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13章

  文星伊猛地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两个人。
  安慧真翻了个身,叹了口气,“哎,怎么办呢,看到不该看的东西,明天我怕是要长针眼了。”
  丁辉人吧唧吧唧嘴,“哎呦,方便面太不好吃了,我的嘴都馋了,管不住她自己了,明天我好想去列车餐厅浪一把啊。内什么,黑金呐,你看红烧肉管得住你的眼睛吗?”
  “一般般啦。”安慧真翘起了二郎腿,“再加一个四喜丸子勉勉强强,对了,文同学,你说你这嘴要是吃到了糖醋小排,能不能管得住自己?”
  丁辉人叹了口气,“糖醋小排块太小了,我觉得怎么得再加一个锅包肉吧。”
  文星伊:……
  第二天一大早,金容仙莫名其妙的坐在餐车里,她看着面前摆满的菜肴,偷偷拽了拽文星伊,“星伊,为什么要点这么多菜?这得多贵啊。”
  文星伊勉强一笑,“呵,安慧真和丁辉人都不容易,让她们吃吧。”她要是不报此仇,她以后就不姓文!
  安慧真嚼着四喜丸子,看着金容仙举起了可乐,“来,容仙,我敬你,托你的福了。”
  丁辉人也跟着举起了雪碧,“是啊是啊,总算开荤了,要不是你,泡面还要继续摧残我的胃。”
  金容仙被俩人弄得莫名其妙,“什么啊,你们有没有人性,吃着星伊的跟我这儿拍马屁。”
  “要不是——”丁辉人话说到一半,被文星伊锐利的目光给杀了回去,她笑着摇了摇头。

  几乎是打了一路牌,几个人总算到了最终目的地海拉尔,这是她们选择的躲暑胜地,一下火车,感受着凉爽的温度,丁辉人美死了,她伸出双臂:“哎呀,爽啊。”
  就在四个小伙伴商量着要如何放飞自我,去哪儿安营扎寨的时候,文星伊的手机响了,她看了看电话,微笑的接了起来,“妈,我刚想打给你,我们到了。”
  三个人叽叽喳喳的继续讨论要去哪儿,文星伊的面色却变了变,“什么?!”
  “你怎么这样,你为什么要看?!”文星伊的声调抬高,吓得三个人都看向她。
  “我知道了,你在家等我吧。”
  挂了电话,文星伊的面色苍白。金容仙连忙走过去,“怎么了,星伊?”她抓住星伊的手,居然摸到了上面的凉汗。
  文星伊摇了摇头,看似无力,“对不起,我家里临时有点事儿,我得回去一趟。”
  “啊?我去,不是吧?”安慧真傻眼了,“咱折腾了两天才到,你这就回去了?”
  丁辉人瞅着文星伊,“星伊,怎么了?”
  文星伊摇了摇头,“一言难尽。”
  金容仙抓着她的手,“我跟你一起回去。”
  星伊瞅着她,“容,听话,你跟辉人和慧真一起玩,别跟我白折腾一趟。”
  金容仙可不吃她这套,她有点着急,“怎么可能?我让你一个人回家自己还能安心跟她们玩?”

  说到最后僵持不下,金容仙还是跟文星伊一起上了火车,在火车上,文星伊的脸色一直不是很好,嘴唇咬得紧紧的,容仙看着心疼死了,又知道她的性子不知道怎么安慰,只能默默的陪伴着她。
  下了火车,脚刚一站稳,两个妈妈就早已等候在车站了。
  金容仙冲着两个人挥手,文星伊面色有些清冷,眼神也是凉飕飕的。
  两个妈妈看起来也不大对劲,尤其是文妈,看着不敢跟文星伊对视,但又有些气恼的样子,金妈也是笑的勉强,“容仙,星伊,你们回来了,走吧,先回家。”
  一路上,金容仙都在给金妈使眼色想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金妈只是对着她摇头,最后没办法,小声跟她说:“这是你阿姨家的家事,你小孩子家别跟着操心。”
  “可是,星伊……”
  “放心吧,一会儿妈妈跟过去,你阿姨不能把她怎么样。”
  什么叫关心则乱?这会的容仙根本就没有闲心却想人家的家事儿自己妈为什么跟过去的道理了,她只能用力的点点头,“看起来很严重的样子,妈,你一定要给我保护好星伊。”
  金妈看着她勉强的笑了笑,看着一颗心只扑在星伊身上的女儿,她的眼里满是忧愁。容仙使劲抓着星伊的手,不知怎么了,今天她的眼皮一直在眨。星伊感觉到她的不安,她拍了拍她的手,“放心,我没事。”
  金容仙眼巴巴的看着她,“我去你家今晚跟你住好不好?”直觉告诉她这会儿不能离开星伊。
  文星伊用手楼了搂容仙的肩膀,“乖了,我解决完就去找你。回家休息睡一觉,嗯?”
  金容仙这会儿也不敢说什么,她搂紧了星伊,把脸埋在她的脖颈,用力闻着上面的香气。
  透过反光镜,两个妈妈看着女儿都是满面愁容。这是平日里星伊和容仙惯有的样子,以前她们直觉的两个小姐妹感情好的让人羡慕,并没有多想,可现如今这些亲昵动作看起来却是如此刺眼。

  安顿好容仙,两个妈妈和星伊正式面对面了。
  文星伊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的看着文妈,“妈,你这样有意思么?”
  文妈皱了皱眉,像是在忍耐,“星伊,妈妈承认翻你日记不对,可你……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儿?你知道我跟你阿姨有多痛心么?”
  文星伊深吸一口气,眼圈一下子红了,“这些都是我单方面想要的,跟容仙没有任何关系。”
  “行了吧。”金妈摇了摇头,“星伊,你不用维护容仙,她是我女儿,有什么心思我能不知道?”
  俩妈怎么也没想到,她们看着长大的孩子最后会产生这样的感情,如果双方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她们二话不说,甚至还会巴不得两个孩子能生出感情来,可偏偏是两个女孩子。这两个孩子是在她们眼皮底子长大的,什么性格,什么品性,她们比谁都清楚。
  “不能变么?”文妈严肃的看着文星伊,文星伊摇头,“不能……”顿了顿,她看着文妈:“妈,你别逼我。”说完,文星伊的眼泪“刷”的流了下来,从小到大,除了奶奶去世,她还没在文妈面前这么流过眼泪。对未知的恐惧,对于两位母亲态度的痛苦难安。这一刻,她特别想容仙,只想听见她甜甜的叫“星”,想闻她身上的味道,戳她软软的脸颊肉。
  “你!”文妈一下子站起了身,金妈拉住她,毕竟是学医的,她对于这种事情多少见到过一些,她换了一个方式,“星伊啊,你看你跟容仙是不是把感情误解了,阿姨知道,两个女孩子在一起,天天守着,肯定是感情特别好,也不想别人分享这份友情。我跟你妈小时候也这样,可是等你们长大了,有了自己喜欢的男孩子,就知道小时候有多幼稚了。”
  文星伊的声音有些哽咽,“阿姨,我很清楚明白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且,我对容仙的感情,不是一天两天了。”
  文妈有些急躁了,“星伊,你一定要让妈妈伤心吗?”
  文星伊咬着唇低下了头,任眼泪不声不响的往下流,“我有什么错吗?妈妈,我只是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我有什么错?我也不希望这样啊,因为容仙,我多希望自己是个男人,这样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牵着她的手在你们面前了。”
  文星伊一向是个骄傲自信的孩子,她第一次以这样一幅柔弱的姿态出现在两个母亲面前。
  文妈不说话直掉眼泪,金妈拍着她的肩膀,“好了,你们娘俩也别哭了,这样吧,星伊,你们现在还小,这些事儿我们不谈。”
  “小?”文星伊在她和金容仙的事儿上眼里不容沙子,“妈,阿姨,你们不用用缓兵之计拆开我跟容仙,我们不能没有彼此。”
  “你还小,这世上有多少诱惑,又有多少世俗礼节,你现在根本不明白。”文妈泪光闪闪,“妈妈也不想你这样,你知道妈妈看到你的日记除了震惊之外有多心疼吗?”
  日记上那一声声叹息,一滴滴眼泪,以及满篇满篇的容仙的名字,天知道文星伊这些年内心的犹豫挣扎纠结有多么的痛。
  “我不怕世俗,我相信容仙,也相信自己。你们总说我们小,感情飘忽不定,这样,妈,阿姨,我们定个誓言吧。”文星伊擦干净眼泪看着两位妈妈,此时此刻,她眼中的坚韧让人心酸心疼。

评论(8)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