不是,每天都在各种勾搭与被勾搭中。”
  丁辉人笑了,“哎,谁让容仙越长越狐媚,你看她那几步走的,屁股上就跟揣俩馒头似的。”
  文星伊也坐了下来,吃了一口樱桃:“问题是无论干什么都会被搭讪,忒不省心。”
  “不至于吧?”安慧真笑了,“你会不会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俩人正说着,金容仙穿了一身粉色的运动服出来了,你说运动服就运动服呗,她偏偏就选粉色,还是那种特显身材的,那大胸,那大长腿,金容仙没发现几个人注视的目光,她拎起门口的垃圾:“你们等会哦,我先去把垃圾扔了,不然该味儿了。”
  “去吧。”文星伊发话了容仙屁颠屁颠出去了,关上门的一瞬间,还哼上了小曲:“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明天是个好日子打开了家门咱迎春风……啦啦啦啦,转眼儿子就长大。”
  丁辉人:……
  文星伊:……
  安慧真:……
  文星伊勉强的解释:“她最近接的这个角色将来是一个歌星,所以容仙她的歌声比较,咳……”
  过了几秒钟,安慧真看着文星伊,“风水轮流转,曾经最记恨世界看脸的金容仙俨然已经转到了世界中心。”
  丁辉人撇嘴,“行啦,你俩别跟这埋汰我容仙,你们不知道吗?现在这个社会,像是我容仙这种傻白甜最受欢迎了。”她一边说一边起身往窗户边走看金容仙扔垃圾。
  文星伊看了看表,“一会儿差不多咱就走吧,我定好桌了。”
  安慧真听了笑,“行,今天开心,我还特意在后备箱里放了酒,喝一点。”
  俩人正说着,窗户边的丁辉人喊了起来,“哇,扔个垃圾还被搭讪,哟,那男的挺高挺帅啊。”
  文星伊听了一下子站了起来,她几步走到窗户边一看,可不是,垃圾桶旁,一个帅哥笑眯眯的跟容仙说着什么,金容仙点了点头,往楼上望了望,一眼瞅见丁辉人和丁辉人,她嗝了一下,挥了挥手往楼上跑。
  打开门,金容仙招呼:“内什么,咱走吧。”
  安慧真起身,看着金容仙:“不错啊,容仙,那帅哥是谁。”
  金容仙偷偷看了星伊一眼,“不知道,非跟我说是物业保安部部长,告诉我以后有什么事儿罩着我,跟大哥大似的。”
  卧槽?
  丁辉人看着安慧真,“跟你的当年的套路一样啊。”
  安慧真:……

  四个人说着聊着,到了火锅店,火锅是金容仙的最爱,她吃的头也不抬,都要咬舌头了。
  丁辉人心疼发小,给她夹着毛肚:“可怜的孩子,最近星伊没少给你吃青菜吧。”
  “你怎么知道?”金容仙感动的要哭了,丁辉人叹了口气,凑近容仙小声说:“快吃吧孩子,回头姐姐给你点零花钱。”
  金容仙眼泪汪汪的,“真的吗?辉妮,你简直是菩萨下凡。”
  文星伊给金容仙加了一个青菜,她看了一眼丁辉人:“辉人,丁叔叔说让我给你找个地方实习,你看我那正好缺一个保洁。”
  丁辉人立马坐直,义正言辞的看着金容仙:“什么?居然背着星伊在我这要零花钱,你想都不想!”
  金容仙:……
  安慧真摇了摇头,她起身:“我去趟洗手间。”
  眼看着安慧真走了,金容仙拉着丁辉人问:“芳姐从哪儿来的钱买车啊?”
  丁辉人低着头,“听说她那老爹发现儿子不是自己的,休了媳妇不说,为了挽回她,把明显的房产和财产全转移给慧真了。”
  “那你该高兴啊。”金容仙看着丁辉人,“恭喜你,也成为我们小白脸家族的一员。”
  丁辉人:……
  “好了,容仙。”文星伊拍了一下容仙的脑袋,要是谁都像她这么没心没肺,世界上估计就没有烦恼了。
  丁辉人叹气:“我爸吧,对慧真印象一直不是很好,这事儿慧真知道,她虽然没说,但我知道那她那人自尊心强,早晚是个雷。”
  话音刚落,安慧真走了回来,她手里拎着两瓶酒,“来,咱喝点,庆祝星伊和容仙人生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独立。”
  安慧真这话说的在点上,几个人谁也没推辞打开了酒,丁辉人心情不好,多喝了几杯,金容仙是瞎兴奋,跟着喝了几杯,不一会儿的功夫,俩人就搂在一起划拳了。
  “六六六,哥俩好啊……五魁首……”
  金容仙到最后干脆把外套脱掉,一脚登在椅子上,跟丁辉人搂着肩膀唱歌:“大河向东流啊,天生的星星参北斗啊,五黑五黑参北斗啊,生死之交一万酒哇——”
  丁辉人配尾音,“哇哇哇哇……”
  端菜进来的服务员吓的一哆嗦,放下才就跑出去了,俩人一直闹到后半夜,才被安慧真和文星伊一人一个领走了。

  临出门前,文星伊看着安慧真怀里喝的烂醉如泥流了一脸眼泪的丁辉人,“好好对她,为了你她付出太多。”
  安慧真明白文星伊的话,她的脸上是苦涩的笑:“我们是一种人,想的都太多,她总说我心事重,她又何尝不是,如果我们其中有一个像是容仙这样,怕也不会这么痛苦。”
  文星伊怀里的容仙嘟了嘟嘴,“星,好香哦。”
  文星伊没有再说话,她明白安慧真的意思,她又何尝不是想的多的人,还好是容仙,庆幸是容仙,这么多年,从未让她痛苦,心里有的都是满满的幸福。

  金容仙往家走的路上酒疯又犯了,非让星伊背着她,还好文星伊穿的不是高跟鞋,她背着容仙走在路灯下,凉风吹过发梢,她多想就这么走一辈子。
  “星伊,我好喜欢你哦……”迷迷糊糊的,金容仙搂着星伊的脖子喃喃低语,文星伊低眉浅笑,“我也是。”

  大一的下学期,俩人互相说了喜欢,有了自己的小家,人生那么的漫长,可因为有彼此,每一分每一秒都被格外的珍惜。
  进了楼道,文星伊摸着兜儿艰难的打开了门,房间内漆黑一边,星伊正想要去开灯,金容仙闹开了,“星,不要开灯嘛,人家给你来点新鲜的。”
  “什么新鲜的,你不是醉了吗?”文星伊转身,金容仙已经从她背上下来,她甩了一下长发,踢掉脚上的鞋,又干净利落的把运动服从里到外扒了,只剩一个胸罩和小裤衩在身上。
  文星伊:……
  虽然俩人不是一次坦然相对了,但……这内衣跟内裤……为什么那么蕾丝那么透?
  金容仙搓了搓自己的长发,媚眼如丝的看着文星伊,她弯下腰从手里放了一首Justin Timberlake的《Sexy Back》,当音乐响起的那一刻,金容仙的身体像是蛇一样缠在了文星伊身边,她一边跳一边搓着自己的身体,魅惑的舌勾着唇,眼神里写着“揉捏我。”柔软的身体化成欲望的根本,容仙的弯着腰,手从胸口一直搓到大腿根,她就那么一眨不眨的看着星伊,舔了舔唇。
  文星伊咽了口口水,呼吸已经开始变粗,口干舌燥之际,她已经没办法控制内心的冲动了。
  就在激情四射的那一刻,“啪”的一声,灯被打开了。
  文星伊猛地一哆嗦,回头去看,只见客厅里,文妈和金妈目瞪口呆的看着容仙,俩人手里都拿着一个茶杯,看样子是在等着两个人回家。
  这下就尴尬了……

  站在正中央,只穿了一个小裤衩和内衣的金容仙搓着头发的手还没来得及放下,她看着俩妈错愕的眼神,小风一吹凉飕飕的。
  过了好半天,容仙先是低头默默的把手机捡起来,紧接着,捡起地上的衣服,她抬起头,冷哼一声:“真讨厌,手机有出现病毒了,怎么放的不是我想要的那首歌。”
  说着,容仙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她嘴里哼着:“我爱洗澡皮肤好好,嗷嗷嗷嗷,带上浴帽,唱唱跳跳,嗷嗷嗷嗷……”在三个人的注视下,她坦然的走进了浴室。

评论(6)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