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38章

  金容仙听得一惊一乍的, 毕竟是在课堂上,丁辉人说的隐晦, 却直点主题, 她特意用那种嗲嗲的港台腔:“我跟你嗦, 金主是什么呀?金主就是包养你的大款啊,人家为什么包养你呢?就你这软包子样能靠外表赢得星伊的欢心?你别跟人家开玩笑的啦。”
  金容仙摸了摸自己的唇:“可是我班同学都是我一笑起来特别像是天仙美少女, 生怕我一穿裙子转一个圈变身。”
  丁辉人翻了个白眼,改东北大碴子味儿:“你可拉倒吧你, 以为自己是巴啦啦小仙女呢?先不说你长得仙不仙,就你小时候那鼻子什么样你忘记了?跟苍蝇拍拍扁在脸上似的, 那会儿星伊就日日夜夜盯着你看,要真是以貌取人, 估计早跟你绝交了,你都不知道嗝屁多久了。”
  金容仙翻了个白眼, “所你呢, 你到底要说啥,就是为了打击我吗?”
  丁辉人摇头,“NONONO,当然不是,我是要告诉你, 如果想让人家长期当你金主, 你必须技术好,伺候的人心情舒畅,平时有点眼力价, 该出手时就出手。”
  “啥技术好?”金容仙又开始露出那大白兔奶糖的表情了,浑身上下纯洁又流淌着诱人的奶味,已经吸引的前排的小伙子不干别的,专门回头冲她傻笑。
  金容仙看见了,“我给你告慧真,有人喜欢你。”
  丁辉人:……
  她真的好羡慕文星伊啊啊啊啊,她上辈子到底是做了什么好事儿,让金容仙这么个缺心眼子爱上她,爱的连自己身上的闪光点都顾不得了。
  丁辉人咳了一声,“行了啊,该教给你的都教给你了,咳,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小仙女,赶紧变身去吧。”

  ——
  文星伊这一个晚自习都要让容仙给烦死了。
  平时俩人出来是上晚自习,容仙一直很懂事儿,倒头趴在桌子上就睡,要么枕着她的双腿睡,到了点准时醒过来,俩人再去操场上溜达一圈吹吹风,非常的有规律固定。
  可今天容仙不知道怎么了,两个眼睛瞪的跟个大乌贼似的,就在一边直勾勾的看着她。
  文星伊咳了一声,正要拿纸巾擦擦鼻子,容仙可好,连忙打开新买来的可乐,打开之后立马递到星伊嘴边。
  “星,你喝。”
  文星伊瞥着容仙,“你是不是又干什么坏事了?”虽然年轻,但文星伊走的一直是注意养生保养,就算喜欢也很少喝这些碳酸饮料,平时最多的就是蜂蜜茶,还要自备的,可看容仙这小狗一样期盼的眼神,如果后背有一条尾巴恨不得马上就摇起来的份儿上,她不安的喝了一口。
  金容仙从兜里一掏,掏出来一个那种姥姥用过包零钱花布手绢,上去就给对着文星伊的嘴抹了一把。
  文星伊:……
  虽说她从小到大就跟容仙在一起,俩人用什么都不嫌弃,但这手绢文星伊真的莫名的嫌弃好吗?有一种被用擦桌子的抹布擦了嘴的感觉。
  “你到底干什么了?”文星伊皱眉看着金容仙,看她这无事献殷勤的样子准没什么好事儿,跟这提前打预防针呢。难不成又有什么人追她了?文星伊真是被金容仙的追求者弄得头疼,简直是长江推后浪,一浪更比一浪猛,甚至有人直接把情书递到她这儿来了,你说这不是把金容仙往火坑里推么?每当这个时候,面对容仙的就是清水煮豆腐,起码要给她寡淡一个星期。
  金容仙一脸的诚恳,“你千万不要误会,星,我只是想服务好你。”
  文星伊晚上吃的粥差点喷出来,她深吸一口气,缓和了一下情绪,若有所思的盯着金容仙:“怎么,你又没事去找丁辉人了?”这坏蛋,准是又说什么歪理教坏她家宝宝。
  “你怎么知道?”容仙一副发现新大陆的崇拜表情,夸张的不行。
  文星伊用手扯了扯她的嘴角,“少给我这演戏。”
  容仙嘟了嘟嘴,“干嘛呀,你不要打击人家积极性,偶尔伺候你一下不行吗?如果现在不开始实践,老了怎么办?”
  老了?文星伊听了这话挺开心的,说的也有道理,她看着金容仙:“可老了你也不能给我喝碳酸饮料啊,容易发胖,老年人更需要保养。”
  “这你就不懂了。”金容仙喜气洋洋的,“人老了跟年轻不一样,你看街上那些跳广场舞的老太太,哪个不都是胖胖哒,你想想啊,老了我准保是那种胖胖的没有皱纹的老太太,然后呢,你就是那种坐着轮椅在一边看我跟人跳广场舞的干瘦老太太,我的舞姿,唔——”
  金容仙的耳朵被文星伊拽了起来,“你要逆天啊,谁坐轮椅?谁干瘦?这还没老呢你就想着勾搭人老头跳广场舞,你可以啊。”
  金容仙眼泪汪汪的看着星伊,“天地良心,我只是不希望你太瘦。”
  “你少给我找借口。”文星伊瞥了容仙一眼,看了看她的小肚子,“这个月又胖了两斤吧,没被你们形体老师嫌弃?”
  金容仙痛苦的闭了闭眼睛,“别提了,本来都定好了我在一个话剧里演女一号,就因为我这几个月没控制好体重,直接给我换角色了,我一直不赞成社会以貌取人,完全该多多发现大家的内在美啊。”
  “哦?换成什么?”文星伊打开酸奶喝了一口气,金容仙摸了摸下巴,倒还算乐观:“一熊猫。”
  文星伊:………………
  一口酸奶卡在嗓子眼不上不下,星伊咳的眼泪都出来了,金容仙赶紧上前用力的拍星伊的背,好好的“伺候”她,文星伊给拍的差点岔气儿了,她看这样知道这书也看不下去了,收拾书带着金容仙走人了。
  “你说你不好好学习就得了,我可是要准备英语六级的。”出了图书馆,星伊开始数落容仙,金容仙撇了撇嘴,“我们才大一啊,你为什么这么着急,人家四级都没开始准备,你都开始准备六级了,小姑凉,不要把自己逼的太紧。”
  文星伊叹了口气,她看着金容仙,月光下,她的脸又妩媚又可爱,将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美感融合的让人怦然心动。有这么一个宝贝在身边,她不赶紧强大起来,被人抢走怎么办?虽然她知道容仙从小就缺心眼一根筋绝不会变心,但她以后要待的地方毕竟是娱乐圈,那简直是一条充满荆棘的道路,帅哥美女诱惑多的是就不说了,光是困难挫折就要遇到多少?文星伊既想要保护她的宝贝不受伤害,又希望她的宝贝可以如愿的从事自己喜欢的行,如此一来,她身上的压力就大了。
  “容仙。”星伊看着容仙柔声唤着,容仙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嗯?”她正左右看着哪儿能施展机会再伺候星伊一番,这找了半天没有地方啊,要是在家就好了,偏偏是学校,在家她就能死皮赖脸的跟着星伊赖着一起睡觉了,哎呀,好期待放假啊。
  “这个假期我可能不能陪你了。”文星伊的声音带着一丝失落,一丝憧憬。
  “为啥?”金容仙睁大眼睛看着文星伊,心里有点急:“你不要我了?”
  “傻样。”文星伊细心地把容仙额头的头发捋好,容仙一把拍掉她的手,小脾气说来就来,“为什么不陪我,难不成你在外面又养了别人?”难不成文星伊还是一个包了好几个小白脸的花心金主?
  瞅着金容仙这别扭的小模样,星伊笑了:“不是,放假我要去爸爸公司实习。”
  “啊?实习?你少骗我。”金容仙可不信这一套,文星伊捏了捏她的鼻子,“是真的,我如果不赶快强大起来,怎么做你的金主。”
  金容仙一听这话又害羞了,“原来你这么迫不及待啊。”
  文星伊:……
  脸不自觉的红了一下,文星伊扬了扬脖子,假装不看金容仙。
  容仙两个手搅在一起,扭捏的摇晃了一下身体:“还好啦,其实我挺好养活,内什么,星,你实习我可以也跟着去吗?”
  文星伊被逗笑了,“你去干什么?端茶倒水吗?”
  金容仙:……
  “切,你是不是瞧不起我。”容仙受伤了,星伊抓着她的手捏了捏,“你那边导师不是提供很多机会么,我记得好像有一个广告要让你拍,你也别太挑,可以去看看。”
  “是有一个广告。”容仙点头,随便说了一句对方提出的价钱,“我觉得还不错,你觉得呢,星?”
  文星伊没吭声,皱了皱眉,怪不得这么多人奋不顾身的往这个圈子里扑,还真的是处处是黄金。
  “哎,你今晚怎么总走神?我问你话呢,星伊。”
  “不错。”文星伊心事重重发,她觉得在她跟容仙之中,她攻君的地位可是妥妥的,可现在一看,金容仙走在她前面太多步了。
  “是什么广告?”文星伊转移中心,容仙抛了一个媚眼,黑暗中,她掏出口红,往自己嘴上一顿抹,对着星伊“啵”了一下,“口红广告,也不知道为啥,我明明长得这么纯洁,那导演非说我特别妖娆,适合他们家牌子。”
  文星伊眼角抽了抽,正要说什么,不远处,徐导走了过来,她看到金容仙,“哇”了一声,“你这是刚吃了死孩子吗?”
  金容仙:……
  文星伊无奈的笑,掏出纸巾给容仙擦了擦嘴角的口红,“你哦,要是被代言方看见你这么糟蹋人家的口红,估计会立马换人。”
  “怎么,又被人相中了?”徐导挺自来熟的,“我就知道,我的眼光差不了。”
  金容仙嘟着嘴,“好疼哦星。”
  星伊盯着她的唇擦得认真:“谁让你这么不走心,擦了这么多,乖了,再嘟一下,不然擦不干净。”
  徐导:……………………
  卧槽,这俩人是新从商场买了一吨狗粮在撒吗?还有,擦口红一定要嘟着嘴吗?真的假的,徐导学着容仙的样子嘟了嘟嘴,文星伊转身看着她一愣,眼中浮起一丝笑容。
  徐导咳嗽了一声,有点尴尬的,“内什么,我是跟容仙来谈剧本的。”
  金容仙看着星伊,“还谈什么哦,我家星伊不同意。”
  文星伊摸了摸她的头发,“乖。”
  徐导:……
  沉默了好半天,徐导拿出修改过的剧本,认真的说:“回去后,经过我的深思熟虑,我大概修改了一下,决定以校园女神推出并打造容仙同学,里面的吻戏激情戏全部删减,裸戏也靠替身,其他的都走位就可以了。”
  徐导还是有点拿不准文星伊的意见,毕竟人家上次都说了她拍的这可是一部放荡的戏,一时间扭转形象怕是没那么容易。
  文星伊不说话,金容仙盯着她看,顺便勾着她的小手指跟小时候似的荡了荡,咧嘴笑。徐导看的心痒痒,尼玛,这么可爱,真的好想摸头。
  “嗯,那个价钱咱们还可以再谈。”徐导看着文星伊说,星伊抬起头,对着徐导嫣然一笑:“徐导,你别误会,像是你这么优秀的导演,这么优质的剧本,这么强大的剧组,能参与是容仙的福气,她怎么会拒绝?”
  卧槽????!!!!
  徐导傻眼的看着文星伊,说好的放荡戏呢?没看出来啊,文同学,变脸变的够快啊,这剧本她可是一个字就没改,只是把容仙的亲热戏都删了,就变成优质剧本了?你这醋……还能吃得再明显一点吗?
  保持着笑容,徐导看着金容仙:“容仙同学,你的意见呢?”
  金容仙一脸的娇羞,“我好感激你啊徐导这么赏识我,你真是一个优秀敬业完美值得人学习的好导演,你的精神永存,你对艺术的奉献让人难忘。”
  徐导:……
  金容仙这话说的,她怎么觉得缺一句“你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呢?”

评论(2)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