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31章

  其实倒也不是丁辉人, 在她看来, 金容仙这人可能揍天揍地揍她也不可能揍星伊。可眼前的一幕,彻彻底底让她傻眼了。这……是真的么?
  金容仙委屈的坐在地上,不可思议的看着文星伊, 眼泪飚的大鼻涕泡都要出来了。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金容仙看到有除了她之外的人摸文星伊头发后整个人就暴躁了。
  篮球除了竞技精神还能体现什么?
  看谁会下狠手啊!
  金容仙拍着球接二连三的向肖天河挑衅,很快的, 肖天河的耐性就被耗光了,她把篮球往地上一拽, 上前就推了金容仙一把。
  金容仙这些年可不是白看安慧真长大的,肖天河的手伸过来那一刻,她的腿上用劲儿, 内心已经开始演习该有的表情。
  所以当肖天河的手那么一身,容仙“啊”的一声,整个人往后弹出去有一米远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假摔摔的逼真,真到让肖天河看着自己的手愣神,还以为自己拥有了超能力。
  整个表演系一下子就乱套了, 卧槽, 这老大被人打了, 不能忍了!同志们,抄家伙上啊!体验友谊的时刻到了!

  大家篮球也不打了, 上前厮打成一团,很可惜,表演系的都是一些奶油小生小白脸, 跟管理系打了几下后就自感能力不足,当好几个效仿金容仙直接摔飞之后,瞬间丢盔弃甲,纷纷抛弃老大,副队长还算有点义气,她偷偷拉着容仙:“走啊,老大,撤,扛不住了。”
  金容仙可不干,副队长有点急,“走啊,面子算什么,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金容仙一股脑的从地上爬起来,冲上前就要去推肖天河,生怕她惹祸的文星伊冲了出来,一下子挡在肖天河面前。
  “金容仙,你要干什么?!”文星伊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金容仙,这运动场可是有监控的,容仙上次闹事还没完全了结,如果再被录下来,保不齐这段时间的苦劳没有,还得落个处分。金容仙不可思议的看着她,肺都要气炸了。站在文星伊身后人高马大的肖天河看到文星伊这英雄救美的样子立马变成迷妹,两手缩着:“星啊,还好你来的急事,人家好怕怕。”
  星???
  金容仙这火爆脾气冲上了她,她躲过文星伊去够肖天河,肖天河这会也算是看明白怎么回事,知道金容仙为什么发脾气了,她用了歪招,就是躲在文星伊身后不出来。
  眼看着围着的人越来越多,文星伊怕把事情闹到,不轻不重的推了一把金容仙:“你行了!”
  金容仙的所有注意力都在肖天河身上,她压根就没去管星伊,也猜不到她会推自己,于是,这么一推真的有了千斤万马的效果,金容仙一个不稳,跌坐在地上,扎扎实实的摔了个大屁墩儿。
  金容仙像是不相信一般看着文星伊,半响之后,在嘈杂纷乱的人群中,做出了所有人都没想到的动作。
  金容仙不可思议的看着文星伊,眼里都是受伤:“你……你居然打我。”
  文星伊也没想到她下手这么重,连忙过去扶金容仙,却被管理系的一帮人拉住了,“快撤快撤,教导主任要来了,别理她,表演系假摔世界出名。”
  肖天河这会得意了,她上前一步正要嘲讽金容仙几句,冷不丁的,肩膀被人拍了几下。
  “谁啊?!”她以为有不服的凶神恶煞的扭头去看,就看见戴着鸭舌帽挡着脸的安慧真对着她挑了挑眉,一手抓住她的胳膊,在肖天河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之际,身体在空中划了一个凄惨的弧度,伴随着一声惨叫,她被安慧真重重的过肩摔摔在了地上。
  安慧真可是揍人老手,打完人后她低调的把帽子往下压了压,迅速随着人流撤出训练场,那作案手法老套的让人咋舌。
  等所有人都快撤干净了,穿过拥挤看热闹人流的丁辉人匆匆忙忙的跑过来,“怎么了?怎么了?”
  坐在地上的容仙已经让人架了起来,她哭成了泪人,直接钻到了丁辉人的怀里。
  丁辉人摸着容仙的头发,手拍着她的肩膀:“乖了,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表演系的围观群众下巴都快掉了,卧槽?这难道就是老大传说中的绯闻女友?


  ——
  金容仙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当然,这十几年来她就没变过,还是那老的一套我不跟你玩了。
  只是以前是小打小闹,这一次,她是真生气了。
  金容仙被教导主任叫过去一顿批,骂完之后她黑着脸直接跟导师请假了,导师知道金容仙的脾气,平时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其实不好惹。
  文星伊给容仙打电话没打通,也意识到今天晚上事儿的严重性,她守在宿舍大门口等着金容仙。
  足足等了一个小时,容仙没等着,丁辉人倒是扭打扭打的穿着小短裙从楼上走下来了,她一看见文星伊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文星伊可不吃她这套,直接抓住了她的裙子,丁辉人惊呼一声,屁股差点露出半个。
  “你干什么,文星伊?!”丁辉人涨红了脸,星伊有些着急,没空跟她废话:“容仙呢?”
  丁辉人有点生气,“哟,你还知道找她。”他们四人组平时看起来和和谐谐的,大家好的不行,其实暗地里金容仙跟丁辉人搞小团体已经搞很久了,文星伊睁一只眼闭只眼的没搭理两个人,没想到两个人还弄出了气候,一个鼻孔出气。
  “你捣什么乱?人呢?”文星伊的声调抬高,面色也清冷下来,一股逼人的冷气袭来,丁辉人立马松下来,“我不知道啊,容仙很伤心,没想到你会动手打她。”
  “我没有。”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文星伊有一种跳进黄河洗不清的感觉。
  丁辉人很生气,“怎么没有呢,我找朋友看了现场的视频回放,你的确动手了,我跟你说,这次我绝对站在容仙这边,家暴这种事儿绝不能杜绝,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丁辉人都这么气势汹汹,更不用说容仙了,星伊想了想,问丁辉人:“她回家了?”
  “才没有。”丁辉人一开口就露馅了,文星伊不说话,就那么看着丁辉人。
  丁辉人低下头不吭声了,文星伊一看就急了,“胡闹,这都几点了,她一个人走多危险!”

  ——
  金容仙的确就那点本事,被星伊打了之后直接买票回家了。
  她到家的时候已经凌晨了,悄悄打开门,金容仙一想到星伊对她做的事儿就掉眼泪。
  她也不说话,先是走到爸妈的房门前听了听,安静一片,确定没有什么辣眼睛少儿不宜的画面,她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容仙也不说话,就那么站在爸妈的床头掉眼泪。
  金妈睡得挺好的,迷迷糊糊感觉有什么东西湿漉漉的,她缓缓的睁开眼睛一看,吓得“嗷”的一声。
  容仙在火车上奔波了一夜,披头散发,脸也没洗,面色苍白。
  金妈还以为哪儿来的女鬼。
  这下好了,金妈一嗓子吼的金爸也醒了。
  看着爸妈惊恐的样子,金容仙突然有了一种回娘家的感觉,她一下子扑进了金妈的怀里,“妈,唔,妈妈,呜呜……”
  “怎么了?怎么了容仙?”金妈抱着她,冲金爸使眼色,金爸赶紧说:“怎么了,容仙,谁欺负你了,星伊么?”
  容仙感动极了,“你们怎么知道?”
  金爸一本正经,嗨,除了星伊还有谁能让她宝贝女儿哭成这样,他心里是这么想的,脸上非常痛苦:“因为我是你的爸爸啊,最疼爱你的爸爸,你有什么事儿我当然第一个知道。”
  金妈一胳膊肘给金爸弄一边去了,她抱着容仙:“怎么了容仙,你这会不是篮球比赛么?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我很伤心,妈,很多话先不说了,我需要时间消化。”容仙很痛苦,她虽然缺心眼,但还是知道这事儿不能告诉爸妈的,要不以后准担忧她嫁给星伊后再挨揍。金爸赶紧说:“姑娘,你先睡一会儿,然后爸去做你爱吃的馅饼,嗯?”
  金容仙摇了摇头,一脸的生无可恋:“我已经痛苦的寝食难安了,还提什么肉饼?”

  整整一上午,容仙都在昏睡中度过,金爸的馅饼热了好几遍,直到十二点,容仙起床后一口气吞了六个大馅饼。
  金爸和金妈看的一愣一愣的。
  “容仙,你跟星伊到底怎么了?平时不是好着呢么?”金妈小心翼翼的问,虽然说两个女娃娃在一起不是她们希望的,但是看女儿难受成这样,她还是很好奇的。
  容仙低着头不吭声,眼泪噼里啪啦的掉下来,一时间又哭成了一个委屈的包子。
  金妈怎么劝也没有用,正无奈着,门铃被按响了,金爸起身去开门,他从猫眼里一看,惊了,他转身冲宝贝女儿小声说:“是星伊!”
  容仙立马抬起头,哪儿还敢哭,金妈反应迅速,“你去厕所藏着,我们帮你打掩护。”
  金容仙听了立马听懂了。
  俗话说得好,爹怂怂一个,娘怂怂一窝。
  当文星伊走进金家后,她眼睛因为熬夜布满了血丝,居高临下的往那一站,她皱起了眉:“叔叔,阿姨,容仙藏哪儿了?”
  躲在厕所里的金容仙心都悬起来了,这一次要看她爸妈的掩护功力了。
  金爸和金妈坐在沙发上,俩人看着文星伊极其默契的用手往卫生间指了指,“在那里呢。”

评论(3)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