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28章

(复习了之后才更加体会了一个词 知难而退……)


  回到家的金容仙还在哭哭啼啼的, 她缩在沙发的一侧, 偷偷用手捂着脸。
  金妈看着电视剧,“这《欢乐颂》一天两集真是不够看的。”
  金爸嗑瓜子, “是啊, 我现在除了跟你一起看, 都不跟电视上追剧了,在网上看多块多爽。”
  “我喜欢那叫安迪的, 长得挺不错。”金妈也抓了一把瓜子,金爸摇头:“嗨,这是你们女人的看法,像是我们男人都喜欢曲筱绡那样的。”
  “拉倒吧。”眼看着战争又要爆发,俩人一起看着容仙:“容仙,你喜欢谁?”
  金容仙撇了撇嘴,“我喜欢星伊。”
  金爸:……
  金妈:……
  这缺心眼一条筋的二百五,真的是她俩生的?
  金容仙已经黑人懵逼脸很久了,她的内心陷入了巨大的恐慌。完了,完了, 她现在已经完全被搞迷糊了, 这四个爸妈到底在做陌生什么高深的计策这么沉得住气, 难不成这是暴风雨的前奏?
  一直到看完电视, 金爸进屋洗澡去了, 容仙还在那叼着手绢纠结, 她好想星伊啊, 如果星伊在肯定会告诉她这几个老头老太太到底在玩什么猫腻。

  “容仙, 过来。”到底是亲妈,金妈还是有点心疼这软包子姑娘。
  容仙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她倒是挺会撒娇,自主自动的缩到了金妈的怀里。
  金妈抱着怀里软绵绵的女儿,心里舒服了些。
  容仙贱兮兮的看着她,“妈咪,我软吧,我香吧。”
  金妈:……
  容仙一挑眉:“星伊说了,我抱着特别舒服。”
  话音刚落,容仙被金妈一脚厥出去了:“你这孩子!”
  坐在地上的容仙麻溜的起身,她看着金妈热泪盈眶,手已经抹上了眼睛:“呜呜,我就知道,妈,你们几个再怎么装的若无其事,其实心里也是很在意的。”
  金妈眯眼看着女儿,觉得她这表演系没白上,演技又上了一个台阶。
  容仙的眼泪刷的流下来了,“妈,你也知道,我从小坚强不流泪,可为了星伊,我的泪流的……”
  金妈又开始嗑瓜子,“我记得小时候你跟星伊出去玩把门牙磕了,回来哭了两天,还有一次跟辉人出去,人家把我给你买的小鸡崽抢走了,你哭了一个星期,还有一个跟安慧真出去,把猫咪丢了,哭了将近一个月。”
  金容仙嗝住了,她一看金妈这态度干脆破罐子破摔,她一个漂亮的翻身,趴在沙发上,两手两腿开始乱挥:“我不管,我这辈子就要跟星伊在一起,我生是她的人,死是她的鬼,是她让我懂得了什么时爱情,明白了什么叫山无边,天地融,才敢于君别。”
  “啧啧啧,你瞧瞧你这没文化样。”金妈忍不住吐槽,“山无陵,天地合,才敢与君绝,一句话你错几个字,容仙,你先起来,妈,有话问你。”
  “不起!”容仙撒泼了,“绝对不起,你要是不答应我,我就一辈子摊在床上,大学也不读了,影后也不当了,以后你也别想看我演的电视剧了,你喜欢那费玉清也别想见了。”
  金妈叹了口气:“内什么,容仙,你这么勇敢的向我们四个老头老太太出柜前,问过星伊人喜不喜欢你了吗?”
  噶?
  金容仙一股脑的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她瞪大眼睛看着金妈。
  金妈一拍脑门,“果然,你问都没问,你就先来跟我们出柜来了?万一人星伊要是不喜欢你呢?”
  金容仙一伸手:“不存在的。”
  “为什么?”金妈看笑话似的表情让金容仙很愤怒,“妈,你放眼看这方圆八百里内,有比我更漂亮,更美丽,跟星伊关系更近的么?”
  金妈的话给的很快:“好像也没有你这么幼稚无赖又粘人的。”
  容仙不吭声了,她的腿肚子开始打转悠,是啊,不管她跟星伊怎么好,到头来人星伊根本没说过喜欢她几个字。
  对付星伊,金妈和文妈可能都差了些火候,可对付金容仙这软包子,两个老人就游刃有余了。
  金妈声音放柔和:“容仙,人总要学着长大,先不说星伊喜不喜欢你,你觉得你以后能扛起你们的未来么?”
  金容仙点头,“当然可以。”
  “凭什么?”金妈微笑的看着容仙,就知道她死鸭子嘴硬。
  容仙指了指自己的脸。
  金妈:……
  她算是看出来了,女儿这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的要跟星伊在一起了。
  “我看你这架势是准备告白了?”看容仙的气势与决心,金妈只能退而求其次。
  这话说中了金容仙的心卡,告白?这不是一件难事,如果成功了皆大欢喜,如果失败了……容仙只觉得想想那结果就浑身发凉起鸡皮疙瘩,跟星伊形同陌路么?以前那些向星伊表白失利的男生无一不是这个结局与下场。
  想到这儿,容仙的心窝子开始隐隐作疼。
  金妈一眼就看出来了,她见针插缝:“妈妈并不是一个迂腐的妈妈,从小我就把你当做心头肉疼,自然不忍心责骂你,可是闺女,平心而论,你觉得你现在这样能养得起星伊么?”
  容仙不吭声了。
  金妈见鱼上钩,抛出最后的诱饵:“如果我是你,我不会这么冒冒失失的告白,一定要等自己有足够能力,让你阿姨和你文叔放心把女儿教给你,知道星伊跟着你不会苦日子那天再去考虑什么爱情。”
  容仙感动极了,她扑倒金妈怀里,“妈,你为什么这么开明,我好感动。”
  金妈的眼睛也红了,“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了你,妈妈做什么牺牲都行,只要你幸福。”
  “妈妈!”
  “容仙!”
  ……
  洗完澡的金爸看到这一幕张大嘴惊的下巴都要掉了,怪不得容仙从小就嚷嚷着要当演员呢,感情遗传她老婆了。

  ——
  这趟出柜之行虽然一言难尽,但容仙总算收获了亲妈的支持,她带着满满的自信上了飞机。
  在飞机上,深思熟虑的容仙觉得她妈说的真没错,她还什么本事都没有呢,就嚷嚷着想要拥有星伊了?星伊可是个天仙似的宝贝,她绝不能委屈她。
  下了飞机,金容仙正拎着箱子往外走,不远处,一个身材高高的帅气女孩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她戴着墨镜看到容仙出来,挥了挥手:“这儿,容仙!”
  金容仙一看到是安慧真身子都僵了。
  安慧真走上前,拉过她的行李箱,“坐飞机坐傻了?我来看你开不开心?”
  “……你怎么来了?星伊呢。”容仙胆颤的四处看了看,安慧真一看她这怂样就笑了,“怎么着,现在想起问星伊了?好了,快走吧,大家等着你呢。”
  走出机场,安慧真按了按手里的车钥匙,容仙看着眼前红色的轿车,眼睛瞪得滴溜圆。
  上了车,金容仙终于打开了手机,一连串的提示音响起,容仙翻看着微信短信和未接电话,除了一部分朋友的关系,还有丁辉人时不时的咒骂,剩下的都是星伊的未接电话。
  只是奇怪的是,似乎从昨天晚上开始,她的电话就没再来过,难不成这是气大劲儿了?
  “星伊,她很生气么……”容仙小声问,安慧真挑眉:“你以为呢?这么不声不响的消失,金容仙小同志,你很可以啊。不仅是星伊,你的发小丁辉人小盆友说了,等你回去非扒了你的皮。”
  金容仙听了这话心里又酸又甜的,她四处看了看:“慧真,这车是你的?”
  安慧真嚼着口香糖,玩世不恭的样子:“老头子说是要补偿我买的,怎么着,坐着还行吧。”
  金容仙点头,“那是相当不错啊。哎,有钱真好。”容仙低下头,又开始想她和星伊的未来了。
  安慧真瞅着她,“你怎么突然说这话?有钱,再有钱也比不上你家星伊啊,安了。”
  “星伊很有钱么?”容仙的声音低低的,情绪也不高,虽然成为小白脸一直以来是她的心愿,但被亲妈洗脑之后,她觉得自己为了争取以后的小白脸之路更畅通,还需要奋斗一番。
  安慧真点头,“那是自然的了,我看到过星伊她妈把给过她一张卡,说是随便刷。”
  金容仙点了点头,“哦。”她突然觉得大学之后的安慧真有些陌生,似乎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安慧真看着她微微的笑:“你是怎么了?回家一趟感觉整个人都蔫吧了。想星伊想的?”
  金容仙心不在焉,“是呢。”
  安慧真打着方向盘,“有时候我特羡慕你跟星伊。”
  “为什么要羡慕我们?”金容仙看着她,“辉人对你的感情你又不是不知道。”
  安慧真耸了耸肩,“羡慕归羡慕,我并不向往。”
  “你什么意思?”金容仙的表情立马变得不好看了,要知道这世上除了父母与星伊之外,丁辉人在她心中最重要,她看不得发小受半点苦。
  安慧真看着窗外的红绿灯,缓缓的说:“佛说这世上有“贪、嗔、痴”三苦,这三苦又都是因为情字而起,我从小死了娘,半路死了相依为命的奶奶,然后又跟了一个不知该恨还是该爱的爹,这几个字我最明白,任何感情都不要投入的太深,到头来苦的是你自己,任何感情“浅”字为妙。”
  金容仙看着安慧真手上的佛珠,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她打开了车窗,摇头:“我不这么认为。人这一生,来世见走这一遭,无论怎么活,都要让自己活得有意义。对我来说,有家人才有我,有爱人才有意义。我才不会因为害怕失去而不付出,这样太自私,对不起爱你的人,对不起你爱的人,更对不起自己。”
  安慧真怔了怔,她沉默了好久,半响,摇头轻笑:“容仙,以前是我小看你了,你长大了。”
  金容仙看着她,“慧真,辉人从见到你第一眼开始就陷进去了,她是个重感情的人,这辈子除了你怕是不会再有其他的人了,以后的日子还长,你不要再伤她的心。”
  金容仙的话让安慧真失神,一直到了训练场都没有说话。
  容仙贼溜溜的跑了下去,四处张望,安慧真看她这样笑了:“行了,星伊被选为优秀标兵了,最近正在被叫过去商量上台发言的事儿,这会还不知道你到了,没时间堵你。”
  听了这话,容仙就要开溜,不远处,丁辉人穿着飒爽的迷彩服跑了过来,她一看到金容仙就两眼冒火,一把揪住了她的耳朵,“哎呦喂,你还知道回来啊。”
  容仙疼的直呲牙,丁辉人冷哼,“还是星伊算时间算的准,你等着,她马上就来了,我要看看她怎么削你。”
  容仙一听就不干了,她推开丁辉人撒丫子就跑,连行李箱都没来得及拉。

  丁辉人看着她这样无奈的摇头,她熟练的打开慧真车子的后备箱,拿下行李。
  安慧真摘下墨镜,歪头看着丁辉人,“辉人,我刚才在路上跟容仙聊了很多。”
  “然后呢?”丁辉人扭头看着她笑:“怎么,容仙又教训你了?”
  “并没有。”安慧真盯着她的眼睛看,一看安慧真这样丁辉人有些发毛,她敛了笑容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双目对视之间,安慧真的眼神有些缥缈,丁辉人放下行李箱,贴近她:“你怎么了?”
  安慧真偏了偏头,不看她:“我们分手吧。”

评论(4)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