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42章

(困死我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 金容仙非常的有眼力价, 她低眉顺眼的坐在星伊的办公室里,等她下班并主动说:“星,今晚我吃一碗青菜面就行了。”
  其实这事儿她也是个受害者, 金容仙觉得自己完全是按照星伊的要求打扮的啊,谁知道又招来这么一个妩媚的女人,她被缠的头皮发麻,心里无奈的同时,金容仙有点担心, 要说她平时也是这种性子, 没事就爱嗲嗲的缠着星伊, 星伊不会也像她对林乐乐似的那么鸡皮疙瘩起一身吧?
  文星伊低头看着表格,眉头锁死, 她生气,非常的生气,就因为金容仙, 她最近的工作已经严重拖后了,一看到那个女孩像是妖精一样缠在金容仙身上, 文星伊根本就干下去别的, 再这样下去, 这次实习的意义就失去了。
  文星伊冷哼一声, 放下手里的文件,看着金容仙:“我看你最近在公司,被众多追求者滋润的脸都胖了三圈, 今晚就喝点白开水,减肥吧。”
  金容仙:……
  “你不错啊,这个打扮也能吸引来迷妹。”文星伊身体靠后,开启了挖苦模式。
  金容仙捋了一把头发掖在耳后,低着头害羞:“这也许就是人家所谓的天生丽质难自弃吧。”
  文星伊:……
  天生丽质难自弃的容仙同学站起身,她走到星伊身边,看着她妩媚的笑。
  文星伊眯了眯眼睛,这又是什么路子和计策?
  金容仙一抬起手,把扎着的头发散开,她想洗发水广告似的甩了甩头发,二话不说直接跨坐在了文星伊的大腿上。
  文星伊的呼吸一下子绷紧,心跳也因为熟悉的香味而乱的不成样子,怎么着,金容仙这是忍不住要直接霸王硬上弓了?
  金容仙盯着星伊柔柔的看了一会儿,她低下头,跟个小狗似的蹭着星伊的脖子,“恩恩,星伊最好了,人家想吃红烧肉好不好?好不好嘛?我还是个孩子,在长身体……”金容仙的动作让文星伊的身体跟她胸前的两个柔弱贴在一起。
  文星伊稳着心,指了指金容仙的胸,“孩子?难不成激素吃多了?”
  ……

  “咳咳。”
  门口两声“咳咳”让文星伊一惊,她连忙伸手去推金容仙,容仙却抓紧了老板椅,不让自己被推出去。
  这下,俩人的姿势就暧昧了。一个往外推,一个往里抱,这么进进出出的……
  门口的文爸略显尴尬,他手里拎了一串钥匙:“星伊,上次你不是说中午想找个地方休息么?喏,爸爸给你准备好了,不太大,但够歇脚了,有空你可以跟容仙去看看。”文爸眼睛眯成一条缝,偷偷的找着文星伊和金容仙这两个娃娃的手,特想知道她们这是什么体位。
  文星伊涨红了脸去推金容仙,容仙抓住她的两个手,难得霸气的看着她,就是不起来。
  到最后,文爸灰溜溜的走了,这下金容仙才抬起大长腿起身,文星伊的头发都乱了,她看着金容仙:“你这是干什么?”
  容仙不吭声,干什么?早晚的事儿!这些天她算是转遍了文氏,对于文星伊这金光闪闪富二代的背景身份很有压力,她脑海里已经自行补脑了一幕,在雷峰塔底,文爸甩开文星伊和她拉在一起的手,硬是给星伊找了一个年轻才俊。然后雷峰塔的大门被关上,她被硬生生的困在了里面。十八年后,随着一声雷响,蜈蚣精丁辉人出生了,以一身耀眼的肚皮妆出现,成功的就出了她,从此,她们一家三口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你这是在想什么呢?”文星伊拽了拽金容仙的耳朵,这发散的小眼神,准是自己又脑补什么故事呢。
  金容仙摇了摇头,咧嘴笑:“没,就是有点想辉人了,不知道她怎么样了,我听说她也实习呢。”
  文星伊点了点头,“是的,只是没在丁叔叔的公司。”
  “啊?为什么?”来,金容仙疑惑的看着星伊,星伊拍了拍她的脸,“丁叔叔对慧真一直持怀疑态度,她这是在跟家里抗争。”
  “好吧好吧,过几天我得去慰问慰问她,对啦,星伊一会儿我们去哪里啊?”金容仙摸着干瘪的肚子,小脸皱成了黄瓜。
  文星伊扬了扬钥匙:“家。”
  ?金容仙先是没反应过来,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开心的张开双臂,两腿迈着夸张的步子,整个人跟一个露肚皮的大蛤蟆一般冲向了星伊,一把抱住了她,文星伊摇头浅笑,摸了摸她的头发。
  打开门,文星伊和金容仙进去后审视一圈,金容仙的嘴就没合上,“哇塞,文叔叔这也太精细豪爽了。”
  俩人在路上原本还琢磨着抽空去买点家具什么的,可一进来看了看,所有家具电器一应俱全啊,就连厨房的厨具都是最好顶尖的。而且文爸完全按照星伊说的想要的去执行的,房子不大,整体却非常有家的温馨感。
  客厅的茶几上压着纸条,那是文爸留下的。
  ——两个小姑娘好好享受生活,这里所有的床单被罩枕套毛巾都是新洗过的,放心用。
  “文爸万岁!”容仙已经炸掉了,这算什么?这算不算她从今天开始就正式跟金主过上了同居的美好生活?
  文星伊拿着纸条有点发热,当时她可是一本正经的跟爸爸说的是中午休息或者加班太晚休息的地方,当时文爸只是微笑的看着她,却殊不知早就看透了一切。
  金容仙像是一个孩子,跳到大床上跳啊跳,文星伊看着她摇头无奈的笑:“别闪着腰。”
  说着,文星伊进了厨房,她洗了手,准备给容仙煮个面条。虽然对于她屡禁不止的追求者非常生气,但到底是以后跟自己度过一生的人,饿坏了怎么办?谁用谁知道。

  等金容仙浪的一身汗还在发癫的时候,文星伊端着面出来了,金容仙闻到香气连忙迎了过去,看到那碗鸡蛋面,她眼泪都要流下来了,“星,就知道你爱我舍不得。”
  “好了,快吃吧。”文星伊把面条端到了茶几上,金容仙刚才玩的有点累,她跟小时候一样,缩在文星伊的怀里,嗲嗲的说:“你喂人家嘛。”
  因为是第一次来她以后和容仙俩人会共同相处一阵子的小窝,文星伊今天的心情也格外的好,她捏了捏容仙的鼻子,拿起筷子加了一缕面条吹了吹,“啊。”
  金容仙瞬间化身小宝宝,她张开嘴满足的吃了下去,“哇,星,不错啊,你会做饭?”
  文星伊夹着面条摇头,“我怎么不会?一碗面条总是能做出来的。”
  “哦,有咸菜吗?给我弄点。”
  “你少吃咸菜,对身体不好。”
  “我又不是老太太,为什么不能吃咸菜?星,这你就不对了,你知道我姥姥为什么活了九十岁吗?”
  “呵,你别告诉我是吃咸菜吃得。”
  “不是啊,她从不多管闲事。”
  ……

  俩人一边逗着贫一边笑着,蜂蜜一般浓稠的幸福感流淌在心中,一直到晚上洗完澡,金容仙躺在被窝里看星伊吹头发还有些不切实际的飘忽感。
  文星伊虽然不是表演系的,但每天晚上护肤和保养时间比金容仙还长,等她弄完香喷喷的钻进被窝里时,早就等烦了的容仙一骨碌,将脑袋靠在了她的肩膀上,手搂着她的腰,甜甜的说:“星,好幸福啊。”
  文星伊唇角上扬,“这就幸福了,以后还会更幸福。”她伸手搂着金容仙,容仙的体质跟别人不一样,夏天的时候一般人身上都会黏兮兮的被汗浸湿,只有容仙凉飕飕的,手摸在上面很舒服。天生尤物,说的也许就是金容仙这样的人吧。

  文星伊盯着金容仙看,刚洗完澡的嵩县不施粉黛,皮肤吹弹可破,大长腿,羸弱的锁骨,丰满的胸部,就她这先天条件再加上那说也说不清的好人缘烂桃花,文星伊想着容仙很快就会走红,也许今后真成了一个她吹嘘的影后级人物也说不准。
  想到这儿,文星伊叹了口气,她是对金容仙有自信,她担心的是娱乐圈,那可是个大染缸,有谁进去能出淤泥而不染?都是骗人的罢了。
  “你在想什么?”黑暗中容仙的眸子亮亮的,声音娇滴滴的像是狐狸精的爪子勾入人心。
  文星伊扯了容仙一把头发在手中玩,“你以后进了圈子,会遇到很多形形色色的人,还会有很多八卦绯闻对象。”
  金容仙吸了吸鼻子,哟,难得啊,看星伊这酸气儿冒的。她笑了笑,抬起右脚:“好啦,我NB在脚上,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金主了,还有谁敢惦记?”
  文星伊笑了,她摸了摸金容仙的额头,容仙抓住她的手,盯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星,如果有一天,你不想我在这个圈子里了,我就退出,人这一辈子啊,总得分得清努力工作是为了什么。”
  文星伊的心一颤,她抱住了金容仙,这种话会从来没想到她家小傻瓜嘴里说出,退出?多少人妻离子散也不会退出,出么为了她却说得那么云淡风轻。
  俩人静静的搂了一会儿,金容仙正认真的听着文星伊有规律的心跳,星伊开口了,“容仙。”
  一听这个,金容仙的身体绷紧了,这是干啥啊,她滋润到额小生活才刚开始就要挨批了?
  文星伊低头看着跟个猫似的在她身上东蹭蹭西蹭蹭,闻闻这闻闻那不安稳的,“那两个女的你准备怎么办?”
  “哪两个女的?”金容仙准备打模糊排,文星伊冷哼一声,她一个翻身把金容仙压在了身下,凉飕飕的看着她,“你说呢?”
  金容仙被压得有点蒙,眼里有些迷茫有些害羞的,就那么傻傻怔怔的看着星伊,文星伊原本想发脾气的,被她这么一看也有点怔住了。这一刻,她有点明白什么叫红颜祸水,为了美人江山都不要的那些人是什么心里了。
  金容仙的心里的小鹿又开始集体跳踢踏舞了,“扑腾”“扑腾”的不停使唤。
  文星伊盯着金容仙看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住心中的难耐,她的手在容仙的屁股上用力的掐了一把。
  “哎呀!”金容仙一个惊呼,心中的鹿群瞬间退散,“星,你干什么?”为什么要掐她的屁股?
  文星伊更是气了,她突然有点怀念小时候那个大饼脸猪鼻子金容仙小盆友了,起码不像是现在这样祸国祸民惹人心动的妖精样不是吗?只是刚才她那猥琐大叔模样掐人家屁股的行为该怎么解释?文星伊难为情,她抓着被子翻了个身:“睡觉!”
  足足过了有几分钟金容仙都没说话,文星伊的心一直悬着,又过了一会儿,就在文星伊刚放下心思准备睡觉的时候,黑暗中,金容仙扭着身露出另一半屁股,她别扭的问了一句:“这边还要掐吗?”好奇怪哦,为什么刚才星伊掐完她的屁股酥酥麻麻的,就像是带了电流?
  文星伊:……

评论(6)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