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14章

  文妈和金妈对视一眼,俩人犹豫着都没说话,说来也丢人,在一个未成年的女孩面前,她们居然怕智商不够被绕进去。
  文星伊缓缓的说:“在你们眼里,十八岁只是成年,不是长大,这样,我退一步,妈,阿姨,十年,我用十年时间向你们证明我跟容仙的感情。”
  文星伊这话多少让文妈吃惊,她看了看同样震惊的金妈,十年?现在她和容仙十五岁,也就是说要到二十五岁,这其中跨越了高中、大学以及上班前几年,如果不是有绝对的信心,文星伊也不会这么说。这孩子都让一步了,她俩如果再咄咄逼人,是不是说不过去了?文星伊果然聪明,力度和时间跨越点都拿捏的刚刚好。文星伊的心里明白,这一天迟早要面对,她为今天要面对的早就做过了无数次的打算。
  文妈到最后还是留了一手,“容仙如果知道了,跟你们在一起有什么区别?”
  文星伊倔强的咬着唇,“我不会让她知道,妈,你这是不信任我吗?”
  一句话把文妈堵的哑口无言,金妈也知道文星伊的脾气,再这么下去这两边非得翻车,“好吧,咱们先这么定着,内个,星伊,阿姨吧虽然跟定了誓言,但最近容仙那边……”
  文星伊点头,“我知道,我不会去找她。”
  看到星伊这么聪明又善解人气,文妈的心里是各种滋味都涌了上来。她虽然不想承认,但的确像是星伊说的,她只是身为女孩爱上了容仙,又有什么错么?
  一直到回了家,金妈的气色还不是很好,她的脑海里都是文星伊坚定的眼神,刚一进家门,容仙就迎了上去,“妈妈,星怎么了?”
  看着女儿焦虑的眼神,金妈叹了口气,“她不听话,惹你阿姨生气了,这几天要被关禁闭,你不要去骚扰她。”
  “我才不信!”金容仙一口拒绝,“星伊怎么会惹阿姨生气,她那么孝顺。”
  听了这话的金妈又是心酸又是难过的,面对这个不饶人的小祖宗,她精疲力尽,“好了,她跟你文阿姨在某件事上达不到共通,母女第一次吵架,你别再乱插一脚进去了。”
  “达不到共通?”容仙狐疑的看着金妈,“有什么达不到共通的?难不成星伊谈恋爱了?对象阿姨不同意?不可能啊,我们天天在一起,她有问题我第一个知道。”
  金妈的眼睛睁大,不可思议的看着容仙,这俩孩子,真的默契到了这种地步?

  ——
  没有星伊在的日子对于容仙来说简直是度日如年。
  她吃着饭想着星伊,直接把筷子往鼻子里送。
  金爸都惊了,“容仙,你在干什么?”
  金容仙吧唧吧唧嘴,“哎呀,烦死了,吃个饭都说我。”
  金爸:……
  他干了什么?他不过是提醒容仙别戳着好不容易长高的鼻子啊。
  金妈看着容仙叹了口气,这都一天了,容仙没事就拿着个小板凳在楼道里坐着,电梯一有动静,她就站起来看,看到不是星伊,她又坐了下来。真是的,文星伊搞什么?手机关机,电话接不通的,不就是母女俩吵个架吗?至于吗?
  就这么要死不活的到了第二天,容仙的鼻子有些不痛快了,她叫着:“妈,我好像感冒了,那个感冒冲剂呢?”
  金妈最近也是睡不好觉,她有点喉咙痛,“喏,喝吧。你也是,没事往电梯那跑什么?那是风口,不感冒才怪了呢。”
  “你也感冒了?”容仙一看连忙抱住了她妈,“妈,你这壮如牛的体质还有过硬的专业知识也会感冒?你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才感冒的?”
  “你让我省点心就行了。”金妈戳了戳容仙的脑门,容仙叹了口气,“我省不了心啊,我这不是惦记着星伊睡不好觉么,我一失眠就不舒服,跟吹风没关系。”
  金妈叹了口气,“就那么担心啊。”
  金容仙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可不,你看我这几天都瘦了,阿姨也真是凶巴巴,都是自己的女儿,不都说十月怀胎苦吗?想想我们小时候的可爱样子,有什么过不去的。”
  金妈听的心里流泪,但还是嘴硬,“你小时候皱皱巴巴的,可丑了。”
  容仙笑了,她伸手搂住金妈的腰,跟她撒娇:“我最疼妈妈了,那么丑还坚强的把我养大,妈妈,我好爱好爱你啊。”
  这话说的金妈一愣,到最后,她叹了口气,“想去就去吧,要不这几天你都不消停,回头看看你阿姨气消了没,别乱来。”
  “哈哈,我就知道我妈最棒了。”容仙搂着金妈用力的在她脸上亲了一口,一听说可以去星伊了,她一下子从病怏怏变得蹦蹦跳跳,“妈,草莓我拿走了,星伊爱吃那个。”
  “嗯。”金妈看着容仙开心的背影摇了摇头,是福是祸躲不过,无论怎么样,她希望女儿开心快乐,至于其他的,就留给时间吧。
  金容仙一路以冲刺的速度窜到了文家,敲开门,文妈看到金容仙怔了怔,“容仙?”
  容仙路还走不稳的时候就天天被抱到文家来跟文星伊作伴,她在文妈心里也像是一个女儿,容仙看着文妈蜡黄的脸色,心疼极了,“哎呀,阿姨,你怎么了?小脸怎么也这么黄,跟我妈一个颜色?你们俩这是怎么了?不会一起做什么坏事了吧?”
  文妈听得哭笑不得,“你怎么来了,你妈呢?”
  “她感冒了,在家吃药呢,我放心不下星伊,过来看看。”容仙眼睛直往里看,奇怪,平时她来文星伊早就迎出来了,今天怎么没有声。
  文妈不动声色的问:“你妈知道你来吗?”
  “知道啊。”金容仙奇怪的看着文妈,她举起手里的草莓:“这还是我妈然我带来的呢,阿姨,你怎了?怪怪的,不欢迎我吗?”
  文妈勉强的笑了笑,“怎么会,进来吧。”
  “好嘞。”容仙熟练的换拖鞋,人还没进屋,她就喊了起来,“星,星,我带了你最爱吃的草莓。”
  文妈在她身后重重的叹了口气,“她发烧了,在屋里躺着呢,说什么也不吃药。”
  “啊?”金容仙一听就急了,她放下草莓急匆匆的往文星伊的屋子钻,文妈看着眼里浮起了一层泪花,是命么?这才几天,她们就拧不过两个孩子了。
  一打开门,金容仙看着裹着被子躺在床上的星伊,她几步跑了过去,“星,你怎么发烧了?”
  文星伊紧紧的揪着被子,头都被蒙住了。金容仙拽了一下没拽下来,她怔了怔,手上用了力气,猛地把被子拽了一下。
  一眼望过去,看到文星伊满脸的泪,容仙的心都揪在了一起,“你……”
  还不等容仙说完,星伊一把抱住了容仙,使劲将她拥在怀里,那力气大的金容仙连呼吸都不畅快。她挣扎着问:“你怎么了呀。”
  文星伊的声音哽咽,“别动,容,让我抱抱。”
  虚弱的声音,颤抖的身体,金容仙的心一下子就塌陷下去了,她伸出手,回抱住星伊,“星,你怎么了?是有什么事儿吗?你放心,有我罩着你,咱什么都不怕。”

评论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