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29章

(抱起丁辉人就是一个百米冲刺带回家)

  丁辉人觉得自己的脑洞“轰”的一声, 两个耳朵似乎停止了工作, “你说什么?”
  安慧真看着丁辉人,她脸上的笑容都没来得及褪去, 嘴唇却已经没了血色, 安慧真偏了偏头, 眼睛不看她,声音却冰冷坚定:“我说, 我们分手吧。”
  说完,她两手插兜转身就要走,丁辉人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你别走,把话说清楚!”
  颤抖的声音,悲伤的眼神,恳求的语气,丁辉人的骄傲又一次在她爱了快十年的人身上消失殆尽。她后悔死了当初无故去招惹安慧真,让她爱她爱的那么彻底,也许有很多人看不起学生时期的爱, 但丁辉人觉得她对慧真的迷恋于追逐已经耗光了她今生今世全部的感情。可没想到, 到头来还是换来这样一个结果。
  心疼, 真的是心那种揪心的疼, 疼的丁辉人忘记尊严, 只想要挽回这一切, 她多么希望安慧真只是在跟她开玩笑, 又想以前那样坏坏的把她逗哭。
  安慧真不回头, 声音冰冷:“松手。”
  “为什么?”丁辉人的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你在开玩笑是不是?我不要分开,我……我们努力了这么久才到这一步,你怎么能说放就放开?我哪里做的不好,你告诉我,我改。”
  安慧真像是聋了一般,她抓开丁辉人的手缓缓的离开。
  眼泪在脸上纵横满眼,丁辉人看着她的背影,紧紧的咬住唇。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她越珍视什么什么就越离她而去?以前俩人也闹过别扭,但安慧真从来没说过分手两个字,泪眼朦胧中,丁辉人仿佛看到了小时候那个外戴棒球帽嘴里叼着棒棒糖坏坏的安慧真,她扶着她的发笑的温柔:“傻姑娘,我怎么会离开你啊,不要怕。”
  现在她怕了,那个人也不会在意了不是么?

  ——
  金容仙跟小偷似的往训练场窜,还没到地方,就被文星伊抓个正着。
  “回来了?”文星伊的表情如常,没有一点生气的痕迹,甚至看着她的眼里还微微带着一丝丝笑意。
  金容仙咽了口口水,自觉立正站好:“星伊,对不起,我向你承认错误,我不该没跟你说就回家了,我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与无知,今天训练完毕,我会自觉呈上四百字的检查。”
  文星伊笑了,她上前拉住容仙的手:“哟,看来你这入党申请书没白写啊,小嘴一套套的。”
  金容仙盯着被星伊握着的手看了一会儿,她又抬起头哭丧着脸看着星伊,“星,你想怎么惩罚我就做吧,不要这样,我受不了你的冷言冷语。内什么……大不了我这段时间吃素。”金容仙就知道回来之后文星伊一定会各种打压她,猛足了劲儿吃了家里的一斤红烧肉,看的金爸金妈脑溢血都快犯了。
  文星伊笑了,柔柔的看着容仙,看她这样是没少受到今妈的洗礼,只是瞧那胆小的样子两个妈应该玩了个心眼,没把自己早已出柜的事告诉她。
  容仙被星伊温柔的眼神看的一愣一愣的,文星伊上前一步,脸贴着她的脸蹭了蹭,“走吧,我不怪你,饿不饿?你的行李呢?”
  ……???!!!
  金容仙的脸像是火山下的猴屁股,红的里外透彻,omg!刚才发生了什么,有谁能告诉她吗?
  文星伊往容仙的身后看,容仙伸手一把把她拉了回来,保持刚才面对面贴着的动作。
  金容仙在身高上比文星伊矮了那么一些,但此时星伊穿着运动鞋,而容仙穿了坡跟的凉鞋,她难得可以略低着头的看着星伊,眼瞅着星伊的脸一点点红了起来,金容仙的嘴快咧成两瓣儿了。她爱死了文星伊的娇羞,爱死了这种绝对掌控的感觉。
  “你干什么?”文星伊发觉金容仙的得意,推开了她,脸有些热的,文星伊掩饰性的捋了捋耳边的碎发。
  “内个,星,阿姨给你打电话了么?”容仙在星伊面前一向脸皮厚,耍完流氓该干嘛干嘛,星伊看起来心情也非常好,略微幼稚的抓住容仙的手荡啊荡,“没有,怎么了?”
  “哦哦,没事。”金容仙的内心在下暴雨,老天爷为何如此对她,她难得鼓足勇气雄赳赳气昂昂的回家出柜一次,居然没人搭理她。
  “你行李呢?你就这么回来的?”文星伊扭头看她的手,金容仙回过神来,她一拍脑袋:“哎呀,我忘慧真车里了。”
  “你哦。”文星伊戳了戳她的鼻子,“怎么不把你自己忘了。”
  “那可不行。”容仙放松了心情,嘴也开始没把门了,“怎么能把我自己忘了?那你得多难受。”出柜之后,甭管双方父母是怎么无视她的,容仙只感觉轻松了不少,从精神上就有了希望,对待星伊也没之前那么小心翼翼了,反正将来也是她的女人,不撩白不撩。
  文星伊的脸一红,她咳了一声,这坏家伙怎么从家里回来之后嘴变得这么甜。金容仙的心情特别好,她用力的晃着星伊的手,“走吧,咱回去拿,辉人也在后面呢。”
  “好,她嚷嚷了好几次要剥了你皮。”星伊笑着提醒,容仙耸了耸肩,“谁怕谁,我还不了解她,说的再凶一顿烤鸭也搞定了。”
  一路走着,金容仙的心情特别好,“星,上次我不是给你说过吗?我们导师说我底子不错,让我进入特训班。”
  “嗯,你不是说累不去吗?”
  “不不不,那只是以前的我,现在的我已经洗心革面了,我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为什么?”星伊不解的看着金容仙,容仙神秘一笑:“秘密。”
  文星伊不吭声,内心有了计较,难不成是金妈假装仁慈,又给容仙分析什么利弊的,给她施加了无形的压力,让她为了俩人的未来而奋斗隐忍?不告白?
  看着金容仙憧憬未来笑到变形的脸,文星伊叹了口气,这个二傻子。
  俩人一边聊一边往回走,没走几步,看到满脸泪水的安慧真。
  这可惊着金容仙了,就连文星伊也是睁大了眼睛,安慧真没想到两个人会回来,她低下了头快步跑过俩人。
  金容仙张了张嘴,“这……”
  文星伊反应过来了,“快走,怕是和辉人又吵架了。”
  金容仙一听最着急,甩开星伊的手就往前跑,裙子被风吹得简直都要露屁股了。
  文星伊在她身后看的一愣一愣的,要不是她了解金容仙,真要怀疑她跟丁辉人有点什么了。
  金容仙还没跑到地方就听到低低的抽泣声,她远远的看着蹲在安慧真车前哭成泪人的丁辉人,一下子就爆了。
  冲上前,容仙抱住辉人,“别哭了别哭了,有我在,怎么了?你们发生什么了?”
  丁辉人抬起头,一脸的泪痕,她看到容仙后缩进了她的怀里泣不成声:“她跟我分手,她要跟我分手……”
  卧槽!!!
  金容仙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小绵羊,嗲嗲的惹人爱,此时此刻,羊皮被丁辉人的泪水冲掉,她瞬间变成金刚。
  “你去哪儿!”文星伊伸手去抓飞奔而去的金容仙,一把抓了个空,金容仙咬着牙猛足了劲儿往外冲。
  文星伊焦虑的看着金容仙犹如练了凌波微步的背影,又看看蹲在地上的丁辉人,她叹了口气,走上前拉起辉人,“你起来。”
  丁辉人不说话,只是哭,她本来就瘦,这么一抽泣锁骨那里都凹陷下去了,看着可怜死人。
  文星伊的眼圈也有些红,声音锐利,手上用力力度,“你给我起来,你看看你把自己糟蹋成什么样了。”
  听了星伊的这句话,丁辉人的眼泪彻底崩塌了,她不管不顾的放声哭泣。
  文星伊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叹了口气,伸手将她揽进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好了,好了。”
  ……

  劝好丁辉人,丁辉人和文星伊赶回去的时候训练场上的方阵已经列好。
  朴智妍手里拿着点名册,面色铁青,看样子是动了怒。
  文星伊喊了一声报告,朴智妍看了她一眼,又瞥了一眼她身边眼睛红的跟杏似的丁辉人,她皱了皱眉:“入队!”
  刚一进队伍,就听见后面的男生小声嘀咕:“这怎么回事儿,班长还翘班?眼看着没两天就结束了不至于啊。”
  旁边的男生摸了摸下巴:“谁说不是呢,都到了节骨眼上了出这事儿,你看教官这样,八成是气急了。”
  文星伊也是心悬在嗓子眼上,朴智妍看了看表,皱眉:“你们谁看见班长了?”
  队伍里没有一人回答,朴智妍又看了一眼文星伊:“金容仙呢?这个时间她该归队了。”
  文星伊也没吭声,心里更急,金容仙的性子她了解,平时看起来软软糯糯的老实巴交,真要犯起混来谁也不怕,小时候在体育场上一对二的英勇事迹她还没忘。
  “卧槽!!!”
  后面的队伍一个人炸了,紧接着,整个队伍都跟着起哄,男生尤其更甚。
  “叫什么!谁在叫给我出去跑五公里!”那个队伍的教官怒吼了一声,瞬间鸦雀无声,男教官快步走了几步,看着朴智妍:“不得了,你们班长跟一个姑娘俩人打起来了。”
  话音刚落,安慧真跟金容仙已经打到了队伍这边,原本安安静静站军姿的队伍一片哗然。
  文星伊瞪圆了眼睛,就连沉浸在悲伤中的丁辉人都傻眼了。
  朴智妍更是惊了,眼看局势难以控制,她拿起哨子用力的吹了起来,“停停停,stop!”

评论(2)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