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32章

  可怜的金容仙刚刚藏好不到一分钟就被文星伊给抓个正着。
  最尴尬的是她以蹲在马桶边侧着脸竖着耳朵往外听一副葫芦娃二哥顺风耳的姿态成现在文星伊面前。
  当俩人对视的那一刻, 金容仙的心一哆嗦, 她咳嗽了一声,站起身子。她径直走到洗手池在边,洗了洗手, 又对着镜子梳了梳头发。
  文星伊:……
  她是该笑还是该哭?这就是她的容仙,永远不按照常理出牌。
  打开浴室的门,金容仙走了出去, 文星伊跟在她身后,知道她这脾气要是先开口准被抓住把柄。
  金容仙走到客厅里, 没说话,用眼神夹了一眼金妈和金爸,手在脖子上那么一划, 金爸和金妈哆嗦了一下。
  卧槽,这女儿虽然惹不起,未来的女儿媳妇她们更惹不起啊。
  金妈讪笑:“哟,星伊,你怎么来了?怎么还找到容仙了, 哈哈哈, 我都没看见她去哪儿了。”
  文星伊心情低落, “阿姨,不是你告诉我的吗?”
  金妈:……
  Excuse me?说好的地下党的革命感情呢?
  容仙恶狠狠的看着金妈, 她非常痛心,“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妈妈!”
  说着,容仙转身推开门跑了出去, 文星伊一看忙着追了出去。

  金容仙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文星伊,用劲儿了吃奶劲儿跑,文星伊平时不显山不漏水的,其实体力要比容仙好得多,她不仅追上了容仙,还倒着跑边跑边看她。
  这是怎样的一种歧视啊!
  金容仙觉得她的自尊心都碎成一地了。
  跑到小区的广场上,容仙总算停下来了,她用力的喘着气,一屁股坐在了水泥地上。
  星伊拉她的胳膊,把容仙拉起来,“地上凉。”
  容仙眼泪都飚出来了,“你别碰我,你松手!”
  看她这样吓得文星伊一跳,连忙松手,原本被拉得已经起来半个屁股的金容仙踏踏实实的蹲在了地上,她整个人都快被摔傻了,她盯着文星伊看了几秒钟,瞬间不干了。
  反正也没别人,金容仙腿脚一块瞪,“呜呜呜,你又打我,又打我。”
  文星伊:………………

  金容仙哭的鼻涕眼泪都糊成一团了,“你居然因为一个外人打我,文星伊,我要跟你绝交。”
  文星伊不吭声,这话她从小听到大,倒背如流,耳朵起了八层茧子。
  眼看着自己的绝交誓言无效,金容仙也是豁出去了,她恶狠狠的看着文星伊,“你也甭管我了,从小到大我缠着你你都快烦死了吧?怨恨的怒火在你心中积压已久,所以这次你才借着别人的手狠狠的给了我一巴掌,对不对?”
  文星伊有气无力的,“容仙,我说了多少遍你不要去看那些乱七八糟的宫斗剧。”
  “我不!”金容仙挥着手,“你知道你不在的日子我过的有多痛苦吗?你知道那一个个冰冷的夜晚我把学校里的树叶数了多少遍吗?”
  文星伊:……
  金容仙看还不见效果,干脆放杀手锏了,“说什么永远在一起,我不干了!回头你就去找你的队长,我要去找个男朋友,找一个永远疼我爱我保护我不会对我动手的男朋友。”
  说完这话的金容仙都愣住了,她挥着的手跟腿僵住,变成了丧尸的姿势。
  文星伊看着金容仙,脸色变得特别难看,她看着容仙的眼睛,一字一吐的问:“金容仙,你说什么?你给我再说一遍!”
  金容仙不敢说话,长着的嘴没合上,大鼻涕顺着溜了进去。
  “我问你,容仙,你刚才在说什么?”文星伊步步逼近金容仙,身上的寒气能瞬间冰冻虾米,容仙吓得不敢吭声,眼泪鼻涕都不敢擦。
  “你给我起来!”
  文星伊是真的生气了,骇人的冰溜在身体里涌动,连带着眼眸里都似缠绕了冰霜。
  金容仙站了起来,她拍了拍屁股上的土,又觉得没面子,又觉得有些害怕的,于是,她弱弱的重复着:“我要找男朋友,我不跟你过了。”
  话音未落,她的手一下子被文星伊抓住了,在容仙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之际,身体后退,被文星伊逼到了墙角,文星伊抓着她的胳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冷冷的说:“你再说一遍。”
  金容仙咽了口口水,呆呆的看着文星伊。
  话说也巧合了,文妈正跟着金妈出来遛狗,金妈还跟她讲着星伊和容仙吵架的事儿,俩个老太太正笑着,一看就瞅见两个娃。
  文妈吓了一跳,她连忙转身,去给家里的科基擦屁股,“哎呀呀,大发,你不能乱拉屎啊,快回家。”
  人家科基压根没拉屎,被文妈擦的浑身难受,汪汪的叫了几声。
  金妈也是挺害怕的,拉着大发往家走,因为太过震惊于恐惧,都开始词不达意了,“驾,驾,驾,大发我们快到家了。”
  被抵到墙上的金容仙看到这俩怂包中的战斗包老妈也是绝望了。
  文星伊眯着眼看着容仙,气得浑身哆嗦,整个人都失控了,“我告诉你金容仙,这辈子你要是敢找男朋友,我就——我就——”文星伊想说一辈子也不再见你,但看着眼前这张委屈的包子脸实在舍不得。
  还不等星伊说出来,容仙怂了吧唧的开口了,“我不敢。”
  听了这句话,抵着容仙的手才缓缓放开,星伊看着容仙长长的湿漉漉的睫毛,忽闪的眼睛,已经那篇沾着鼻涕的薄唇,她蹲下了身子,哭了起来。
  “干什么呀?”容仙慌了,她不知道怎么好好的星伊就哭上了。
  文星伊不说话,她就是哭,她明知道刚刚的容仙只是生气之下说的要找男朋友,可那隐藏在心底里巨大的恐慌还是像一张泛着鲜血的手恶狠狠的抓住了她的心,用力的撕扯,鲜血淋漓间,对未来的不确定,对爱情的心酸全都涌了上来。
  天知道她有多么害怕失去容仙,从小到大,她文星伊都没有害怕担心的,唯有金容仙,只有她。她就是文星伊的软肋,不能失去,不敢失去,失去容仙的世界会是怎么样文星伊不敢想,甚至有时候想一想她跟别的男人走在一起的画面就会全盘崩溃。
  “你怎么了呀?”容仙摸着她的脸,慌乱的去擦那眼泪,星伊不说话,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你别哭了。”容仙慌了,要说她从小在星伊面前哭倒大,眼泪早就不值钱了,可文星伊不是,别说哭了,就是软弱也很少见。
  到最后容仙怎么劝也劝不住,她干脆抱住了星伊,在她的怀里,星伊彻底的释放了埋藏在心底依旧的情绪,完全的宣泄,到最后,她哭的浑身颤抖,哭的用力抓住了容仙的衣服,哭的牙齿抵在了她的锁骨处狠狠的咬了一口。
  可怜的金容仙好不容易以正当理由发了个脾气,因为那不大会逼逼的嘴让人星伊来了一个反转。
  别说发脾气了,她还得祖宗似的把星伊送回家,在文爸文妈看到星伊哭泣睁大眼睛的时候,内疚的不敢抬头。
  用毛巾细细的擦着星伊的脸,容仙心疼极了,“你睡会吧。”
  文星伊不说话,低着头手抓着容仙的衣角。
  容仙拍了拍她的手:“我不走。”
  星伊点了点头,缩进了被窝里,委屈的看着她。
  金容仙叹了口气,对这样的星伊是又爱又恨,“行啦,我都不跟你生气了,你干什么还生气。”
  “我不是故意推你的。”文星伊从床上坐了起来,有些问题还是要解释清楚的。
  “我知道。”容仙低着头,星伊惊讶的看着她,“你知道?”
  金容仙点了点头,声音有点苦涩,“嗨,其实也是我不好,看见你跟肖天河走那么近心里不舒服,尤其是她摸你头发更生气了,你是怕我打架挨处分才出来的,我都知道。”
  “那你为什么不理我?还不不响的跑回家?”一提这个文星伊就委屈,她为了追容仙,从昨晚到现在都没合眼,这个没良心的还说什么要找男朋友,简直气死她了。
  金容仙这会使出了自己最擅长的杀手锏,“我不是不声不响啊,我有告诉辉人,她没告诉你吗?”
  文星伊看着她,“真的?”
  金容仙十分认真的看着星伊点头,“当然是真的。”她心里默默的替丁辉人默哀。
  文星伊冷冷一哼,“她可以。”

  俩人这么一闹,平静了很多,星伊看着容仙,“你还生气吗?”
  金容仙点头,“还有那么一点点气,你明知道我不喜欢你跟别人在一起,干什么还跟她走那么近?”
  这在别人耳朵里听起来非常矫情又无理取闹的话,对于两个人来说却可以说的这么的理直气壮。
  文星伊看着容仙,柔柔的说:“好,是我不对,我认罚,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容仙?”
  哎呦喂……
  这带着一丝娇气的话说的容仙心跳如雷,再看看星伊那娇弱的样子,她内心的大猩猩已经跑了出来。
  星伊偏了偏头,眼里带着一丝诱惑:“要不我认罚。”她伸出胳膊,准备用俩人小时候的办法解决:“喏,给你咬。”
  容仙盯着她的胳膊看了看,笑了:“就咬这里吗?”
  “不然呢?”文星伊看着容仙,难不成要咬腿吗?金容仙看着她,两手一左一右的按在了文星伊的身侧,在她带着一丝茫然一丝慌张的注视下,容仙身体前倾,唇张开,用力的咬了一下星伊的唇。
  文星伊的身体猛地一颤,心跳的几乎冲出胸膛,容仙已经退了回来,她看着星伊,缕了一下耳边的碎发,不经意间万般风情流露:“咬这里才对。”
  文星伊不可思议的看着金容仙。
  她这是……被一个包子给撩了?

评论(11)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