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11章

  (下周我期末考,可能会更得比较少,毕竟还是要抱一下佛脚的,我今天多更一点把库存更完好嘛)


金容仙听着僵住了,她觉得自己的心就好像是一面镜子,碎的稀里哗啦。她的声音颤抖,哆嗦着说:“你、你再看看这是什么?”
  岂止是看,文星伊的手已经拧了上去,她揪住金容仙的脸:“你最近到底怎么了?怎么干出这么离谱的事儿?”
  容仙流眼泪了,她甩开文星伊的手,径直跑到床边,一下子把自己扔在大床上,两手两脚乱蹬乱挥,“还有比我更悲催的吗?明明纹的是你,你非说是牛逼。”
  文星伊看着又哭又闹的容仙怔了怔,当她反应过来之后,整个人都笑喷了,一向注意形象的她跌坐在地上,手还拍着瓷砖,眼泪都笑了出来。
  看她这样容仙更伤心了,刚开始还有点装哭的意思,现在一看文星伊笑的这么开心,大鼻涕泡都要标出来了。

  到了最后,还是星伊拉着容仙的手去了纹身店。
  “刚纹完就要去掉,小妹,你不怕疼啊?”刺青的师父笑眯眯的看着文星伊和金容仙,当看到文星伊秀丽挺巧的五官时,她有些明白为什么这小姑娘非把人家姓名纹她身上了,这姑娘现在虽然不大,但美人坯子无疑。
  金容仙哭丧着个脸,“人说我纹了个牛逼在上面,您说我咋办?”
  文星伊咬唇低下了头,忍笑忍的痛苦。
  刺青师父也是被逗笑了,“行,洗没问题,但是你要有心理准备,洗可比纹还要疼。”(这个我感受过了 是真的痛到想死)
  金容仙一听立马眼泪汪汪的看文星伊,文星伊又气又笑的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摇头叹气,“走吧。”
  到了最后,文星伊为了安抚金容仙的心灵,带她去吃了一顿辣炒年糕,面对美食,容仙暂时抛去了痛苦,年少就是这点好,不知道愁滋味。
  如果金容仙知道她有朝一日会成为国民影后,脚上的NB标志被所有媒体和众多黑粉拿来调侃,她还会干这种2B事儿么?
  回去的路上,金容仙舔着冰淇淋眼睛还有点红肿,星伊牵着她的手:“容。”
  “嗯?”容仙瞅着她,文星伊盯着她的眼睛看了一会。
  金容仙被看的心虚,“干什么这样看我,我回去就会写作业。你说那什么数学卷子我也会写完。”
  文星伊摇头浅笑,“我不是想问这个,容仙,你为什么要纹我的名字?”
  一提这个,容仙有点委屈了,“我不是看前桌的阿苏人家纹了一个关公上去吗?我就想着把你纹上去,都是个人物不是。”
  “别贫。”文星伊嗔了她一眼,金容仙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你是最重要的啊,所以就想纹。”
  文星伊盯着她看了一会笑了,容仙看她心情不错,小心翼翼的问:“星~”
  文星伊:“嗯?”
  金容仙小声说:“可不可以把卷子借我抄抄?”
  “不可以!”
  ……

  ——
  高一对于学子们来说有大把的时间挥霍玩耍。
  金容仙成绩还是跟初中一样要死不活的,学习态度也是吊儿郎当,心情好了就多看看,心情不好就枕着文星伊的腿睡觉,老师拿她没辙没辙的。
  上了高中的容仙脾气见长,尤其是看不得有男生跟文星伊献殷勤,小则发脾气,大则又来那一套“我不跟你玩了”的优质把戏,文星伊是又气又笑的,但每次都会如她的意,到最后,不用金容仙发脾气了,班里男生自发的都知道远离冰山美女。
  反观安慧真和丁辉人就要热闹的多,俩人依旧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安慧真对谁都挺霸道,唯独对丁辉人简直是个窝囊废。
  这其中最让金容仙津津乐道的就是她无意间在回家的小胡同里看到了辣眼睛的一幕。
  安慧真不知道什么原因来她家这边,一向霸道痞痞的人居然被丁辉人逼到了墙边,泛红着脸咬着唇难得柔弱的样子。
  丁辉人眼泪汪汪的看着她,“你为什么要躲我?”
  安慧真不看她,“懒得理你,走开啦。”说着就要去推丁辉人,丁辉人用力按住她,“难不成你真像星伊说的嫌我丑?”
  高中的丁辉人的确跟美貌不沾边,她的力气哪儿能跟安慧真比,安慧真一把推开她,吹着口哨懒洋洋的走人了。
  金容仙正想上去安慰丁辉人,冷不丁的,对面走来三个小混混。
  小混混一个个都麻杆那么瘦,全都是不学无术辍学在家在附近收取学生保护费的,金容仙一看这情况,立马躲到了墙角处,顺便还用草挡住了自己的脸。
  其中一个小混混看着低着头哭泣的丁辉人,“小妹,跟哥耍一会儿?”
  旁边的两个跟着起哄,“就是啊,哭什么?抬起头让哥瞅瞅,带你出去兜风。”
  丁辉人越哭越凶,三个小混混看这样起哄起的愈厉害。
  为首的小混混眼看着那欠揍得手就要摸向丁辉人的头发了,丁辉人猛地抬头。
  卧槽!!!
  小混混吓得后退一步,其中的一个更夸张,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丁辉人站起来,凶狠的看着几个人,“来啊,不是要耍吗?走啊,我跟你耍!”
  她本就哭的满脸通红,这么一用力脸上的青春痘就跟要冒血似的,吓得三个小混混屁滚尿流的跑了。
  丁辉人一看眼泪更凶了,她指着墙角:“容仙,你给我滚出来!”
  金容仙:……
  到最后,丁辉人抢走了金容仙一个月的零花钱不说,还把怒火发泄在她的身上,给她雪白的校服上留下了一个硕大的脚印。金容仙苦逼着脸去找文星伊告状,被文星伊教训了一顿。

  可能是那一日受的刺激太大,导致只有高一的丁辉人就迷上了各种美白护肤。
  一年的时间,她从满脸青春痘戴着黑框眼镜的少女变成了发尾有小卷带着隐形眼镜,大眼红唇的美少女。别人对她的改变是有目共睹的,就连容仙也不再说她丑了,可唯独她最在意的安慧真还是我行我素的,看到她就跑。爱意很容易变成恨,丁辉人暗自发誓,等她追到安慧真那一天,一定要虐的她肝肠寸断,把这几年自己流的泪全让她还回来!
  四个少女浪着闹着,高一一眨眼就过去,到了高二,金容仙面对人生第一个重要的选择,那就是文理科分班。其实以她的成绩是铁定要去理科的,她对于文科那些死记硬背的东西不感兴趣,可文星伊不一样,她的天文地理知识让老师都咋舌。
  金容仙回家就开始一哭二闹三上吊,说什么也要学文。
  金妈脑袋都大了,“以前你任性妈妈管不了你,这次不能随你胡闹,先不说你文科有多渣,理科好就业你知道吗?”
  金容仙一甩头发,冷哼:“妈,我没想到你那么世俗,你怎么能磨灭你女儿一颗冉冉升起的文学心?将来我要凭借我的笔杆子在文学圈闯出自己的天下,弄个奥斯卡奖。”
  ……
  “谢谢你,那奥斯卡是文学圈的吗?”金妈痛心疾首,“前几天你不还口口声声的说要当艺人挣大钱吗?现在怎么又要当文豪了?”
  金容仙挺了挺胸脯,“因为我想做一个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的好人!”
  金妈一巴掌照着楚媚的屁股拍了下去,容仙含泪,“还有威武不能屈!”
  ……
  不同于金家的惨烈,文家则要理性和平的多。
  “妈,我准备选理科。”文星伊看着电视淡淡的说,文妈看着她,“嗯?为什么?不是一直喜欢文科么?”
  文星伊点头,“学腻了,偶尔换换口味。”
  文妈:……
  这就是学渣与学霸的差距,学渣需要用眼泪与血才能换来的东西,学霸轻描淡写间就化解了。

  第二天将报名表交上去,吃饭的时候,金容仙笑眯眯的看着苏沁,“星,星啊,我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
  文星伊用纸巾擦了擦她嘴角的米粒,“这么巧,我也有好消息告诉你。”
  “嘿嘿,那我们一起说吧。”金容仙就喜欢俩人这种小默契,文星伊平时跟外人都是高冷女神范儿,唯独跟容仙在一起变得幼稚蠢萌。
  “我倒数三个数,我们一起说。”容仙的眼睛笑成了幸福的月牙形,一想到可以顺利跟文星伊黏在一起,她兴奋的恨不得起飞。
  文星伊柔柔的看着她,温柔的点头。
  “三!”
  “二!”
  “一!”
  到了见证她们十几年友谊与默契的一刻了!
  “我选了文科!”
  “我选了理科!”
  ……
哎这该死的默契

评论

热度(69)