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22章

  舞池里那个跳的最好相当于领舞穿的露大腿根打远一看跟个火鸡似的不正是自己的发小丁辉人么?
  “怎么了?”舒宁端着两杯酒走了过来,金容仙小豹子一样直接冲了上去,所到之处,像是一把锐利的剪刀在人海之中剪出了个口子。人仰马翻间,容仙一把揪住嗨到极点的丁辉人,像是抓小鸡一般把她拽了出来,一股脑的拖出了人群。
  “你干什么?”丁辉人满脸通红,天啊,她一辈子的脸都让金容仙给丢了,天知道金容仙怎么劲儿这么大,平时没少看她跟文星伊装柔弱。
  容仙气得满脸通红,“你不得了啊你,穿成这个模样,是想让大家闻鸡起舞么?”
  在一边喝酒的舒宁手一抖,酒洒了一身。
  丁辉人怒视金容仙,“你叨叨什么呢?谁跟火鸡似的?我这是当下最新款,夜店范儿。”
  “你来这干什么?!”容仙俨然已经变成了系教导主任,丁辉人冷笑,“你来这又干什么?内什么,帅T,递我一杯酒。”
  舒宁微笑的递过去一杯酒,容仙被她这玩世不恭的态度气的发抖,“什么?人家叫舒宁,你瞎叫什么呢?你看你轻佻的,还喝酒,你!!!安慧真知道不得气死。”
  丁辉人之前都是跟金容仙在斗嘴,一听她提安慧真,面色真的冷了几分,她举着酒杯抿了一口酒,“呵,她对我这么绝情,我干嘛还要为她守身如玉。”
  丁辉人的表情冷峻,眼睛迷离,舒宁在旁边看的直感叹,这绝对是未来的御姐一枚啊。
  “什么?!”金容仙已经变成了咆哮体,从小到大就这点好,除了文星伊的话她会耐心听,别人的话基本都是听重点,她上下打量着丁辉人,“你已经不如玉了??什么时候的事儿??跟谁???”
  丁辉人:………………我擦
  舒宁笑喷了,她一把拉住容仙,“好了,容仙。”
  “你是谁?”丁辉人盯着舒宁拉着容仙的手,要知道容仙从小到大除了星伊和她是不让别人这么亲密的拉手的,“请问这位帅t,你为什么要拉着我发小的手?你不知道她是有主了吗?”
  金容仙注意力都在丁辉人身上,被她一说转过头看着舒宁,舒宁尴尬的松开了手,她看着容仙:“容仙,你有女朋友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容仙觉得她的世界观已经崩塌了,今天见到的一切真是让她开了眼。
  “什么是帅t?”容仙看着辉人,丁辉人伸手把她扒拉过来,警觉的看着舒宁,舒宁无辜的耸了耸肩。
  确定无危险后,丁辉人一昂头,以夜店女王的风范给容仙介绍,“我们的金容仙小朋友,请睁大你滴流圆的眼睛认真的看一看,这是一个les酒吧,也就是女同性恋吧。这个酒吧里分为两种人,一种是像你舒宁朋友这样的短发穿着打扮英俊帅气的,这样的人大多是t,她们主攻,另一种是对面那个柔弱小姐姐模样的,她们是p,主受。”
  “攻?受?”不说还好,一说容仙已经完全懵逼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舒宁笑了,“说也简单,我这样的就是T,你朋友就是P。”
  丁辉人恶狠狠的瞪着舒宁一眼,舒宁不以为意的继续:“T呢,在床上就是上面那个,P就是下面那个。”
  神马?
  金容仙的眼睛瞪的滴流圆,她一眨不眨的看着丁辉人,“辉人,认识你快二十年了,我才知道你是下面的那个。”
  丁辉人:……
  实在是对这二逼发小无力吐槽,丁辉人回归重点,“你怎么来这儿了?星伊知道么?”
  一提星伊,金容仙委屈着呢,她嘟着嘴:“哼,她现在哪儿有空理我,朋友多得是,男的女的一大堆,我都不知道排到哪儿去了。”
  漫天都是酸意,舒宁喝着酒眯着眼看着容仙,这感情看来比她想象的要深。
  “你别给我转移话题。”丁辉人挥了挥手,这些年她被安慧真磨练的的确成长了不少,“人星伊有朋友跟你来这儿有关系吗?”
  金容仙挺了挺胸脯,“为什么你能来我不能来?马上要军训了,我也要嗨一嗨。”
  丁辉人叹气,“你知道这周围有多少狼盯着你这小P吗?”
  “别说那些复杂的。”容仙不愿意听什么TP之类的话,都是女人干什么分那么多,她两手叉腰,睥睨着丁辉人:“就算分的话,咱也是铁T一枚好吗?”
  丁辉人和舒宁对视一眼,俩人都笑喷了。金容仙立马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整个人都蔫吧了,丁辉人瞅她这样有些心疼的,“你说也是,都这么多年了,星伊那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呢?”
  “不许你说她。”容仙不开心了,丁辉人无奈,“得得得,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我操什么心。不过容仙,既然已经出来玩了,你就放开看看吧,也算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了,开开眼界。”
  金容仙很生气,“丁辉人,你以为你在读四大名著就了不起了么?可以随便侮辱我。”
  丁辉人:……
  到最后,在丁辉人的陪伴与眼皮子底下,容仙开始见世面了。一边的舒宁哭笑不得,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朋友做成丁辉人这样的,跟个老妈子似的虎视眈眈的陪在一边,就好像容仙是一块肉,生怕被别人吃掉。
  金容仙的确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当真是开了眼界。
  尤其是看到那些吻的缠绵难舍难分的女人,她面红耳赤的同时脑袋里不由得浮现出星伊的样子,她如果被吻的时候……会那样皱着眉痛苦又享受么?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金容仙摇了摇头,拿起旁边的一杯凉水就喝了下去。
  “哎,别!”丁辉人要制止已经晚了,一杯白兰地就被容仙以喝凉水的方式豪饮了,她紧紧的盯着容仙看,果然一杯酒下肚,金容仙的脸颊绯红,眼神迷离,她一伸手,把头发散开。斜靠在沙发上,容仙眯着眼幽幽的看着周围的人,眼里的电光噼里啪啦,挡都挡不住。
  丁辉人:卧槽????
  在这里最不缺的就是猎艳高手,容仙那迷醉妩媚的样子很快就吸引不少垂涎的人,都被她挥手拒绝了,可当一个一身白裙,长发披肩,表情清冷的女人举着酒杯含笑的走过来时,容仙不再拒绝,她直勾勾的看着那女人,嘴里无声的叫了两个字。
  别人可能看不见,丁辉人却瞧的清楚,那两个字分明是“星伊”。
  眼看着女人坐在了金容仙身边,丁辉人汗都要流下来了,她知道要是再不做出点什么,等星伊知道了一定把她的皮扒了。丁辉人拿出手机,对着容仙和那个女人偷偷照了一张照片,她点开微信发给了文星伊。
  发完照片,丁辉人一改之前的忧愁,她微笑着看着那女人搭讪容仙,在心里默默的替她发小点蜡烛。

评论(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