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30章
  要说在打架方面的天赋, 金容仙远远不如从小就是大姐大的安慧真多, 但她贵在够拼。她真的是吃奶的劲儿手使出来了,这会儿也不管多丢人了, 她抓紧了安慧真的头发, 死也不放手。
  “你到底放不放!”安慧真涨红了脸, 她都快气炸了,从小到大, 她最在意的就是面子,今天在所有人面前面子都丢光了。
  “你就是个渣你知道吗?”金容仙咬牙,就算是电量几乎要耗尽也不松手。别人不知道丁辉人对安慧真的付出与迷恋,她最清楚,这俩人就算是分她也要为闺蜜讨个交代,打死这没心没肺的坏东西。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安慧真使大招了,她用了一个背摔,重重的把金容仙摔在地上,可金容仙就算到了地上也没撒开手, 安慧真简直要被金容仙揪成了裘千尺。

  队伍里的文星伊看到这一幕受不了了, 她哪儿还管什么纪律不纪律的, 咬牙冲了过去, 二话不说就骑在了安慧真的背后。
  卧槽!!!
  安慧真从来不知道文星伊原来这么重!
  “你放开她!”文星伊急红了眼睛, 两手掐着安慧真的脖子, 看样子是要同归于尽了。
  很可惜……
  天才也有失算的那一天。
  安慧真现在呈现的姿势是趴在金容仙身上按住她的手, 而文星伊又泰山压顶的压在安慧真的背上, 一时间金容仙有一种想死的冲动,她被压得满脸通红,肠子都快出来了。
  而对面,那个杀红了眼的闺蜜发小丁辉人大喊一声:“我来啦!!!”
  在她扑上来那一刻,金容仙用力的闭上了眼睛。
  ……


  十分钟之后,教导室门后,四个美女衣冠不整的站在门外听后发落。
  金容仙是里面最惨的,她的脖子上都是划痕,手被也戳伤了,最重要的是被三个人压得内伤都快出来了。安慧真也没好哪儿去,在三个人的夹击之下,她的头发就像是斗鸡勇士一般,飘散着,看着身边怒视她的丁辉人,她挑了挑眉,似乎调侃似无奈一笑。
  该死的!
  丁辉人这一刻真的想狠狠的给自己两个大嘴巴,都这样了,为什么还会因为她的一个表情而心中小鹿乱跳。
  金容仙恶狠狠的掰过了丁辉人的脸,“再看你信不信老娘连你也削!”
  丁辉人低下头不吭声,最可怜的是文星伊了,想她从小就是大队长,到了初中、高中蝉联班长三好学生,到了大学更是学生会主席,到头来也跟三个人站在门外等着挨训。
  金容仙心疼极了,“你跑出来干什么?没看见我马上就赢了吗?”
  文星伊叹了口气,她没看见金容仙马上就赢,倒是看见安慧真马上要急眼她要被打死了。文星伊从兜里掏出纸巾擦着容仙脸上的土,“你啊,一天不折腾就闲不住。”
  “难道我不该折腾么?”金容仙梗着脖子,老大的不开心,不管是文星伊,她朋友就丁辉人一个,不要说出气了,就是为她拼命也可以。文星伊摸了摸头发,“应该,我们容仙为了友情奋不顾身,该表扬。”
  “帅吗?”容仙看着星伊,星伊点了点头,轻轻摸着她的脸:“疼吗?”
  丁辉人忍无可忍:“你俩够了,我这还失恋呢!”
  正说着,朴智妍从屋里走了出来,她黑着脸看着四个小鬼,“都给我过来!”
  四个人低着头跟了过去,智妍歌看了看几个深吸一口气。她真是憋了一肚子气,本来她给几个人一人争取了一个荣誉标兵,这下都没了不说,事儿还捅到了领导那,非要给几个人一纪律警告,可看到四个人的履历时,领导一下就傻眼了,智妍见缝插针的总算保住了几个人。
  金容仙心跳的厉害,她抬起头看着智妍:“教官,要罚就罚安慧真吧,这事儿跟星伊和辉人没关系。”
  安慧真:………………
  朴智妍皱眉看她,“你到底发什么疯?为什么打架,好歹也给我一个借口。”
  丁辉人睁大眼睛看着金容仙,容仙当然知道不能暴露她,她忧伤的叹了口气:“我也很想知道,安慧真,你为什么打我?”
  卧槽???!!!
  安慧真整个人都斯巴达了。尼玛,从小到大她第一次见容仙这二百五灵光,居然是把计谋用在她的身上。
  “我明白了。”朴智妍点头,表情严肃:“你们三个,回去一人一千字检查,明天一早交给我,安慧真,你留下。”
  在金容仙的帮助下,三个人大事化小的离开了。

  一路上,丁辉人都心不在焉的,金容仙很生气,“喂喂喂,你不蒸馒头争口气,人家都那么对你了,你怎么还恋恋不舍?”
  对这个跟自己光着屁股长大的发小,丁辉人没什么好隐瞒的,她自嘲式的笑了笑:“呵,容仙,你说我贱不贱,就在刚才,慧真对我笑,我居然心中小鹿乱跳。”
  金容仙冰冷冷的说:“我不介意吃鹿肉。”
  丁辉人:……
  文星伊叹了口气,“好了,先去把身上拾到拾到,看看都成什么样了。”
  金容仙不吭声,憋着气看着丁辉人,丁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问:“容仙,如果星伊有一天说不跟你玩了,你怎么办?”
  金容仙一伸脖子:“我士可杀不可辱,立马从六楼跳下去摔死!晚上冤魂爬在她的床头,日日夜夜缠着她!”
  丁辉人:……
  文星伊:……

  回去几个人以光速各回各的宿舍冲了澡,金容仙刚洗完澡,文星伊拿着从医务室讨来的紫药水走了进来。
  “过来,擦一擦。”
  容仙点头,她宿舍的人都怕怕的看着她,看到星伊过来都溜走了。这声势浩大的一架是把金容仙打成红人了,谁都知道表演系一美女在操场上给体育系的王牌来了一个过肩摔,已经有人在背后叫她拼命三娘了。
  “这是从哪里拿的。”金容仙低头看着星伊说到,星伊用湿纸巾擦手:“医务室。”
  “医务室。”金容仙一哆嗦,“内什么,你有没有看见奇奇怪怪的人?”
  文星伊抬头看了她一眼,“怎么了?只有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医生。”
  金容仙点了点头,“哦,那就好那就好。”看来孝敏姐姐还是挺靠谱,并没有瞎说什么。
  话音未落,她“嗷”的叫了一声,“你轻点!”
  “轻点你能长教训吗?!”在没人的地方,文星伊露出了真面目,她生气的看着金容仙:“你这冲动的习惯能不能改一改?”
  “那我能看着我发小受委屈吗?”容仙一伸脖子,“不能!”
  文星伊叹气,“我没让你不管辉人,容仙,我们都大了,你就不能长点智慧么?”
  “什么智慧?这事儿还有智慧?”金容仙疑惑的看着星伊,文星伊无奈的看着她,“其实你可以背后下个套什么的不都行吗?”
  金容仙:……??!
  卧槽?文星伊在教她什么?
  文星伊看着金容仙:“你干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觉得我很邪恶么?”
  “还好还好啦。”容仙赶紧往回挽,“我只是……只是这种手段有点不适合耿直的我。”
  下一秒钟,耿直的金容仙又是一声喊,楼道的声控灯都被喊响了。
  四人组这一架算是打的友谊破裂了,夜已经很深了,丁辉人缩在楼道里,看着手机里她跟安慧真的合影捂着嘴偷偷的哭泣。

  打架归打架,经过了数次磨难的方阵终究还是取得了好成绩。
  一个月的军训为家长们奉献的是大家一般般的军姿,一般般的口号,以及极其貌美的容颜。
  家长们回应热烈,纷纷表示这届方阵最走心!

  军训结束本来金容仙想休息休息的,可谁知道他们大学的校长性格比较与众不同,不按常规出牌,学校星期了女子足球,女子篮球,女子排球,男子芭蕾舞,男子恰恰舞,男子肚皮舞,而拼命三娘金容仙毫无例外的被选入了系篮球队,还成为表演系女篮对队长,难得当个领导的,在表演系又算是领军人物,她展开了密集式训练。
  当然,金容仙走过的地方从来不缺桃花,跟桃花奋斗了这么多年,她也有了剪枝的经验。
  队伍里一女孩就美美,人长得娇滴滴不说,说话嗲声嗲气的,很有金容仙小时候的感觉,打篮球的时候她没事就爱往容仙怀里缩一下躲一下说一声:“吓死人家了”之类的话,金容仙权当是一个小妹妹哄着,走眼不走心。美美倒也识趣,纠缠了一阵子发现金容仙没有要理她的打算,只好把心思放在了意淫上。

  文星伊也没闲着,训练之后就是大范围的比赛,她要协调好管理系的各个部门帮助管理系学子加油呐喊,两个人那时候忙的十天半个月才能见一次面,没聊几句就被各自队友拉走了。其实最重要的还是金容仙拿少得可怜的休息时间都拿出来陪丁辉人了。
  丁辉人忧伤的看着金容仙:“你说这以后你跟星伊住一起去,我往哪儿去啊,养老院吗?”
  金容仙很善解人气,“其实我俩缺一个看大门的老太太。”
  “……”
  有了闺蜜的陪伴,丁辉人的失恋之苦缓解了很多,她开始积极投身在健身美容之中,只是无意的在校园里碰见过安慧真几次,擦身而过犹如陌生人的瞬间,她还是忍不住掉眼泪。

  日子久了看不见文星伊,金容仙心里憋得慌,球打的更暴躁了,文星伊那边也忙,最忙的是她都这么烦了还要每天被管理系篮球队的队长肖天河缠着,这肖天河长相一般人,但有一种独特的气场,非常的善解人气,整个人透出与同龄人不同的气场,人缘超旺。
  金容仙还在忙着打篮球组织队伍,不成想,就让肖天河插了空,每天黏住了星伊。金容仙一直没发现,直到管理系和篮球系两个队伍碰面,她才发现了不同。
  那一天金容仙和文星伊永远难以忘记,俩人居然身为主力前锋尬了从小到大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架。

  原本跟管理系对抗金容仙还是挺开心的,身为队长,她有意向星伊卖弄,星伊刚开始站着欣赏了一会儿,可等管理系的分数与表演系差太多时,她有些坐不住了。这……容仙好歹得给她们系一点面子啊。
  金容仙虽然在打篮球,但心思全在星伊身上,她眼看着星伊走到肖天河身边指着记分牌跟她说什么,肖天河耸了耸肩,紧接着笑着摸了摸星伊的头发。
  ???!!!
  只是那么一个动作,金容仙一瞬间就爆了,她手中紧握篮球,死死咬着下唇。
  正在看台上围观的丁辉人跟旁边的朋友吹牛逼,“切,这有什么打的啊,你往下看看,表演系拿球那个头号美女,那是我发小,再看看,旁边指挥队伍那个,那是我另一发小,都快赶上校花了吧,俩人关系好的不行,这谁赢不一样吗?”
  她正有一搭没一搭的吹着,旁边的人看着底下骚乱的队伍,捂住了嘴:“辉人,打起来了。”
  “谁啊?”丁辉人抓了一把薯条放进嘴里,眼睛偷偷扫着看台,想看看安慧真来没来。
  她朋友激动的说:“就你那俩铁发小,打起来了,快看!”

评论(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