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26章
  人生还有这么微妙的缘分么?
  冥冥之中, 容仙身上的桃花就是打不死的小强, 朵朵绽放。
  以前的还好解决一些,都是些平辈的朋友, 文星伊几句话就摆平了, 而如今, 居然来了个领导。
  眼前的女人赫然是同学们嘴里谈论的女教官,她穿了一个迷彩上衣, 军绿色的裤子扎在黑鞋子里,利落的马尾,露出光洁的额头,身材高挑,不是那种纤瘦型,英姿飒爽,正经八本的超帅御姐范儿。她的两眼奕奕有光,她的目光徐徐在人群中移动,看到金容仙那一刻,她的唇角骄傲的上扬。呵, 这小家伙果然在这儿。
  “哎呦, 你智妍小姐姐来找你了。”丁辉人看热闹不怕被打, “啧啧, 瞧瞧那小臂上紧实的肌肉, 这肯定是练过真功夫。”
  安慧真看了看文星伊, 拆开一个棒棒糖堵到了丁辉人的嘴里, “就你话多。”
  丁辉人含着棒棒糖看了看文星伊,文星伊皱着眉,面色清冷,比起以前的情敌,眼前的这位让她很不舒服,尤其是她看容仙时眼里那势在必得的光芒。
  当事人金容仙贼溜溜的看着星伊,想着转移话题:“星,中午咱们吃红烧肉行吗?”
  文星伊转过头看着她,眼神跟刀子似的,冷冷的回答:“不可以。”
  金容仙:……

  文星伊说不可以就一定不可以,当天中午塞了一肚子清水煮冬瓜的金容仙面带菜色的开始收拾行李。她和文星伊到底不是一个系,分配的军训梯队也不在一起,也许是老天爷都想给容仙的桃花施点肥,当朴智妍走到表演系队伍的面前时,金容仙听到了大家的欢呼声,尤其是男生,大家热情如火,她的心里却发毛。文星伊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从小到大的默契让容仙知道如果她跟这个教官再有什么牵连,她也许要吃一年的清水煮冬瓜。

  不得不说,身为教官的朴智妍简直帅呆了,英姿飒爽,口号响亮,那认真的表情,挺拔的步伐,以及额头的汗水都性感极了。
  不到一天,金容仙女神的称号就被大家给废弃了,直接按在了朴智妍的身上。

  朴智妍因为年龄不大,除了在训练场上,私下跟大家也都有说有笑的。
  金容仙非常自觉,每次休息的时候她都夺得老远,这些年,除了四人组,她已经习惯了独处没什么朋友。容仙挺会给自己找乐子的,她蹲在地上数着地上的树叶,小时候她就酷爱捡树叶收藏,被文星伊说脏之后她就改成数树叶了,这本来该是一个童真的故事,可对在跟同学们废话聊天的朴智妍看到这么一幕心都碎了,真的好凄凉啊……她多想把那个撅着屁股只能与树叶为伴的少女抱在怀里好好呵护。
  “教官,你这么年轻,平时有很多业余爱好吧?”有男生好奇的问,智妍微微的笑:“还好,平日就在家看书画画,我比较宅,很少出去。”
  “哇塞”男生们一阵起哄,现在还有这么乖的美女?
  金容仙在那边听着身子哆嗦了一下,看书画画?难不成是在梦里?她那一日虽然喝多了,但是朴智妍可是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眼神,那谈吐,绝对是泡吧老手。还有……那可是个拉吧,她在那意味着什么?
  似乎是感觉到了教官对容仙格外重视,身边有同学跟着说:“那是我们系的系花,叫金容仙,好看吗,教官?”
  朴智妍含笑的点了点头。
  同学继续:“人长得没的说,你要是跟她去说话聊天,她肯定也很热情,但是她的好朋友不在我们系,平日里她也不会主动结交谁,她好朋友也是个美女,听说是管理系的系花,嚯,看着那叫个高冷。”
  另一个同学跟着八卦:“你懂什么,美女都有自己的交际圈,行为也都比较古怪,上次我还看见金容仙缠着她那朋友跟她玩玻璃球呢。”
  “我也看到一次,看到俩人在操场上玩跳房子。”
  ……
  朴智妍很有耐心,她并没有冒然的接近容仙,任金容仙在地上数树叶熟了足足一个星期,把自己从白嫩绵软的小花猫直接拆成黑皮野猪的时候,她才走了过去,“给你。”
  “这是什么?”容仙看着她手里拖着的小盒子,朴智妍勾了勾唇:“防晒的,快收起来吧。”
  金容仙摇了摇头,“我有的,星伊给我准备了,我只是……”这话让她怎么好说出口,她总不能告诉教官,她只是懒得抹?
  朴智妍笑的灿烂发,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把小盒子塞进了她的手里。
  在那个年龄段的少男少女们没有了学习的压力,整天浪里个浪的最擅长什么?
  那绝对是八卦绯闻啊。

  当天下午,跟丁辉人一块休息的文星伊听到身边人八卦。
  “哎,你们听说了没?表演系那边的教官是个美女,贼漂亮那种,身材也爆好。”
  “再好看能好看到哪儿去,有咱系花美吗?”
  “你懂什么,咱们现在这个年龄是美的天然,美的纯粹青春,教官那个年龄则是成熟美。”
  “对对,我见过,那种又帅又美的感觉,我下午还看见她给一个满孤僻的女孩送东西呢。”
  听了这话丁辉人笑了笑,“孤僻的女孩?听着怎么这么像我容仙?”
  文星伊眯了眯眼睛。
  “是啊,那女孩刚开始还害羞不收,后来被教官的电眼一电,直接伸手抢过去了。”
  “哈哈,还挺可爱啊。”
  “是啊是啊,听说那女孩长得也特漂亮。”
  “啧啧,怪不得有这么好的待遇。”
  ……
  丁辉人哽住了,“卧槽,伸手抢过去?不会真是容仙吧。”文星伊没有说话,心里叹了口气,这傻姑娘到底什么时候能让她省省心啊。

  下午的时候调整方阵,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说是要从新生里抽出走的不错的尖子生特训,组成表演方队,到时候汇报表演的时候还给家长看。
  金容仙原本听着挺开心的,尖子生特训队?不用说啊,她一定选不上,就她这种正步提的软绵绵的,教官是瞎了眼才会选她。
  可容仙再一次低估了这个看脸的世界,她不仅被选上了,听说还要被排在第一排。
  金容仙一口拒绝了,拜托,她又不是交际花,怎么能这么卖脸!关键是她才不想去出那个风头,本来跟星伊见面的时间就不多,要是再被拉去特训,她还不得相思成疾。
  “教官,我不想参加。”容仙直接就说了,她一向不委屈自己。
  朴智妍看着她笑了笑,“为什么?”
  智妍一笑就露出两个小梨涡,看的容仙很想上去捅一捅,真奇怪,为什么这个人跟上次在酒吧里出去完全是两种感觉。
  金容仙伸着脖子,答的铿锵:“我觉得我自己走的不咋地,不想给队伍抹黑。”
  “后期是可以训练的。”朴智妍笑容不减,金容仙用力摇头:“报告教官,我从小体质就不好,尤其是不能高压,一有压力我就更走不好了。”
  “真的?”朴智妍看着金容仙,她忍着笑,这人,果然一如既往的可爱。
  金容仙用力的点点头,眼看胜利在望,旁边一个男教官走了过来,“智妍,名单定了吗?这是管理系的挑出来的女同学,给你。”
  管理系的?!
  金容仙像是被火钩子戳了屁股,把脖子伸得老长去看,一眼就看见名单第一个——文星伊的大名。
  很显然,朴智妍也看到了。
  朴智妍叹了口气,拍了拍金容仙的肩膀,“既然这样,容仙同学,我们本着关爱同学的心情,同意你不加入方阵了。”
  “不不不。”金容仙连忙摇头,“教官,我想好了,为了队伍荣誉,我还是要牺牲一下小我。”
  朴智妍笑着摇头,“千万别勉强,都和平年代了,说什么牺牲,你好好的吧,我再找个人替你。”说着,她拿着名单就转身,容仙一把抓住她的手,都快流泪了:“教官,你就同意我加入方阵吧,我保证做鸡做狗报答你!”
  周围一下子投来无数目光。
  唐歌咳了一声,“好吧。”
  当天下午,这一幕经过同学们口口相传,变成了另外一番味道。
  “听说表演系的金容仙似乎对咱教官有意思啊,说要给她做鸡做狗生娃娃!”
  “omg,不愧是表演系,这么开放?金容仙是谁?那个班花么?”
  “什么啊,人家可是系花,多少人追都不上心。”
  “教官魅力真是大,这才一来就把人收复了,讲真的,我觉得两个美女在一块特养眼。”
  ……
  方阵最前面的三人组听着这话表情各异,安慧真是下巴都快掉了,丁辉人也是吃了榴莲的表情,文星伊冷冰冰的,眼睛像是刚去北极转了一圈,浑身上下都被雪霜沾染。
  不一会儿的功夫,朴智妍就昂首挺胸的走了过来,她身边跟着的金容仙给她拿着椅子,狗腿兮兮的,当看到第一排的文星伊时,她眼睛一亮,心都飞起来了,终于啊……终于又跟她家星伊混到一起去了。
  “归队吧。”
  朴智妍的声音很柔和,听得方阵的同学们心都酥了,可当容仙进了方队后,她的气势立马不同了。
  “你们都是各个系选出来的优秀标兵,代表我们学校,不要想着偷懒,我对你们只会比之前更加的严厉!”
  朴智妍训话的时候气势十足,声音洪亮,容仙笑眯眯的看着身边的星伊,真好,真好,只要能给星伊在一起,累死她都行。

  “为了增加体力,更好的练习方阵,从明天开始,每天早上我会亲自带着你们跑五公里。”
  人群中一阵熙攘,大家吓得肝胆俱裂,五公里?开玩笑,五百米都要累死个人。
  “下面,我先排一下方阵。”朴智妍基本是按照身高排的队伍,金容仙比文星伊矮了那么一些,文星伊被分配到她的正后方,而大高个都被安排在后面,安慧真更是荣幸,直接成班长了。
  她站在朴智妍身边,精神抖擞,口号洪亮,眼神都是得意,一点不比教官差。
  跟金容仙站并排的丁辉人看着心里不舒服,容仙发现了,小声说:“吼吼吼,你又吃醋了?”
  丁辉人皱眉,“我就是吃醋了人家也不放在心上。”
  “你干嘛?又吵架了?”金容仙无奈了,丁辉人摇头,目光有些失落,“你看看她,现在眼里有我吗?”金容仙先扭头看了一眼星伊,笑了笑。
  “第一排第三位同学,出列!”朴智妍一声吼,金容仙吓得一哆嗦,上前一步出列。
  “你在笑什么?军训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不知道吗?”朴智妍训起人来有模有样的,金容仙瞬间变成了委屈的包子脸。这教官难不成背后长眼睛了?
  “回答问题!”朴智妍的声音清亮,金容仙咬了咬唇,豁出去了,她握着拳垂着头半响,等她再抬起头的时候眼睛已经满是泪水了。
  围观群众:……
  朴智妍也是一怔,“你……你哭什么?不知道部队有一句话叫做流血流汗不流泪么?”
  金容仙咬着唇,声音哽咽:“没有,教官,我刚才笑是因为我开心,站在这样一只铿锵有力的队伍中,我感到了无比的自豪。”
  一旁站着的安慧真忍不住了,直接笑喷了。这要是容仙出道,别说金鸡影后了,就是金鹅也得被她拿下。
  朴智妍正愁下不了台呢,她迅速就被安慧真的笑声吸引。
  安慧真:……
  到最后的结果就是金容仙可歌可泣的感言被总教官知道表扬了一顿,而安慧真被罚操场跑了十圈。

  等安慧真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要累残了,还要继续参加训练。文星伊无奈的看着金容仙,容仙盯着她得以洋洋的笑,看吧看吧,她现在终于可以随便笑了。要不是在方阵里,丁辉人真想一脚踹容仙屁股上,整这么一出戏不说,让她看慧真呢,她看星伊干什么?这人是寄生虫吗长在文星伊身上了?
  “别急啊。”金容仙打眼望去,果不其然,安慧真的目光没有一丝一刻的在丁辉人身上停留,她和丁辉人平日里虽然互相挖苦坑害的,但到底还是发小老铁的关系在那,看到这儿,身为娘家人的她不禁有些心酸:“安慧真怎么能这样啊,你对她这么好,恨不得把心都掏出来给她。”
  “连你都懂的道理,她怎么会不懂。”丁辉人的眼神黯淡,容仙不想她不开心,“什么叫连我都懂得道理?说的我好想没脑袋似的,安啦,她可能是刚当班长兴奋了。”
  丁辉人摇了摇头,看着金容仙语重心长的说:“容仙,记住,在两个人的爱情上,谁先动心谁就输了。”
  这话说的金容仙心中一跳,谁先动心谁就输了……那她岂不是输了个稀巴烂。还好,还好,输给星伊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

  “行了,中午给你们放个短假,大家休息一下,调整迎接接下来的训练。”朴智妍到底还是比较通情达理的,她毕竟带的是女队,其实说什么气势声势,到最后走的差不多还不是看脸?艺术类的大学谁还管你什么才艺,有容有貌就行。
  “解散!”
  一听说解散,容仙都要跳起来了,她一把抓住星伊的胳膊摇呀摇,“星!我想死你了!”
  金容仙还真的是整个人都跳起来了,蹦蹦哒哒的像个小学生,文星伊拍了拍她的手,目光落在朴智妍身上,智妍挑了挑眉,摇头轻笑,真是个孩子。
  文星伊怔了怔,这什么情况?难道是她误会了?
  “星伊,星伊,你有没有想我啊?”容仙的声音嗲的人鸡皮疙瘩直起,安慧真歪戴着帽子走了过来,“走吧,去小卖部买汽水喝去,一会其他方队也解散了人该多了。”
  四个人老样子走在训练场上,丁辉人感叹:“一眨眼我们都从孩子变成大学生了,这简直跟梦一样。”
  安慧真咬着冰,笑了:“怎么,想起你当年怎么对我展开热烈追求的了?”
  丁辉人翻白眼,“谁还没有年少轻狂的时候,我不就是被你的美貌给迷惑了么?”
  “我现在就不美了?”安慧真不知道什么原因,从小的自信就一直没消失过。
  俩人正说着,一个高个男生跑了过来,塞给丁辉人一个信封就跑掉了。
  丁辉人拿着信封瞠目解释,安慧真看着那粉色就笑了,“什么年代了,还这么青涩。”
  “你都不生气吗?”金容仙好奇的看着安慧真,她们是情侣啊,平日里都在一起,不会生气吗?
  文星伊握紧金容仙的手,金容仙撇嘴:“干嘛,你不想让我问?我偏要问。”
  “你要问什么?”安慧真永远是一副对什么都漠不关心的吊样,金容仙看着她,“身为辉人的娘家人,我想问问你,你是怎么看待和辉人的感情。”
  安慧真从兜里掏出一颗烟,知道这边不让吸烟,她放在鼻尖闻了闻,语气轻佻:“今朝有酒今朝醉。”
  听了这话,原本还带着一丝期待的丁辉人的脸一下子白了,一直对这些事儿不闻不问的文星伊皱了皱眉:“慧真,你这话过分了。”
  “嗨,我跟你们说这个干什么?”安慧真挥了挥手跑人了,看都没看丁辉人一眼。
  金容仙整个爆炸了,“这什么人啊!”
  丁辉人默不作声,眼眶红了,文星伊欲言又止,看她难受还是说了,“辉人,慧真她的家庭你是知道的,我想这些话不是出自她本心,她只是怕失去。”
  “我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她。”丁辉人的声音哽咽,安慧真自小没有妈,最亲的奶奶失去之后,又冒出来一个腾空出世的爸爸,她的内心远没有看起来那样乐观自信,只是这些年她早就习惯了伪装自己,就连最亲近的人都是如此。
  “那她这么说也不对啊,言语最伤人,就像是我,从来都不对星伊说凶话。”容仙看着星伊的眼神像是粘着蜜,“我可舍不得。”
  “你哦。”文星伊刮了刮她的鼻梁,丁辉人深吸一口气,“你们俩可不可以别跟秀了?暂停一下,我还难过呢。”
  ……

  吃中午饭的时候,金容仙格外的开心,前些日子文星伊都对她爱答不理的,唯独今天,态度一下子转暖,还给她夹菜,恢复了常态。
  趁着金容仙去盛第三次饭的功夫,丁辉人看着文星伊:“你这是干掉情敌了?”
  不愧是从小玩到大的,文星伊一直觉得丁辉人以后会是个厉害人物,很多事一点就通,一看就穿,“嗯,那教官心里的人不是她。”
  “你怎么这么确定?”丁辉人好奇的问:“不是她总追我们容仙?”
  文星伊看着容仙跟着分菜的师父讨价还价的样子,摇头浅笑:“也许,她太可爱了吧。”
  ……
  被这突然起来的狗粮撒进了嘴里,丁辉人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哎,我就不明白,都是人,安慧真为什么不能像容仙那样让人放心一些?”
  文星伊看着她,“金容仙这样还让人放心?”
  “不是么?”丁辉人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她虽然招惹的桃花不少,但是她的心里眼里都只有你一个人,你看她除了你对谁上过心。就因为你上次生气,她宁愿不交朋友,你知道吗?表演系有一个数树叶孤僻的小姑娘,非常出名。”
  文星伊听了有些欣慰有些心酸的,“有些时候,我也是控制不住自己。”
  “所以我才羡慕你们啊。”丁辉人的情绪低落极了,“你们之间可以毫无顾忌的表达彼此的情绪,甭管是开心的还是消极的,永远不用害怕对方接受不了离开,不像是我跟她,我一直在演,这些年有些累呢。”
  文星伊看着她没有作声,感情的事儿,再好的朋友不是当事人也不能干涉的太多。
  不一会儿的功夫,金容仙跑了回来,她开心的看着星伊,“星,可能是被我的美貌迷倒了,大厨给我两个鸡腿。”
  “你吃那么多?老师不是让控制体重么?”表演系对体重和容貌要求不是一般的苛刻,文星伊提醒着容仙。
  金容仙才不理那套,“放心吧,运动量这么大我吃不胖的,再说了,胖怎么了?你不知道胖子抱着舒服么?”
  文星伊捏了捏她肚子上的软肉,“对,有游泳圈还淹不死。”
  “哎呀,讨厌了你。”金容仙娇羞了,脸有些红,“有你在呢,怎么会让我淹死?”
  丁辉人忍无可忍,“你们俩是当我瞎吗?”

  ——
  被选入方队的人果然一个个要经历非常规的训练。
  一大早上就被紧急结合号吹醒,金容仙跑步的时候眼睛都睁不开,文星伊伸手拉着她,丁辉人也是汗如雨下。
  安慧真跑在队伍的最前面,她可是体育特长生,这点体力对她来说是小意思,她身边跟着一个同系的朋友,长相甜美可爱,身材娇小,俩人有说有笑的聊着,丁辉人看的心里烦躁,提脚给了金容仙一脚。
  金容仙被踢醒了,她正想发脾气,冷不丁的看着发小委屈的样子瞬间明白了。
  她咬着牙,一股脑的跑到了安慧真身边,冲她甜甜一笑。
  安慧真:……
  她怎么觉得没什么好事?
  “哟,你谁啊?长得真可爱。”容仙斜眼睥着那女孩,女孩有一对虎牙,笑起来甜甜的,“我认识你,你是金容仙,我叫甜甜。”
  “你认识我?”容仙笑了,她挥了挥手:“来来来,跟我去边上跑。”
  “好啊。”甜甜毫不犹豫的抛弃安慧真,跟着容仙跑了。
  安慧真挑了挑眉,放慢速度,跑到了文星伊身边。
  “干什么?”文星伊看着她,安慧真冲金容仙的方向努了努嘴,“喏,就是你那个为了闺蜜出头见义勇为的宝贝。”
  “怎么了?”文星伊看着容仙,这孩子长大了,知道心疼身边人了。
  安慧真坏笑,“身边那个是我学妹甜甜,正跟我打听容仙呢,她就过来自投罗网了。”
  文星伊:……

  几分钟之后,金容仙红着脸跑了过来,她看着安慧真直咋舌,“你们体育系太开放了。”
  “哈哈,是啊,咋了。她提什么非理要求了?”安慧真笑的肆意,丝毫不顾及身边的丁辉人。
  金容仙气喘吁吁的,委屈的看着星伊,“我长的多么的端庄,为什么那什么甜甜的问我要不要出去开房?”
  ……
  文星伊气急败坏的捏住金容仙那张端庄的脸,“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这儿,哪儿也别去!”
  早上的五公里在文星伊的飞醋中结束,到了站军姿环节,大家的力气基本都被耗光。偏偏朴智妍像是跟金容仙对着干似的,不停的给她矫正姿势,手从上到下把她摸了个遍,后排的文星伊眼睛都快喷火了,这算什么?
  朴智妍挑眉看着文星伊,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看来真是她猜测的那种关系。
  金容仙也是浑身难受,她总觉得自己可能有接触恐惧症,不然从小到大,她只能勉强跟丁辉人牵个手,除了星伊之外,其他人接近她,她怎么觉得浑身难受呢?还有这教官也太骚包了吧,给人训练呢,干嘛还弄得这么香喷喷的,头发也是,部队咋不给她剪成短发?
  站了十分钟的功夫,金容仙的身子向前,软软的倒了下去,她身后的文星伊看着心都快跳出来了,连忙上前去抱她。
  “怎么了?”朴智妍快步走了过来,星伊摸着容仙的脑门,“可能中暑了。”
  金容仙面色不大好,脸上都是汗水,嘴唇紧闭。
  朴智妍盯着看了一会儿,冲旁边的班长挥了挥手:“你帮我带一会儿,我带她去医务室。”
  “能自己走路吗?”朴智妍看着金容仙,容仙有气无力的,“能,就是腿脚无力。”
  “我扶着你。”朴智妍抚着容仙缓缓的离开了队伍。
  五分钟之后,大口大口喝着矿泉水的安慧真有点担心,“看容仙平时壮的跟牛似的,怎么还晕倒了。”
  文星伊不说话,小口的喝着水,丁辉人白了她一眼,“你傻啊,要是容仙真的难受还轮得着你着急?”
  ……
  沉默了一会儿,安慧真竖起了大拇指:“别看容仙蠢萌蠢萌的,这演技还真不是盖的,的确有未来影后的风采。”
  文星伊抿嘴,笑而不谈。

  几个发小在享受着容仙带来的福利之际,完全不知道她在经历了什么。
  朴智妍细心温柔的抚着金容仙往医务室走,刚穿过绿茵地,到了队伍看不见的死角,她一把扭住金容仙的屁股,“行了,别装了。”
  金容仙冷汗都快流下来了,她宁死不屈:“我是……是真难受啊,教官。”
  “少废话。”智妍摘下帽子,“自己走,跟着我。”
  金容仙:……
  穿过主楼,走到了旁边的白色楼房,朴智妍刷卡带着金容仙进去,金容仙东看看西看看的,朴智妍推开了一家门。
  屋内,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正拿着一本书在看,看到智妍之后,她放下书本,微微一笑:“来了?”
  卧槽?
  金容仙眼中的火苗被点亮,这白衣姐姐怎么长得这么漂亮?
  朴智妍看起来很随便,她脱掉迷彩外套,“人我带来了,你不是一直说想看看么?我正愁没办法呢,她倒是好自己来了一个路倒碰瓷的戏份。”
  金容仙:……
  “累么?”白衣姐姐从冰箱里拿出冰镇饮料递给朴智妍,智妍不客气,接过去喝了一口。
  “咱妈弄得奶茶?”朴智妍看着瓶子文,白衣姐姐点了点头,温柔的笑:“你不是说馋这口了么?好喝么?我可是为了你都没舍得。”
  朴智妍挑眉笑了笑,一手搂住白衣姐姐的腰,低头吻了下去。
  站在一边的金容仙斯巴达了。
  ???!!!
  excuse me?
  这里还有一个大活人!
  俩人亲了一会儿,白衣姐姐害羞的拍了一下智妍的肩膀,朴智妍转过身看着傻眼的金容仙:“对了,忘跟你介绍了,这是你孝敏姐姐,跟我一样,也姓朴,朴孝敏。”
  朴孝敏微笑的看着金容仙,“这傻傻的样子还真像是你小时候。”
  智妍搂紧她的腰,贴近自己:“我哪儿会有她那么傻,你看她一副被大灰狼带入狼窝的小白兔似的。”
  孝敏的手摸着智妍的脖颈,“怎么没把你说的文星伊带来?”
  旁边的金容仙一听就紧张了,朴智妍笑的不行,“你看看她,自己对自己的事儿不上心,一提文星伊就像是上了夹板的老鼠似的,这么紧张。”
  金容仙无语了,“一会儿大白兔一会儿老鼠的,咱好歹也用个人类形容我一下行吗?”
  朴孝敏越看金容仙越喜欢,“真的很像的,都那么一根筋。”
  智妍笑的很幸福,“是啊,文星伊也跟你一样,狡猾的不行,今天上午我的一个眼神,她就知道我对这小东西没意思了。”
  “哦?”朴孝敏听得饶有兴趣,“听你这么说我还真想见见她。”
  智妍的手下滑,捏了捏孝敏的屁股,“会的。”
  金容仙的眼睛瞪成了灯泡,朴智妍在她心中的人设一分钟崩塌,看这手法,肯定是个老司机啊。
  朴智妍指着金容仙,“你想什么呢?是不是觉得我猥琐啊?”
  “没,没。”金容仙连忙摇头,这教官……还会读心?真是够百变了。
  朴孝敏笑了笑:“对了,容仙,你是表演系的?我听智妍说你们是在操场上认识的?”
  正喝水的朴智妍一口水呛到了嗓子眼,原本还成痴呆状的金容仙一下子精神了,“操场?”
  朴孝敏看了看智妍,又看了看容仙:“难道不是吗?我听说智妍是看你坐在草地上看书被吸引的。”
  哎呦喂……
  金容仙几乎要捂脸了,朴智妍这谎撒的,草地上没有文星伊,她怎么会看书?
  朴智妍直冲金容仙眨眼睛,金容仙点了点头,“是啊,当时我正在研究高数呢,我这个人虽然是表演系的吧,但实则有一颗爱好钻研的心,就是因为长得太漂亮所以耽误我了,要不我俨然是一个未来冉冉升起的科学家啊。”
  朴智妍:……
  朴孝敏点头,看着她微微的笑,这小家伙看起来跟智妍真是越来越像,撒谎那眼睛乱转的样子都一样。
  看了看表,朴孝敏对着智妍说:“我要去接娃儿了,你带着小朋友休息一会儿差不多行了,你怎么说也是教官,有点样。”
  娃儿?
  金容仙笑容僵住了。
  孝敏给智妍整理着领子,又摸了摸她的头发出门了。

  朴智妍盯着她的背影叹了口气,“怎么着,小朋友,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有孩子?”
  金容仙点了点头,智妍从冰箱里拿出一冰淇淋,“给,过来,听姐姐讲故事。我跟你孝敏姐姐吧,也是青梅竹马,但我们小时候可没你们那么幸运,我当时比较软弱,没有去争取她,我们……balabalba……”
  听朴智妍说了足足有半个小时俩人的故事,中暑的金容仙带着病回到了操场上。

  总教官感动于她的艰苦奋斗精神,当天就来了个通报表扬。
  这事儿以前要是放在金容仙身上,她准高兴的跳高,可这次她不仅没有反应,情绪也一直低落。孝敏和智妍的经历跟她们很像,也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可终究是抵不过世俗,还好最终朴孝敏勇敢了一会,走出了婚姻的阴影,带着孩子跟智妍重归于好。这多少有点破镜重圆的味道,但既然是重圆,总是有裂缝,智妍看到文星伊和金容仙就想到了她们俩,忍不住把心里的话告诉了金容仙,不希望她走自己的老路子。
  可金容仙跟朴智妍不是一种人,朴孝敏也不是文星伊,金容仙可是从小到大都在文星伊的呵护下成长的,她还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雨,只知道一颗红心向星伊,却不知道未来的路上满是荆棘。

  一直到晚上金容仙都念头巴脑的不做声,部队还算人性化,经过一天的辛苦训练,点起了篝火,方阵队的人围坐一圈开了汽水一块聊天玩乐。
  刚开始大家都放不开,丁辉人喝了一瓶可乐之后心躁动起来,带着一丝跟安慧真怄气的心,她起身舞动了起来。
  火光下,那诱惑的眼神,扭动的小蛮腰,一举一动的万千风情看傻了刚出高中校园走入大学的好学生们,一个个都直眼了。
  安慧真靠在树上,微眯着眼看着丁辉人,没什么表情。
  在夜店女王丁辉人的带动下,大家都活跃起来了,这当属艺术系的学生们,大家唱歌的唱歌,跳舞的跳舞,还有人借来一把口提亲吹奏起来。
  文星伊摸了摸身边闷闷不乐容仙的脸,“你怎么了?”
  金容仙不说话,直勾勾的看着文星伊,在四人组里,她虽然一直是傻白甜担当,但不代表她没有自己的小心思,经过朴智妍的点拨,她隐隐约约的明白了一些道理以及星伊一直以来的隐忍。
  “来啊,让我们系花给我们来个表演!”丁辉人挑起了肚皮舞,经她起哄,大家沸腾了,全都充满期待的看着金容仙。
  金容仙正烦着呢,哪儿有那个心情,可大家热情高涨,她又不好推辞,她起身表演了几个奇特的声音模仿,拍了拍手坐下了。
  一时间,空气似乎都凝固了。
  在旁边围观的朴智妍嘴都合不上了,一个高个男生不可思议的看着旁边的朋友:“我看到了什么……”
  矮个子男生拍了拍他的肩膀,“表演系系花演孙悟空。”
  ……
  虽然被金容仙弄得有些冷场,但到底是年轻,很快的,大家又嗨在了一起,唱着,闹着,可乐似乎都变成了啤酒让人心醉。
  到最后,喝的个肚子爆炸的金容仙躺在星伊的腿上,她借着篝火看着星伊,第一次,眼中悲伤流露。



评论(1)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