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33章

(今天倒数第二篇)

  金容仙看着星伊惊讶的样子微微的低下了头,她心里的大鼓被敲的浪里一个浪的响的剧烈, 文星伊盯着她看了一会儿, 眼神从最开始的惊讶变成了微笑。
  如果这会儿她再不做点什么是不是就辜负良辰美景了?

  星伊站起身走到容仙身边,她抓了一把容仙的胳膊, 还没干什么, 金容仙就自动缩进了她的怀里。
  星伊抱着容仙,闻着她身上淡淡的响起,“容仙。”
  “嗯?”容仙呢喃低语,心里甜蜜的要流油, 星伊这是在给她反馈么?这是说明喜欢她吗?
  文星伊的眼中满是隐忍,声音也似努力压抑着什么, “我……你再等等,嗯?”
  金容仙一下子抬起头,她看着星伊,“等啥?”用力的摇了摇头,“无论是啥我都不想等了, 我——”
  正说着, 门被敲响了,文妈在外面的声音不咸不淡:“容仙啊, 出来吃饭, 听说你不要你妈了?她很伤心,已经离家出走了。”
  金容仙一听就惊了,她连忙打开门,“出走, 去哪儿?”
  文妈不吭声,瞥了文星伊一眼,文星伊抿着唇摇了摇头,为了她跟容仙安稳的以后,她还是忍住了。这感觉就好比人要到高潮生生的逼回去,是有多么的痛苦。

  容仙看文妈不说话,她使出杀手锏,上前抱住文妈的腰撒娇:“阿姨,我妈她跑哪儿去了啊?怎么一把岁数心灵还这么脆弱。”
  文妈被容仙抱着有点晕的,闻着她身上好闻的味道,感受着她香软的怀抱,一时间有些明白为啥俩人那么喜欢抱着了。
  “她啊,去你黄姨家了。”
  “去哪儿干什么?”
  “打麻将吧,好像说要大战几天几夜。”
  ……

  几个人正说着,文爸摘下老花镜,他看着文星伊,“星伊啊,我记得你的朋友里有一个叫安慧真的是吧?”
  “你说慧真?”星伊点头,“怎么了,爸爸?”
  文爸合上报纸,“他爸爸安权的公司最近在跟咱们家合作,我听他念叨过一嘴,爸爸本不该多嘴的,但是安权这个人不大实在,在饭桌上总说他要有儿子什么的,一次合作的时候,我看见她女儿了,俩人吵了一大架,影响挺不好的。”
  金容仙和文星伊都是一惊,互相对视一眼,心想有点奇怪。

  ——
  难得的周六日,安慧真却不想回家。
  回首想一想,她的人生够寡淡,在意的人一个都没留下,现在唯一的爱人还有朋友也都不在了。
  安权回家的时候一直脸色不大好,他吃着饭对着肚子已经日渐隆起的小媳妇田悦说:“你啊,平时就别去干活了,肚子重要,慧真不是回来了吗?有什么事儿吩咐她。”
  田悦娇滴滴的,“她?我可不敢,你宝贝闺女脾气大的很,一言不合就打人。”
  “她又惹你了?”安权眯着眼睛,田悦撇了撇嘴,“她哪里惹我,她直接把我当空气。哎,我就是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
  “不要不舒服。”安权起身走到田悦身边,他半蹲下身子柔和的摸着田悦的肚子:“这是我们老安家唯一的希望,我儿子可是一点差错都不能出。”
  田悦抿了抿唇,笑着说:“不给我气受就好了,现在人都讲究胎教。”
  俩人正说着,安慧真左手拿着一瓶啤酒走了下来,她看到俩人这恩爱的模样轻蔑的抽了抽嘴角,径直往门口走。
  安权阴沉着脸叫住她,“站住,你去哪儿?”
  安慧真耸了耸肩,“我听人说胎教不好了,干脆别跟这烦人,出去住。”
  “混账。”安权压着声调,“你一个姑娘家家有家不回,尽在外面露宿像话吗?”
  安慧真对于吵架这事儿一向是行内人士,她浑身上下都是轻蔑,“所以我才留地方给你那宝贝儿子啊,是不是,爸爸?”
  “爸爸”两个字让安慧真叫的格外重,安权听了怔了怔,他放缓语气:“闺女,你是不是生爸爸的气了?爸爸也是担心你,你看你在外面那些狐朋狗友哪个不教坏你?就说上次那个——”
  原本嬉皮笑脸的安慧真听到这话脸立马冷了起来,她看着安权,双臂抱在怀里:“该断的我已经断了,你如果再用那些乱七八糟的手段去威胁,去找她麻烦,别怪我反脸不认人。”
  “反了!”安权猛地一拍桌子,“我抽死你这个不孝女的。”身边的田悦吓一跳。
  安慧真眯着眼看着他,“我是不要脸,这辈子你是我爸是让我最没脸的事儿,我告诉你,老安,我住在这儿是遵从奶奶的遗愿,跟你半分钱关系都没有,你没养过我,就不要管我。”
  安慧真冷笑:“管好你那肚子里的乖儿子,别出辛辛苦苦养的儿子不是自己的。”田悦听了眼中一惊,不可思议的看着安慧真,安慧真嘲讽的看着她,以为她是个学生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么?有些人,有些事儿别做得太绝。
  “你!!!”安权脑袋被气得直发晕,眼看旁边田悦哭的梨花带雨,手不停的摸着肚子,安权快步走到安慧真身边,伸手就是一巴掌。
  安慧真冷笑,身体微侧,她一手抓着安权的手,猛地向后一扭。
  安权“哎呦”一声,疼得脸色都变了,“反了反了,你敢打你老子!”
  安慧真轻蔑的摇了摇头,手往前一推,安权顺着惯例小跑了几步才缓过劲儿来。
  安慧真把酒瓶扔到一边,她歪戴上帽子,用力的往下压了一压,“我再说一遍,不要碰触我的底线,你要是再去找丁辉人的麻烦,这个家都别想好过。”
  说完,安慧真重重的摔上门出去了。
  田悦哭的花枝乱颤,“没法过了,这日子没法过了,你看看她,目无尊长,连你都敢动手。”
  安权坐着深吸一口气,“她这是从小野大了,一时半会改不了,你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还不一般见识?”田悦用纸巾擦着眼泪,“你看看她,都说的是什么话?”
  安权重重的叹着气,用了好半天的功夫,他安慰好田悦把她送进屋睡觉去了。
  坐在客厅里,安权闷头抽着烟,脑子里翻来覆去都是女儿的话,到了最后,他实在忍不住了,拿起手机拨了过去,“喂,小孙,给我查一件事儿,啊,对,你给我查一下丁家的背景。”

  ——
  酒吧里,安慧真门头喝着酒,站在她一侧的酒保早就跟她熟了,“咋的,你跟那女朋友还没好呢?还跟我这借酒消愁。”
  安慧真不吭声,又是一杯酒下肚。
  酒保短发戴着耳钉,铁T一枚,“哎,安慧真,不是我说你,你这样是不行的,你看我家媳妇,时不时撒个娇什么的,这样的可爱的女朋友都是需要哄的,她们没有安全感。而且你总这么放着丁辉人你放心吗?我听别人说她现在可抢手的很,不少人贼着呢,你可千万别一失足成千古恨,这样长得又好对你又没的说的女人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关键是你俩可是让人羡慕的青梅竹马啊。”
  “你懂个p。”安慧真的声音冷冰冰的,“再废话弄死你。”她何尝没听过丁辉人的种种消息,只是分手是她提出来的,就算心里再难受,她也没有权力再去干预丁辉人什么。
  酒保:……
  知道安慧真的脾气,酒保不敢跟她再说话,而是尽量的把酒精浓度调的稀了一点。

  安慧真就是买醉了遮着半边脸也挡不住本就有的气质,更何况这忧郁买醉的样子正对成熟小姐姐们的胃口,不一会儿,就有一个一身红裙的女人端着酒杯过来了。
  她如蛇一般的手缓缓的抚上了安慧真的锁骨,柔声细语:“怎么一个人买醉啊?”
  安慧真厌恶的起身,不顾女人的错愕,她穿过层层人群,走到了后院。
  两手无力的搭在篱笆旁,安慧真抽着烟,看着对岸波光淋漓的喝水,风一吹,酒气上头,脑袋有些不听使唤了,那些曾经压抑了许久的画面排山倒海的翻滚而上。
  是最初见面时的青涩。

  “你找我?”
  “是啊……我找你……”
  “呵,你是丁辉人吧?”
  “我是。”
  “很高兴认识你。”
  “me too!”
  是她那份自己永远无法超越的勇敢。
  “我喜欢你!”
  “你为什么躲着我?”
  “我就是喜欢你就是喜欢你!”
  是初吻的那份甜蜜。
  “你的初吻我拿走了,从今以后,你就盖上我丁辉人的印章了,在敢跟那些狐狸精纠缠不清,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是分别是的那句委屈的:“我哪里做的不好,我改。”


  烟头落入水中,安慧真仰头深吸一口气,不知不觉已经泪流满面。
  河边的风吹得更大了,安慧真刚刚流下的泪水就被吹干,这样也好,她这样的人本就不适合眼泪。从小到大,似乎所有人都在告诉她要坚强,唯独那个人,总是爱怜的看着她,“我疼你,不要把所有话都藏在心里,你也是女人,是我喜欢想要倾心疼爱的女人。”
  当眼泪再一次汹涌的流下时,安慧真的背后被人用力的抱住,她的身体一僵,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你个坏女人!”
  身后的人仿佛用了最大的力气狠狠的抱着她,抓住她的胳膊,用力的咬了一口。

评论(7)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